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宝宝理财 金融巨鳄做空比特币:从2万美元一直逼到3155美元
金融巨鳄做空比特币:从2万美元一直逼到3155美元
摘要:比特币诞生十年来,悲欣无数。有人一夜暴富,有人散尽家财。币价跌宕起伏,是谁在操纵?对此,玩家们一直耿耿于怀。实际上,这背后既有做多的巨头,也有做空的大鳄。

比特币诞生十年来,悲欣无数。有人一夜暴富,有人散尽家财。

币价跌宕起伏,是谁在操纵?对此,玩家们一直耿耿于怀。

实际上,这背后既有做多的巨头,也有做空的大鳄。

在数字货币市场这样一个丛林社会中,他们或散布虚虚实实的消息,刻意拉盘砸盘,或看准趋势,一条路走到黑。

无论做多还是做空,他们总能赚得盆满钵满。

01做空比特币

“如果时机合适,我就会去做空比特币。”2018年5月,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曾如是说。他一直不看好比特币。

实际上,做空比特币的方法有很多,原理也并不复杂。

StreetAuthority是一家金融资讯网站。一位名为David Goodboy的作者,在上面发布了《做空比特币的五种方法》一文,它被译成多国语言,广为流传。

这篇文章总结了做空比特币的五种方法:交易所利差、做空区块链相关股票、保证金交易、比特币期货合约和比特币投资信托。

在Youtube上,视频博主I Love Crypto也推出过一期名为《How To Short Bitcoin (explained) And How It Causes Price Spikes》的视频,详细说明如何借币做空:

首先,向交易所经纪人借一定数量的比特币;其次,将其快速卖出;随后,当价格低迷时,从市场上重新买回等量的比特币;最后,将比特币归还给经纪人。

此举不乏冒险成分:如果比特币价格上涨,做空者就会亏损;反之,则会盈利。

这种操作在传统金融市场再常见不过。而对数字货币市场,它依然适用。

“在币圈,拉盘和砸盘的操作太基础。对照传统市场的规则和案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割韭菜’的位置。”投行从业者李华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这样的操作说来简单,但必须要有极为丰富的经验,才能“找准时间点”。

久经沙场、手握巨资的金融巨鳄,便深谙此道。他们很早就开始做空比特币。

2017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推出了比特币期货交易,交易代码为“XBT”。它因此成为全球首个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交易所。通过其提供的比特币期货合约,投资者就可做空比特币。

但2017年对做空者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年——比特币价格暴涨,他们输得一塌涂地。

有人估计过,在2017年9月创建的100万美元空单,到12月,只剩下不到38万美元。

不过,接下来,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出现了。

2017年12月18日,期货交易巨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上线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产品。受利好冲击,比特币价格飙至历史最高点——20888美元。

在比特币价格逼近最高点时,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马克·道,开了空仓。

在他看来,区块链技术存在局限性,公众对其也不够了解。可炒币者一窝蜂地涌入,抬高了比特币的价格,2017年的感恩节之后,炒币热度更是空前,“我感觉这就像一个泡沫”。

于是,他出手了。

他的平仓时间,是一年之后的12月18日。那时,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跌到了3495.37美元,从最高峰下跌了约84%。

这一战,让马克·道赚得盆满钵满。

马克•道的平仓操作示意图 源自彭博社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马克·道表示,自己平仓是因为“不想玩了”,但他也不想看着比特币归零。

在平仓的9天之后,他又在推特上表示:“如果比特币不尽快涨回5000-6000美元,对大家来说是个坏消息。如果跌破黄线,即使是坚定持仓者,也会心生惶恐。”

在他表态当日,黄线定在了3190.15美元。

而在2018年12月,比特币出现了全年最低价——3155美元。

2018年12月27日比特币的走势图

告别比特币的马克,留下了一句让人心怀不安的预测:“如果比特币跌破2000美元,它将彻底失去价值。”

02做空以太坊

如果说比特币被视为数字货币世界的老大,以太坊就长期被视为数字货币“老二”。

受ICO热潮的推动,以太坊的价格,在2018年初达到了历史最高点1424美元,其市值也一度高达1358亿美元。

但看空以太坊者,不乏其人。

“以太坊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开发人才库,但短期内,以太坊的价格和基础技术之间,仍旧有些脱节。”美国企业家蒂莫西·杨曾如是评价。他成立的公司Hidden Hand Capital,于是决定做空以太坊。

另一家数字货币对冲基金Tetras Capital,也同意上述看法。

他们认为,以太坊的投机性远高于比特币——事实证明,在ICO被多国监管禁止之后,以太坊看似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开始枯竭。

