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个人消费贷款 网贷逼死了我哥,下一个就是我
网贷逼死了我哥,下一个就是我
摘要:我是在小航问我借钱时,才知道他哥哥自杀的消息。小航和我是大学室友,毕业后去温州打拼。等他收到消息连夜赶回家时,大航的尸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

我是在小航问我借钱时,才知道他哥哥自杀的消息。

小航和我是大学室友,毕业后去温州打拼。等他收到消息连夜赶回家时,大航的尸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按照他们老家的说法,年轻人横死,不能隔天,第二天火葬场一开门就要火化掉。

大航的死亡,其实在一年前就埋下了伏笔。那时大航投资失败,为了凑钱要把房子卖掉,出去租房住。小航问他筹钱的具体原因,大航一直含糊不清。

原以为凭借哥哥的能力,一两年就能东山再起。可是,事情却迟迟没有转机,大航开始频繁向周围亲友借钱。小航也不例外,大航让小航多次申请信用卡。申请下来后,卡片都寄到大航的手里。

持续半年,小航有了5张额度过万的信用卡。虽然有些担忧,但好在大航每月都能还上,小航也就没太在意。

倒过信用卡的人都知道,这种行为如果严重到被银行察觉,就会被封卡,只能还不能用。很快,小航的一张信用卡就被封了。大航以“生意不景气、回款慢”的借口,说服小航暂时帮他还款,再后来,大航欠的越来越多,在小航的追问下,大航才坦白自己在弄网贷。

小航当时并没有体会到这种痛苦。网贷虽然是用他的名义办的,可还款的是哥哥。小航做的只是在哥哥提供给他的一个又一个网贷APP上注册、申请贷款,成功后,下个月再把还款短信转发给他。

直到大航自杀前,小航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借了多少网贷,欠了多少钱。

父亲在小航刚出生时就去世了,他比谁都能体会“长兄如父”这个词。

从前小航对哥哥绝对信赖,毕业后,哥哥由着他背着一把吉他去外地闯荡,家里的一切都是哥哥在照顾。

“也许是梦太久了,醒来才发现一切都成空了。”小航说。

哥哥的后事刚处理完,亲戚朋友们一边安慰小航,一边旁敲侧击地说大航借了他们不少钱。一群人在殡仪馆,你一句我一句,几乎要吵起来。

几个关系比较近的朋友看不过去,直接说:“大航借我的钱不用还了!”

大航死的第三天,他的同事们结伴上门慰问,寒暄过后,他们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开始让小航写欠条。

11个同事,少的有两万,多的近二十万,有的还是通过网贷帮大航借的,加起来总数有七八十万。

来的这些人里,小航也认识几个,以前搬家的时候来过家里。无一例外,他们手里都拿着录音笔和手机,试图捕捉小航说话的漏洞。

一个性子比较急的同事说:“小航啊,发生这种事情谁都预料不到,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我们也有自己的家庭,这十几万的贷款我都没敢跟我媳妇说!”

小航有气无力地质问:“我哥死了,你们是最大的受害者?”

一个叫吕哥的同事急忙劝慰道:“大航没了,我们作为朋友,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你也得理解我们呀,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总得让我们也有个交代吧。”

“是啊,你也得理解我们呀,我这每月的房贷都要还几千呢!”

“你还能还个房贷,我这正要贷款买房呢,如果网贷还不上,征信有污点,还买个屁呀!”

“我老婆都跟我闹离婚了……”

小航当时拿起桌上的一只录音笔,对他们说:“我代表我哥向你们道歉,对不起!”他向众人鞠了一躬,接着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我也欠了将近一百万,如果这个月还不上,网贷会打爆我的通讯录,也会像逼我哥一样逼我也去死。”

小航说完,人群里没有了声响。临走前,吕哥特意对小航说:“不管怎么样,活着的人还是要生活的。我就怕你哥借了线下的高利贷,他们可没我们这么好说话。”

“放心吧吕哥,这段时间我会处理好的,谢谢你。”

“不过话说回来,大航就这么没了,什么也没留下,确实挺突然的,别再有其他不好的事情出来。”吕哥试探问道。

“已经报案了,警察会协助查办的。”

其实当天法医来过,确认为自杀,案子就已经结了。

网贷公司的人还不知道大航死了的事实,仍不停地给小航发恐吓短信。

我问小航,那些同事怎么会借大航那么多钱,而且连个借条也不要。小航说他起初也不理解,后来翻大航的手机,看他的聊天记录才明白过来。

大航早在一年前就从公司辞职,说是自己出来做牙膏生意。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货源,成本不到一块钱的牙膏放到超市药店可以卖到几十块钱。

