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P2P网贷仍有发展空间:备案之外 平台忙转型
P2P网贷仍有发展空间:备案之外 平台忙转型
摘要:在行业寒冬期,多数平台在准备备案的同时开始谋变,转型监管引导的助贷机构、网络小贷成为主流,也有部分平台拟向私募机构及金交所转型。
多数受访者也表示,网贷降存量是必然,但仍有发展空间。在行业寒冬期,多数平台在准备备案的同时开始谋变,转型监管引导的助贷机构、网络小贷成为主流,也有部分平台拟向私募机构及金交所转型。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透露,上海网贷主管部门表示,到今年6月底会把上海网贷机构数量再压缩一半。多数受访者也表示,网贷降存量是必然,但仍有发展空间。

在行业寒冬期,多数平台在准备备案的同时开始谋变,转型监管引导的助贷机构、网络小贷成为主流,也有部分平台拟向私募机构及金交所转型。

1

一个目标:压降存量

2017年6月,监管层首次提出网贷业务规模和机构数量“双降”要求。中国人民银行等国家十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双降”要求首次正式出现在官方文件中。随后,各地方监管部门发出通知,要求网贷平台以2017年6月30日业务余额为基准,遵照执行“双降”指令。

2018年底,网贷“双降”升级为“三降”,部分地方互金协会发文提出,“待偿余额不得增加”、“出借人人数不得增加,并应有序减少出借人人数”、“线下门店数量必须持续压缩”。

步入2019年,引导网贷机构有序退出,进一步压缩网贷存量,防范风险成为监管部门的工作重点。今年1月10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专项整治工作会议提出,“以合规检查促‘三降’落实、良性退出、合规经营和风险出清。”

之后曝光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明确指出,“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严格管控存量规模和投资人数,执行双降要求”。

3月13日,有接近监管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透露,3月12日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召集各区金融办开会,网贷主管部门领导在会上表示,到今年6月底会把上海网贷机构数量再压缩一半。会上,还点名了几家问题比较多的网贷平台。

记者从网贷之家了解到,3月又少了22家网贷平台,整个行业目前存活平台1021家。

3月月报显示,广东、北京和上海继续排名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前三位,分别达到228家、213家和109家,这三个地区也是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超过100家的地区。三地累计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达到550家,占同期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比例为53.87%。网贷之家认为,在平台退出为主导的背景下,各地正常运营平台数量预计也将继续下降。

此外,记者注意到,截至3月底,除了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和山东五个地区外,其余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均不超过30家,其中内蒙古、天津、海南、宁夏等8个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不足10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贷机构的数量会巨幅降低,这是肯定的,1000多家还是不符合市场规律。”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政策指导下,网贷平台正经历着严格的合规整改与合规评估,少数平台能通过备案,多数平台将走上转型和清退之路。“对网贷平台而言,合规之外,市场运营能力才是生存的根本”。

2

一种选择:转做私募

随着网贷存量的进一步压缩,部分平台开始向私募机构转型,“网贷老大哥”红岭创投就于近日宣布清盘并往线下私募转型。

3月23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帖《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称红岭创投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线上债权资产,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旗下投资宝平台转型线下私募,亿钱贷平台则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红岭创投官网显示,红岭创投2009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至今累计融资总人数13万人,累计出借总人数为48万人,累计出借4519亿元,待收184亿元(不含净值标)。

尹振涛表示,网贷和私募是两套逻辑。其一,从产品设计上,网贷和私募就有本质不同,私募不是借贷关系,是债权关系;其二,面向客户不同,网贷面上C端的普通客户,私募面向高净值客户,有KYC规则(了解客户规则)要求和准入门槛;其三,募集方式也不同,网贷是互联网的公开募集,私募则是线下的非公开募集。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转型私募的话,曾经有网贷基金做过类似产品,但最后以失败告终,涉嫌突破合格投资人数量限制以及项目拆分,“也有通过业务员代持形式绕道监管,虽然没被发现,但底层风险相当之大”。

