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商业贷款 连平:整体大幅降准的可能性降低 结构性降准需求仍存
连平:整体大幅降准的可能性降低 结构性降准需求仍存
摘要:稍早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初步核算,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21343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4%,与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别回落0.4和0.2个百分点。

稍早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初步核算,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21343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4%,与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别回落0.4和0.2个百分点。

这表明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的数据,明显好于市场预期,体现出了较为积极的信号。此外,2019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人民币贷款增加额都较为亮眼。这些是否意味着宏观经济方面已经探底?货币政策又是否会出现新的变化?

在4月18日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不良资产投资与破产重整峰会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上述问题专访了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他认为,从数据来看,宏观经济已经触及近期运行的底部区域,二季度出现反弹是有可能的。而对于近期市场讨论较多的降准话题,连平认为从不同体量的银行来看,中小银行对于降准具有更大的需求。

|宏观经济企稳、触及阶段底部

从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数据来看,连平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已经触及近期运行的底部区域,是企稳向好的。从不少数据都出现超预期的态势来看,二季度增速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是有可能的,二季度GDP增速有可能要比一季度高。

连平表示,这说明一方面中国经济自身确实还是有潜力的,很有韧劲;另一方面前期政策的推动,已经逐渐显现效应。去年以来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是比较大的,实施了较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货币政策则持续开展逆周期调节,因为利率水平已经很低而没有降息,但存款准备金率多次下降,目前处在一个比较中性的水平。鉴于流动性已经合理充裕和利率水平逐步下降,普遍降准的空间在缩小,但结构性地针对中小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还是有可能的。未来政策效应还会继续显现。

连平表示,基建投资增速有小幅回升,但还不够快。鉴于前期政策力度不小,估计二季度以后基建投资增速可能会有所加快。从房地产市场来看,由于部分城市库存水平已经合理、部分城市调控有所松动,一些城市房价有上涨的压力。从物价来看,CPI上涨是猪周期及猪瘟病拉动的,而非货币因素所致。PPI出现止跌企稳甚至反弹,表明了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的关系正在改善,生产和工业领域中已经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接下来PPI再出现负值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工业领域价格温和上涨有助于经济增长。

从前述的工业生产、价格、投资等各个方面的因素来看,连平认为二季度以后宏观经济可能趋向回升,下半年增速比上半年高一点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预计未来一段时间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朗,更多的宏观经济数据会转好。

|结构性降准空间仍存

近期关于降准的讨论比较多,连平认为总量上并非没有空间。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存款准备金率相对还是偏高一点。但也不能简单地跟国外做类比,要看国内实际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是:国内金融机构负债增速是明显低于资产增速的。信贷投放的增速现在是13%还多,存款的增速只有8%左右,中间差距有五到六个百分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央行数据显示,3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47.77万亿元,同比增长13.3%;本外币存款余额189万亿元,同比增长8.3%。

连平认为,当前,非信贷的社会融资增速不理想,金融机构信贷增速能够较快地增长,有这个必要;而负债增加持续跟不上,接下来银行信贷能力是会有问题的。因此,存款准备金率仍可以适当做些调整。

“从市场化改革的角度看,利率并轨不可能一步到位,需要合理规划、稳步实施。”连平表示,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的取消,导致金融市场上两个最重要的“锚”就没有了,对金融业的影响会比较深远。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有一个平稳的市场环境。如果融资供求关系比较紧,利率本身就有上升的压力,推进利率改革可能会导致市场整体的利率水平往上走,实体经济就会承受压力。理想的情形是在比较宽松的情况下,基准利率放开导致贷款利率水平有所下降。

连平认为,从总量上来说,未来还是有降准的需求;从结构上来看,当前更需要定向降准。一些中小银行负债非常困难,投放的信贷主要是小微、中小民营企业,存款准备金率比较高的话,对他们来说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就受到限制。对中小银行应该给予货币政策支持,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另外,为了推动大型银行给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存款准备金率也可以适当下调,以支持大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

连平判断,近期结构性降准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考虑到目前整个经济形势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整体性降准的需求和紧迫性正在变小。

|增信用并非“大水漫灌”

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8.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4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6.29万亿元,同比多增1.44万亿元。

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和人民币贷款增加的数据都比较亮眼,超过预期,这是否说明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现在已经打通?货币政策是否会出现变化?

对此,连平认为,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现在还不能轻松的下此结论。信用改善是有的,整个信贷的增速确有提高,但相比过去一些年份也谈不上是大幅增长。在其他社会融资增长比较缓慢的情况下,信贷再不增长,恐怕就难以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

连平提到,虽然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确实是比前些年要多,比如1月、3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都是超预期的,但增速还是处在合理区间,因为GDP在较快增长,名义GDP在扩大,信贷总量增加与之相匹配并适当快一些是正常的。当下还是需要有一个平稳的信贷增长来支持实体经济。

连平指出,货币政策还是会坚持逆周期调节的基调,信贷增速会保持一个高于去年的水平。从最新的数据变化看,可以判断,二季度以后货币政策偏松调节不会再明显地加码。比如说降息、大幅度整体降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必要性越来越低了。另外,货币政策工具还得留下一定的空间,以应对难以预料的国际环境的剧烈变化。


PC文章详情
商业贷款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连平:融资收缩趋势明显 改善当前融资环境尤为重要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红利再投资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