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一文读懂:直销银行、虚拟银行、互联网银行...
一文读懂:直销银行、虚拟银行、互联网银行...
摘要:新型银行概念太多?虚拟银行、网络银行、互联网银行和直销银行…让人眼花缭乱,而纵观全球,这些概念都与数字银行紧密相关。

新型银行概念太多?虚拟银行、网络银行、互联网银行和直销银行…让人眼花缭乱,而纵观全球,这些概念都与数字银行紧密相关。

欧美的数字银行发展虽然起步较早,但更偏向于渠道从线下到线上的革新,对新型科技的运用较为缺乏;

中国内地自2014年以来 ,涌现出数家依托互联网开展业务的民营银行,通过对各类前沿金融科技技术的运用,实现了用户和业务规模的快速增长,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亚太其他地区近几年也开始奋起直追,以政策先行,设置专门的牌照资质,积极布局数字银行。

根据克里斯斯金纳(Christ Skinner)的《数字银行(Digital Bank)》中的观点,数字银行区别于传统银行的关键在于,无论是否设立分行,其不再依赖于实体分行网点,而是以数字网络作为银行的核心,借助前沿技术为客户提供在线金融服务,服务趋向定制化和互动化,银行结构趋向扁平化。

中国内地:直销银行VS互联网银行

中国内地(大陆)的数字银行有两大类市场参与者。一类是传统银行建立的直销银行,另一类则是民营银行中选择以纯互联网形式运营的银行。两者皆选择以互联网作为业务开展的渠道,同样倚重前沿技术以满足监管要求、增加业务的多样性,为银行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直销银行

截至2018年底,国内直销银行已多达114家, 其中城商行直销银行70家,占比61.4%;农商行直销银行26家,占比22.8%;股份制银行直销银行7家,占比6.1%。

直销银行本指银行不依赖物理网点、通过线上渠道使银行服务更易获取的商业模式,但目前国内的直销银行更偏向于银行APP,与理想的直销银行模式尚有差距。

这是由于国内直销银行多与母行共享资源,未能像百信银行一样独立运营,其组织架构、战略定位、决策机制等对创新都有较多限制。加上大部分直销银行在IT技术方面投入有限,目前国内的直销银行大部分只是将线下入口移至线上,在功能和客群上与手机银行同质化严重,未能充分发挥互联网属性的优势。未来,直销银行可考虑通过开放银行战略实现转型,将场景与金融服务相结合,使其真正成为为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的线上渠道。

互联网银行

而民营银行中选择以纯互联网形式运营的银行,一直在扮演着创新者的角色。2014年, 原银监会批准了第一批民营银行。从设立目的而言,民营银行可被看作对当前银行体系建立的补充和完善。在获批成立的民营银行中,有部分银行选择以纯互联网的形式运营, 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和四川新网银行便是其中的代表。三家在股东背景中皆有互联网公司或科技公司的参股,且根据各自资源优势, 侧重于不同的业务方向和用户客群,推出了一系列创新的银行产品,践行着全新的银行经营模式。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微众银行与网商银行在成立后的3-4 年间,皆已扭亏为盈,净利润分别为24.7亿元与6.58亿元,进入稳中求进、持续探索的阶段;新网银行亦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3.68亿元,呈现良好态势。

总体而言,互联网银行在中国内地的发展时间虽然不长,但业态欣欣向荣,打破了以往用户必须步入银行网点或是打开银行APP才可享受银行服务的模式,在践行普惠金融的同时,取得了远远领先于国际同行的市场表现,实现了商业可持续发展。

中国香港:已发八张虚拟银行牌照

受到中国内地(大陆)互联网银行的启发,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自2017年就开始筹备虚拟银行的相关事宜。 2018年5月,金管局正式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向全社会开放申请。申请设立须满足最低3亿港元的资本要求,且必须有实力强大的母公司作为背后支持,同时虚拟银行申请者在申请提出时就需提交市场退出计划。

2019年3月,香港金管局批复了Livi VB Limited、SC Digital Solutions、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的虚拟银行牌照,4月批复WeLab Digital Limited成为香港第四家虚拟银行,5月又批复了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贻丰有限公司、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和平安壹账通有限公司的虚拟银行牌照。