薛洪言指出,相比之下,获得私募牌照要容易得多,不过私募管理人只能面向合格投资者(一般是高净值投资者)开展业务,网贷的客户则是小额出借人,转型私募管理机构,网贷平台等于自废武功。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网贷资深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一般网贷平台转做线下私募困难重重,但红岭创投以“大额标”、“净值标”起家,因此红岭创投的投资人相对于一般的网贷平台更符合私募合格投资人的要求,这或许也是红岭创投转型线下私募的一个原因。

网贷之家在统计报告中也指出,选择转型做私募的P2P网贷平台,在所有的转型退出平台中属于P2P网贷业务规模偏大的一类。一般来说,规模越大的P2P网贷平台其高净值客户越多,而高净值客户恰恰正是私募的目标客户群体。

另外,也有网贷选择设立或涉足金交所,但业内受访者一致认为难度很大、意义不大。

尹振涛指出,从目前来看,拥有交易所渠道的平台其实还是少数,特别大的平台或者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才有资格,网贷完全转向交易所比较难,因为交易所现在也在专项整治,各地正在对交易所,特别是金融资产交易所进行专项整治。

1月2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办公室下发《关于三年攻坚期间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有关问题的通知》,在2018年11月下发的《关于稳妥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基础上,进一步强调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化解风险的方案要求,重申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定位及业务范围问题。

苏筱芮认为,如果网贷机构资产质量够好,能够获得市场认可,那么完全可以走银行、信托渠道,没必要走金交所。

薛洪言也表示,自2018年4月互联网资管新规出台后,金交所业务空间被大幅压缩,与持牌机构、网贷的合作被斩断,自身也面临整改和退出的问题,对网贷平台而言,并非好的转型方向。

3

三条出路:“两贷一导”

网贷平台自寻出路的同时,监管部门也给出了转型意见。“175号文”提及,应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只是,这三条转型道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存在不少难题。

先来看第一条路——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门槛较高,必须有网络小贷牌照。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来看,转型为网络小贷,对于股东的资质要求,资本要求都较高,同时网络小贷也要受杠杆的限制。

网贷天眼分析师李鹏飞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当前网络小贷牌照的发放已经处于停滞状态,且取得网络小贷牌照门槛较高,对股东实力也有较高的要求。对于自身实力不强的网贷平台来说,转型网络小贷的难度非常大。

薛洪言也指出,互联网小贷的持牌门槛很高,除了个别头部平台,其他平台获得互联网小贷牌照的可能性不大。大数据研究院此前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1日,在正常运营的1063家网贷平台中,仅22家网贷平台及关联公司持有网络小贷牌照。

“网贷转型互联网小贷的关键,还是要看自身是否能够持牌。”苏筱芮还表示,即使有一些网贷平台自身是拥有网络小贷牌照的,但由于杠杆约束,资金层面也可能会无法满足资产需求。

尹振涛也坦言,网贷转型互联网小贷虽是监管指令的方向,但是难点在于网络小贷是不能公开募集资金的,需要自有资金和合作资金,转型后发展可能受到限制。

再来看另外两条路——转型为助贷机构或为持牌机构导流,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对此,于百程认为,综合实力较强的企业,转型为助贷机构相对合理,但同时也需要监管方明确助贷业务的边界,给予政策引导;转型做导流的话,需要平台有海量的用户作为基础,且同时要求平台有较强的运营能力。

据了解,网贷机构转型为助贷机构,合作对象可以是银行、信托等持牌金融机构,也可以是其他合规的网贷平台。

李鹏飞称,当前平台转型助贷机构或为持牌机构导流仍然面临较为现实的问题,即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时,网贷平台的风控逻辑、资产质量很难获取传统金融机构的深度信任,当前成功与持牌金融机构进行合作的平台寥寥无几。

“而转型为其他网贷平台的助贷方也存在困难,当前处于‘三降’大环境下,即使是实力较强、有望合规备案的平台也没有余额空间去接纳其他平台的资产。”李鹏飞称。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网络借贷业务依然具有较好的市场空间,但更多的网贷平台可能在整个链条的某个环节上发挥优势,特别在服务持牌机构方面将会发力,而不会都像以往一样覆盖从出借人到借款人的全链条业务。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贷贷网怎么样,贷贷网怎么样提现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