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用卡资讯 中信银行不良贷“双升” 信用卡发行成“罪魁祸首”
中信银行不良贷“双升” 信用卡发行成“罪魁祸首”
摘要:4月25日,中信银行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其中不良贷款余额642.2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97亿元;不良贷款率1.72%,比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69.89%,比上年末上升11.91个百分点。

4月25日,中信银行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其中不良贷款余额642.2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97亿元;不良贷款率1.72%,比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69.89%,比上年末上升11.91个百分点。

相比而言,其3月底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更耐人寻味。在零售转型大背景下,各家银行的信用卡发卡量、交易额均有上升的,随之而来的是不良率的不断攀升,中信银行则是最典型的代表之一。

据年报显示,2018年信用卡发行量增速一举超过“零售之王”招商银行及新晋零售玩家平安银行。其后果就是不良贷款额与不良贷款率“双升”,成为公布不良贷款率的多家银行中,不良率增幅最大的银行,同比增幅达到0.61%。

此外,在不良贷款额与不良贷款率呈现“双升”趋势下,拨备率却在下降。年报显示,2018年,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40.2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3.8亿元;不良贷款率1.77%,同比上升0.0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7.98%,较上年末同比下降11.46个百分点,已经逼近过去150%的红线标准。

对于坏账堆积,中信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受宏观经济和监管环境影响,共债客群资产质量出现一定恶化迹象,并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业。

共债现象到底是群体现象,还是中信银行的个别现象呢?

更重要的是,未来中信银行应该加强风控管理,特别是完善内控管理。

据4月22日银保监会官网显示,厦门银保监局对原中信银行厦门分行卢伟山处以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处罚的原因是其违规为关系人所在企业审核审批大量信贷业务、贷款资金回流挪用、贷前未发现虚假凭证,处罚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中信银行分支机构案件高发。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风险案件高发与内控管理有很大关联。

在发布年报的前后,中信银行还发生一系列重大人事调整。原行长孙德顺已因年龄原因于2月离任,新任行长方合英此前为中信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兼财务总监,4月3日其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的核准批复。

针对卢伟山事件、下半年不良率上涨、拨备率下降、零售贷款与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反向波动、信用卡市场定位等相关问题,记者向中信银行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不良贷款“双升”,降拨备换取利润增长

从近日上市银行财报来看,向零售转型已经成为银行业的共识,其中信用卡业务占据零售金融的核心地位。然而在发卡量、交易额上升的同时,不良率的攀升也成为信用卡业务发展的隐忧。

中信银行年报显示,其2018年新增发卡1748万张,较上年增长43.44%,累计发卡量较上年增长35.27%,一举超过“零售之王”招商银行2018年发卡增速34.98%及新晋零售玩家平安银行2018年发卡增速34.4%。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带来的后果就是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的增长。

据年报显示,2018年,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40.2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3.8亿元;不良贷款率1.77%,同比上升0.09个百分点。

其中,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81.95亿,不良贷款率1.85%,在公布的各大银行不良贷款率增长中仅次于数值最大的民生银行2.15%之后,但中信银行在多家银行不良率增幅中是最大的,同比增幅达到0.61%。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资料来源:根据各银行财报整理

而在逾期率方面,中信银行2018年披露的信用卡逾期贷款为158亿元,逾期率3.59%,比上年末上升0.84个百分点,甚至一倍于信用卡不良率。实际上,由于信用卡信贷认定逾期的范围低于90天,大部分实质逾期的信用卡信贷,未被计入不良。

相比而言,平安银行借助账龄分析得出的30天信用卡逾期占比,从2015年0.48%已经下降到了2018年的0.29%,侧面印证总体核算不良比较保守,风险暴露相对充分。

此外,有意思的是,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中信银行上半年末信用卡坏账31.96亿元,不良率0.98%,比2018年年初时还低,且尚未披露逾期率。中信银行曾夸耀其信用卡风控能力,自称信用卡质量在国内银行同业中排名前列。而仅仅过去半年时间,中信信用卡坏账余额就涨了156%,不良率涨了0.87个百分点。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半年报

对于不良贷款“双升”,中信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影响因素包括:一是该行严格不良贷款认定,对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不良贷款增加较多;二是受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影响,中小企业和民营类企业经营压力增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三是由于持续去杠杆,一些负债率高的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四是由于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影响,部分外贸企业出口开始受到一定冲击。这些因素使得部分企业信用风险暴露持续增加。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在不良贷款额与不良贷款率呈现“双升”趋势下,拨备率却在下降。

据2018年年报显示,全年拨备覆盖率为157.98%,较上年末同比下降11.46个百分点,已经逼近过去150%的红线标准,不过去年银保监会调整了拨备覆盖率的监管要求,最低标准为120%,这让银行在资产质量尚未企稳的情况下,仍有不少利润调节空间。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对此,宋清辉表示:“在不良贷款额与不良贷款率呈现‘双升’趋势下,拨备率却在下降,或意味着中信银行在有意调节利润。”

而对于坏账堆积,中信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受宏观经济和监管环境影响,共债客群资产质量出现一定恶化迹象,并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业。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今年以来,共债风险屡屡被提及。所谓的“共债”是指持有多张信用卡,或在民间融资平台进行融资的客户,常年采用“借旧换新”方式偿还卡债的群体。在平台资金链断裂时,由于获取借款能力打折扣,自身偿付能力出现断裂,从而波及信用卡的还款。

从整个行业来看,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现象严重,再加上发卡量和贷款余额增速放缓,导致信用卡不良率问题更加凸显。同时,监管环境趋严,银行对不良的认定标准更加严格,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长期停留在关注类贷款,必须划归为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银行不良率的上涨。