至此,香港金管局已批复八家虚拟银行,其中有七家有中国内地互联网企业或金融公司的参与,腾讯、蚂蚁金服、平安、京东、小米、众安、携程皆在其中。此外,香港银行、房地产企业等均有参股。业内人士认为,通过香港虚拟银行的背书,各机构将更有机会将金融版图扩展至亚太地区,形成区域联动, 一举拿下多个国家或地区的数字银行牌照;而香港传统金融机构等则将虚拟银行作为自身业务的补充,向先前未能触达的用户群提供银行服务。

中国台湾:纯网路银行蓄势待发

互联网银行在中国内地(大陆)势头汹汹, 在中国香港万事俱备,同样地,中国台湾地区也不愿意错过这一波浪潮。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中国台湾金管会已于2018年8月预告纯网路银行法规,并于10月底开始受理纯网路银行的受理,初期将开放两张牌照。

纯网路银行指“不设任何实体分行,从业者完全从线上与客户互动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与当前各国/地区的互联网银行形态相似,资本要求在100亿元以上,且纯网路银行发起人中至少有一家银行或金融控股公司,持股需在50%以上。

根据中国台湾发展委员会发布的《106年数位机会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台湾民众目前网络银行的使用率为33.2%,且六年间都维持在31%-34%之间,客群年龄在20岁至49岁之间。这说明中国台湾民众对于网络银行的使用程度仍有发展空间。

目前,中国台湾金管会已接受三家集团的申请,分别为将来网络银行、LINE Bank、乐天国际商业银行。

三家的股东背景各有不同,其中将来网络银行(NEXT Bank)由中华电信牵头发起,永丰银行位居第二;

LINE Bank则由LINE Financial持股49.9%,富邦银行占股25.1%;

乐天国际商业银行由日本乐天银行出资51%,乐天银行在日本具有完整的金融生态圈,涵盖纯网银、电子支付、信用卡、电商平台等服务,且乐天在日本的纯网路银行已具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和丰富的运营经验,对于在中国台湾开设纯网路银行将会起到不小的帮助。

据媒体报道,三家已提交申请的银行对于未来在台通过纯网路银行快速实现盈利均成竹在胸,最后究竟是哪两家银行获得金管局的青眼,后续表现又是如何,值得市场关注。

韩国:时隔20年再发银行牌照

2017年,韩国两家互联网银行K-Bank相继开业,这是韩国金委会时隔二十余年后再次下发银行牌照。K-Bank由韩国电信(KT)联手多家公司共同发起,而Kakao Bank则由韩国通信软件公司Kakao Talk作为最大股东。

K-Bank和Kakao Bank都以中小企业与普通民众为主要服务对象,致力于发展韩国当地的普惠金融。与中国内地互联网银行优先发展资产业务不同,由于韩国银行业已实现利率市场化,韩国的互联网银行得以提供利息高于传统银行的存款产品,优先发展负债业务。

以市场表现较为优异的Kakao Bank为例,其一年定期存款利率高达2%,而韩国主要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平均仅为1.34%。此外,背靠韩国国民社交软件Kakao Talk及支付工具Kakao Pay的Kakao Bank客群定位较为年轻化,更易在年轻一代中吸收存款。资产业务方面, KakaoBank 30%的非优质贷款由韩国信用保险公司SGI进行担保,剩余70%为纯信用贷 。

截至2019年3月, Kakao Bank存款额已累计14.9万亿韩元, 贷款额9.6万亿韩元,比更早成立的K-Bank存款近2.6万亿韩元,贷款近1.5万亿韩元的成绩更为亮眼。

除去以上国家及地区,马来西亚亦有颁布互联网银行牌照的计划,其国家银行总裁拿督诺珊西亚表示在2019年年底将会公布虚拟银行牌照的申请条件。此外,据市场传闻,印尼、越南等地政府等亦正在考量设立虚拟银行的必要性。