他们还认为,以太坊每秒只能处理20-30笔交易,速度不如人意。相比之下,Visa每秒能处理上万笔交易,支付宝每秒更能处理25.6万笔交易。

实际上,以太坊也推动了Casper和Plasma两项技术更新。在以太坊的更新路线图中,Casper可避免节点作恶,而Plasma可以提升以太坊的交易性能。

Reddit用户OrnithologicalHuck说,这两项技术也许能重振以太坊,但距离技术彻底落地,还需一到两年时间。杨也认为,普通人难以理解这次更新的意义,而真正有技术背景的玩家,数量则不多。

在此情况下,做空以太坊者,一度远远高于做空比特币者。

而早在2018年5月,Tetras Capital就开始做空以太坊,当时以太坊的价格在572美元到659美元之间徘徊。他们选择借入以太坊交易,随后在其价格低迷时回购。

此后,以太坊价格继续走低。尽管短期内有所反弹,但目前以太坊的价格已不足150美元,距Tetras Capital最开始做空时,跌去了七成多。

有网友笑称,在2018年1月,1个以太坊还能换一台MacBook,到9月,就只能换一对AirPods了。

在币价下跌的背景下,就连交易平台,也开始将做空以太坊的功能作为卖点来宣传。

2018年下半年成立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dYdX,提供ETH与以太坊ERC20 Token的交易服务。但在多篇报道中,dYdX宣传的卖点,都是做空功能。

“在这里,你可以做空你最喜欢的垃圾币(Shitcoin)。” 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dYdX创始人朱利亚诺如是调侃。

不过,在持币看涨者占据主流的数字货币社区里,承认自己做空数字货币,依然需要巨大的勇气。

2017年,一位Reddit用户发帖,寻找支持高倍杠杆做空以太坊的交易所。在评论区,有人讥讽他:“去吧,几个月后别忘了讲讲你在流浪汉收容所的日子。”

03仍有未来?

实际上,许多商业巨头,都表达过对数字货币市场的不信任。

沃伦·巴菲特曾表示:“比特币是一个泡沫,它并没有内在的价值支撑。”

马云也表示:“区块链不是泡沫,但比特币是。比特币只是区块链的一个小应用。”

但尽管前路漫漫,一些人仍对数字货币有乐观的预期。

Tetras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艾利克斯·苏纳伯格认为,数字货币市场的新一轮牛市,一定是以比特币为主导的。

“综合考虑了安全性、政治与架构中心化、货币供给、监管和流动性等诸多关键因素后,我更看好比特币,它才是能成为实现价值存储的数字货币。”他表示。

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也看好比特币。他在2018年4月宣称,到2022年,比特币价格将达到25万美元。随后,熊市袭来。但面对外界的调侃,他依然坚持己见。

尽管唱衰以太坊,Tetras Capital也没有完全放弃以太坊。他们认为,在监管、竞争和网络的多重压力之下,以太坊会逐渐走向成熟。

而哪怕是比特币最激烈的反对者们,态度也逐渐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尽管比尔·盖茨多次公开表示并不看好比特币,但去年12月,他在一个Youtube视频中表示,数字货币能降低90%的金融交易成本,推动金融产品创新,从而帮助穷人获得更好的金融服务,解决贫困。

摩根大通的CEO杰米·戴蒙,曾公开批评比特币是“欺诈“。近日,摩根大通却发行了数字货币JPM Coin,它将被初步运用在跨境支付、证券交易、大型企业会计账务合并三方面。

普通的投资人,对于数字货币的看法也日趋冷静。

任职于某知名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毛普认为,目前区块链的用户体量太小,短期内看不出来价值。但长期来看,如果资产能上链,再通过跨链技术让资产联动起来,其价值会不可估量。

这个“长期”,会是多久?

“还得看技术的发展。”毛普说,“我觉得,需要十年。”

区块链寒潮的来袭,有其必然性。一本区块链在报道《95%的区块链从业者将离开,80%的矿场将倒闭,行业大寒来临》中曾写道,“问题不在于区块链,在于我们自己。在区块链热潮中,人们被冲昏了头脑,其实很多项目的商业模式并不成立。”

或许,在十年之后,区块链技术会发展到另一个阶段。

届时,它会迎来更多的做多者,而非做空者。

泡沫膨胀得快,破灭得也快。一年之隔,天壤之别。

监管出台,投机者离开,韭菜觉悟。市场的迅速冷却,让全行业都冷静了下来。

接下来,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时代,或许才会真正到来。

那时,做空者才没有那么多可趁之机。

PC文章详情
宝宝理财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金融巨鳄做空比特币:从2万美元一直逼到3155美元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