事实上,在意识到行业风险的情况下,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已经开始倾向于保守策略,申卡和批额都比以前谨慎。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88.61亿元,环比增长18.9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5%,占比较2017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

然而,在此背景下,中信银行下半年的不良贷款率不降反而较上半年上涨了0.87个百分点升,这在宋清辉看来“下半年中信银行在‘逆势而行’”。

同时,如果“共债”能够解释个人坏账的频出,那么零售不良余额与不良率(不包含信用卡坏账)的双降,则恰恰能证明“共债”并未导致存量客户的资信状态产生波动。

据中信银行2018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零售贷款余额占比较年初进一步提高2.62个百分点至41.14%,零售信贷不良率(不含信用卡贷款)0.64%,比上年末下降0.17个百分点,对全行资产质量保持平稳形成了有力支撑。

资料来源:中信银行2018年年报

为何零售贷款与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出现反向波动呢?共债现象到底是群体现象,还是中信银行的个别现象呢?

宋清辉对记者表示,“共债现象应该是群体现象,现在常年采用‘借旧换新’方式偿还卡债的群体呈现出越来越庞大的趋势。在此背景下,中信银行零售贷款与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出现反向波动,或可以证明是信用卡发行方面的风控工作不到位。”而对于风控工作不到位的原因,在宋清辉看来,“这跟其信用卡从高端向下沉有关”。

信用卡从高端到“接地气”,风控有待加强

中信银行是最早一批涉足高端信用卡市场的股份制银行,也是信用卡中心最快实现条线收入为正的股份制银行。

2008年,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裁王宁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其实像中信这样规模的银行,以前没有成为发卡量最大的银行,以后也不会从数量上取胜。(中信)主要从服务质量和效益上多做工作,我们的定位是高端、有责任感、时尚、服务好、盈利强。”

中信银行最初的策略亦走高端路线,试图复刻美国运通模式,开启航空公司合作先河,推出个性照片卡,宝马车主卡等高端卡,与高端奢侈品牌制作联名卡等。而中信内部的高端俱乐部,私人银行建设和集团系高端产品推荐,让中信银行成为了高端客户第一个提及的信用卡品牌。

2016年,为顺应中资银行分支机构独立运营的趋势,中信信用卡开始申请独立法人,在独立法人结构下,公司治理条线短,人事量裁自主,风险也能部分与母公司切割……

而在此之前的2014年5月,中信的信用卡总部的人事发生变动。总裁陈劲卸任走马众安保险,随后,曾经说中信信用卡“不会以数量取胜”的副总裁王宁桥也离职投身金融创投创业。至此,中信信用卡门庭转变。

如今,中信银行信用卡联名卡更为“接地气”,比如与主营线下消费返利服务的返利网合作推出信用卡,免费互赠平台享物说推出的联名卡,以性价比为核心的小米推出的联名卡等等。

同时在2018年,中信银行还作为基石投资者投资了51信用卡。51信用卡于2018年成功上市。而51信用卡APP,或成为中信银行信用卡的重要新卡用户来源之一。

事实上,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中国版Capital One的51信用卡,如今却成为了一个现金贷公司。据51信用卡在招股书表示,自己的收入来源均为“拥有多张信用卡”的客户,并暗示这些客户拥有较强的消费金融需求。但与此同时,作为拥有多张信用卡,仍然无法满足其消费信贷需求,需要通过额外借贷才能满足——这种业务路子本身承载的,是一种次贷的暗喻。

宋清辉表示,“未来,整个信用卡市场的渗透率仍会不断提升,信用卡发卡量仍会持续增长。”

不良率的“抬头”给银行敲响了警钟,未来银行在信用卡“量”的基础上将会更注意“质”的追求。除了引进更多征信数据优化风控模型外,银行将会针对信用习惯良好的用户,开发更多关联产品,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扩展用户的信用能力,增加信用卡的客均盈利空间。

对于中信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宋清辉表示:“中信银行信用卡面临的最大市场挑战是创新能力不足,亟需通过创新的模式和独特的服务来吸引客户。”

中信银行首先应该研究的是如何做好内控管理。

据4月22日银保监会官网显示,厦门银保监局对原中信银行厦门分行卢伟山处以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处罚的原因是其违规为关系人所在企业审核审批大量信贷业务、贷款资金回流挪用、贷前未发现虚假凭证,处罚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中信银行分支机构案件高发。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到的分行高管至少有中信银行泉州分行原行长李耀东,中信银行长沙分行公司银行部原总经理、原行长助理居淳,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原副行长、党委委员姚蔚,中信银行泉州分行原副行长丁勇,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公司业务六部原副总经理朱兴刚,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合规部原总经理徐光。无一例外都涉嫌业务受贿等罪名。

今年2月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利用拉存款支付回报费的案例,即涉及中信银行重庆高新支行一客户经理与行长借机贪污受贿。

业务违规情况亦存在。4月11日,山东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信银行淄博分行被罚20万元,原因是存在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的行为。

风险案件的高发与内控管理有很大关联。对此,宋清辉表示:“这或说明了中信银行在内控管理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个别人员权力过大,没有相应的约束机制,从而导致风险案件高发。”

事实上,在发布年报的前后,中信银行发生一系列重大人事调整。原行长孙德顺已因年龄原因于2月离任,不再担任本行执行董事、行长、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委员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行长的接任者是方合英,4月3日其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的核准批复。

据了解,方合英为中信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兼财务总监,于2018年9月加入董事会。目前同时担任信银(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及中信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拥有二十余年银行从业经验。

同时,中信银行董事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谢志斌担任副行长、张青为董事会秘书、刘红华为业务总监等议案,谢志斌此前在中国光大集团任纪委书记、党委委员,张青和刘红华均为中信银行行内提拔。


PC文章详情
信用卡资讯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信用卡持卡人,这些消费风险请注意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