数字银行在亚太地区方才崭露头角, 但发展态势迅猛,创新业务模式及产品形态层出不穷,潜力不容忽视。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国家和地区中,除中国内地外, 其余国家及地区都将互联网银行归为单独的银行分类进行监管,这或许将对互联网银行的长远发展产生影响。

美国:互联网银行VS NEOBANK

互联网银行

1995年,美国成立了第一家纯互联网银行Security First Network,标志着美国互联网银行的开端。诞生于利率市场化和互联网技术普及的大背景下,经历过九十年代泡沫期和21世纪初的金融危机,美国互联网银行已走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如今,美国互联网银行总资产占整体银行业总资产的5.1%,虽市场份额占比不高,但存贷增速均高于美国银行业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互联网银行主要有以下几类:从发起机构来看,一类是传统银行或信用卡公司的子公司或下设部门,将互联网银行作为新型触达用户的渠道;一类是由其他金融机构, 如汽车金融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设立的互联网银行,作为现有业务的延伸与补充; 最后一类是由非金融机构发起建立的互联网银行,在欠缺金融资源和行业经验的情况下,他们基本是从零开始建设互联网银行,故资产规模不如上述两类机构。

从银行牌照类型上来看,美国银行主要以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州立银行(State-chartered Bank)、存款机构(Savings Association)三类机构为主。一般来说,持有国民银行与州立银行的机构在产品类型上与传统银行无太大区别,而存款机构则更加偏向于吸收存款,这点在嘉信证券旗下Charles Schwab Bank上尤为明显,其存款规模可达1696亿,而贷款规模仅164亿。

各互联网银行在负债端大部分都以高利率存款产品来吸引用户存款,如Ally Bank的在线储蓄账户年化收益率可达2.20%,Capital One 360可达2.00%, 而美国银行、汇丰银行、富国银行等大型银行仅0.01%。在资产端,互联网银行的贷款产品充分利用母公司的资源优势,与母公司的业务方向保持高度一致。

Neobank

另一方面,Neobank也正在美国市场中渐渐崛起,Moven、Simple、Go Bank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本身并未具备银行牌照, 但作为技术提供商与传统银行合作,为用户提供银行服务,用户的账户则由银行代为管理。

通过金融科技企业+合作银行的运营模式, Neobank们能快速获得客户的信任;另一方面,他们也为传统银行,尤其是中小规模的银行进入互联网银行市场提供了良好的机会,使他们能够通过金融科技技术开展更多的创新业务,拓展市场空间。

欧洲:直销银行 VS Challenger Bank

互联网银行的风潮在欧洲大陆上也同样风靡。

直销银行

直销银行是欧洲数字银行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欧洲已发展得非常成熟。同样在利率市场化的助推下诞生,直销银行2世纪80年代末期进入欧洲,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移动设备的革新和技术的不断突破,经历了从电话银行到网络银行,再到手机银行的更迭,直销银行逐渐发展为数字银行,通过纯线上的方式为用户提供7*24小时的存款、信用卡、投资、抵押、贷款等全线银行业务产品。

以直销银行发展较为繁荣的德国为例,据统计,直销银行在德国银行业整体市场份额可高达1/4。然而,直销银行在经营模式上,与美国的互联网银行非常相似,其扮演的角色更多是母行之下重要的线上获客渠道和业务补充,在银行模式创新上并无太多作为。

Challenger Bank

另一边,新兴的互联网银行也开始打着银行业创新的旗号加入市场的竞逐,尤其在英国,被称为Challenger Bank(挑战者银行)的Atom、Monzo、Starling、Revolut等正冲击着传统银行业的发展,他们不设立任何线下网点,仅通过智能手机开展业务。不同于美国的Neobank仅作为金融科技服务提供商与银行展开合作,挑战者银行各自都通过不同的策略获批了银行牌照。

自2014年成立以来,Atom仍旧处于亏损状态。其余挑战者银行面临的情况更为严峻,除用户体验和移动银行的噱头,资产端尚未能找到真正吸引用户的产品,盈利模式不甚清晰,亏损情况连年加剧,部分银行甚至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挑战者冲劲消退后,如何存活,成为了他们的当务之急。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按揭房可以再贷款吗,流程是什么呢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