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红岭创投出借人故事:无条件相信老周是对还是错?
红岭创投出借人故事:无条件相信老周是对还是错?

4月17日,“难产”一周的红岭创投终于出了清盘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并同时发布《红岭创投兑付安排表决办法》,对于三年清盘时间内的兑付方案、兑付方案的表决方法,以及方案最终通过的条件,均做出明确说明。对于此方案,出借人的表现截然不同,或无条件支持或激励反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红岭创投及其出借人称得上是网贷行业的“一股清流”了。通常情况下,平台一旦发布三年兑付计划,出借人往往会拧成一股绳,众志成城先打上一波“口水”战,狂骂平台高管“丧尽天良”,再组团去报案维权。而红岭创投的出借人则“十分和谐”。自2017年7月27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帖称:“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清理出去,”到2019年最终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布,出借人大多数态度平和,表示愿追随、相信老周。

据笔者观察网贷之家4月17日发起的关于“红岭创投兑付方案中,哪一点令你最不满意?”的投票结果来看,参与投票的2157人中,有1512人同意此兑付方案,占比达70%,另外243人不满意兑付时间、149人不满意兑付顺序、122人不满意兑付系数、91人不满意兑付顺序。目前红岭创投官网发起的投票尚未结束(4月21日24:00结束),大约4月22日就会公布相应结果,不过在笔者看来,此方案大概率是能被出借人通过了。

一、跟随老周多年,无条件投下赞成票

袁翔跟随老周多年,是红岭创投忠实“粉丝”一枚。2013年便和朋友一起入驻红岭,直到如今平台宣布清盘,先后投进近100万。2017年老周在社区发帖称要砍掉网贷的业务,他和朋友难过了多日,仿佛相处多年的挚友要离去。即便是2018年7月雷潮至,他也不离不弃,其他平台资金陆续撤出,唯独留在红岭的数十万保留未动,但如今,红岭创投真的迎来了至暗时刻。

他在红岭社区发帖拉微信群,试图安抚小散户,他甚至有想过和老周当面谈下资产抵押,带领一些情绪激动的小散户变现。不过令他欣慰的是,兑付方案大概率是可以通过了。看目前的投票走势,可以说是“一边到”,超80%的出借人(有投票权),依然理智分析现状,投下了赞成票。于他而言,三年回款并不是很难熬,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

袁翔在深圳当地工作,他认为“近水楼台”,若真有异动,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老周,当面求个结果。从3月底至兑付方案意见稿发布,他几乎每天要花一半的时间逛红岭的论坛,内心时而也会煎熬,怕老周和平台撑不下,但每当看到老周发帖、客服积极回应出借人的询问,提在嗓子眼的心就又放下来。在他看来,老周的“司马昭之心”,就是责任心使然,要在承诺的时间内,给出借人以最满意的答案。

在笔者看来,有如此和谐的氛围、出借人理智有素质,怕也是红岭创投独一家了。这与董事长周世平这些年的苦心经营有莫大关系,但就目前形势来看,182亿6242万元(不含净值)的待收,在三年内完成兑付,存在着空前的挑战,周世平及红岭创投是否能挺过难关,仍待时间考证。如今值得欣慰的是,多数出借人同意兑付方案,兑付工作尚能有条不紊进行。

二、清盘就像“地震”,没人能幸免,心中不悦但最终投下赞同票

当然,也有表示反对的出借人,是出于不想三年“陪跑”这一观点。肖羽2017年9月才进入红岭创投的圈子,他表示不能理解的是,自己只是投5.5万的“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小户,为什么一定要等3年?红岭创投大额投资人占比较多,3年时间他们等得起,也值得等。

肖羽从年初至今一直在家养病,被套住的钱还是此前在亲戚处借的。他在投友群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大多数人的回应却是,人人都想马上解套,但平台清盘了,都是“受害人”无人能够幸免,平台对出借人只能一视同仁。也有投友直言,这就如一次大地震,在震区内都没有人能够逃脱。

肖羽并不想“墙倒众人推”,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不赞同兑付方案,但最终还是投下了赞同票,虽然入圈晚,但老周人品有口皆碑。在方案发布后,杂音很多,煽风点火之人也不在少数。肖羽在表示不愿接受这样结果时,群里几个颇为活跃的反对派立马来了兴致,鼓动他不高兴就要喊出来,这令他十分费解,这类人在红岭创投的圈子里并不少见,很多投友默认这帮人为“喷子”,势必要搅黄这个方案,让出借人报案,其心可诛。

三、能“陪跑”、接受本金打折、无利息,但还是投下了反对票

方案对于“小散户”而言,确实是难以抉择。于安然2017年年初开始参与红岭创投的出借项目,截止目前未收回资金约76300元。他表示,红岭宣布清盘时至今自己一直很淡定,因为他十分信任老周会给出借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但17日下午当他看到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时,整个人都懵圈了,继而有些愤怒。对于方案,于安然起初没看懂,自嘲水平有限,并没有拎到方案的精髓,这般复杂的兑付过程,他没有看到平台方的诚意。

于安然家住三线小城,自己尚且年轻但薪水微薄,小儿嗷嗷待哺,生活不算敞亮。踩到红岭创投这颗“雷”,他倒没多少怨言。对于投票表决是否同意兑付方案,他手握着必然是反对票。于安然表示自己不在乎三年“陪跑”、不在乎没有利息或是扣除此前所得利息,更不在乎本金打折,但是他不接受0-3月第一年22.15%,24-36月的第一年12.31%此种兑付方式,和很多小散户一样,于安然很希望平台优先截止4月初可用余额一次性兑付,再去兑付下一轮。

关于他将投出去的“反对票”,不出意外遭到一些投友的嘲讽,自私、不懂行、破坏团结等话甚至更难以入耳的语言攻击都来了。于安然也不一一回怼,在他看来,红岭创投也给自己上了一课,立人设、卖情怀都没有真金白银来得真实。投友都有各自的算盘,而他始终相信老周的为人,但投票权握在自己手里,他还是坚持自己反对的观点。

同和于安然参与红岭创投出借项目的朋友劝说过他,在朋友看来,投资都是有风险,市场日新月异,谁也不能料到未来。朋友2015年就入了红岭创投的圈子,当初的“保本保息平台垫付”“三年全部安全上岸,剩余债权平台回购”就像一剂毒药,套了朋友大半身家。如今老周能按时兑付,就是最好的解药了。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物名称均为化名)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红岭创投出借人故事:无条件相信老周是对还是错?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年化收益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