大航让同事们帮忙拓展上货渠道,因为他们公司和一些大的商超都有合作,大航想利用这层关系往商超投放牙膏。

同事们看中了牙膏的利润,也想从中分一勺羹。可是他们都是小职员,想要往一个大型商超放货非同一般,这个事情也就被搁置下来。

再后来,大航告诉同事们,他在往一些小的超市铺货,就以铺货的名义借钱。大航承诺几个月后可以给同事们分成。那些人或多或少借给他,还有主动要求入股的。 哥哥的信誉一直很好,人缘也不错,就没打欠条。

“就是贪,我哥贪,他们也贪,什么他妈的狗屁感情。” 小航恶狠狠地骂道。

安抚好哥哥的同事朋友,确保暂时不会再有人上门,小航开始了借钱之路。

网贷没有缓和的余地,逾期要么上征信当老赖,要么被爆通讯录,身败名裂。小航认为哥哥就是因为网贷爆了他的通讯录,一时没想开,才走上绝路。

小航打算用一个月的时间,从亲戚朋友那里借到一百万。先把自己和母亲的网贷还有大航同事朋友的欠款还上,然后再用三年时间还亲戚朋友的钱。

当小航说出这个计划时,我们几个大学室友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宿舍老大在群里问:“你有有钱的亲戚吗?”

“特别有钱的也没有,不过每家给凑个万八千的应该还是可以的。”小航说完,我们几个室友再次陷入沉默。

我们私下替小航分析过。宿舍老大说:“就算是亲戚朋友,不走动,时间久了,也就淡了。”

“唉,出了这事,谁还敢借他钱,三年挣100万,简直是开玩笑。”老二还是那么耿直。

说是这样说,我们还是替小航凑了一笔钱。

熟悉的朋友借完了,小航开始向多年没联系的人开口。

先从同学入手,小学的联系方式早没了,初中高中的倒有几个群。小航一个个私聊他们,得到的回复基本相同:要么是正准备结婚,要么就是孩子快出生了。

一圈下来,一万都没凑够。

网贷催收仍不停地给大航通讯录里的人打电话,发辱骂短信,甚至发用大航的照片P的裸照。

有一次,小航接到一个叫“某薪贷”的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谩骂声。小航告诉他,大航已经死了,对方不依不饶,开始诅咒小航的母亲。

两人最后互加微信,共享位置,说要砍死对方。

小航等了两天,对方没来。第三天,对方打来电话又是一通辱骂,小航一怒之下,直接买票去了对方的城市。

那时小航没借到多少钱,大航的同事又时不时地催他写欠条,嫂子回娘家躲了起来,母亲也去了山里的寺庙为大航念经超度,只剩他一人在前面硬挺。

小航只想找到那个催收狗,把他折磨致死。可是一下火车,小航就怂了。来时的满腔怒火,早就在火车上的一路颠簸中消失殆尽,只剩下疲惫和沮丧。

小航去了那家网贷公司,偷偷去的。他当时站在楼道外,听到整个公司都充斥着恶毒的咒骂声。

“我当时就想,要是来一场地震就好了,把我和他们全部砸死”

在温州呆了两天,小航在我的劝说下,回了家。

眼看着一个月就要过去了,虽然大部分的网贷公司确认大航死亡后,不再催收大航名义下的帐。可小航的名义下,下个月要还5万。

这个时候,小航接到了法院的电话,有人起诉了大航。

小航说大航已经死了,法院工作人员让小航去一趟,了解情况。

去之前,小航找律师咨询。律师说:“如果原告真的是起诉大航,那只能说原告是个法盲。因为大航已经死了,起诉一个死人,法院是不会受理的。”

小航急忙问:“那我哥欠的钱,到底该不该我来还?”

律师说:“法律层面,欠债人如果死亡,那么继承人需要承担偿还的义务,也就是你的父母和嫂子。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即使偿还也是在继承的遗产范围内偿还。”

“我哥没有遗产,欠这么多钱哪还有遗产。”

律师说:“那还好,不过还有一种情况你需要注意,就是你哥借的这些钱是做什么用的,有没有用于家庭共同支出。如果能证明他借的这些钱没有用于家庭支出,而是用在其他违法的事情上,那么也不需要偿还。”

从律师所离开后,小航带着大航的死亡证明,去了法院的诉讼中心。工作人员让小航看诉讼状。一看,小航就懵了,起诉人是吕哥。

吕哥起诉大航欠他20万不还。法院工作人员看到大航的死亡证明,又了解到具体情况,就让小航走了。

没多久,小航回了老家,他打算挨家挨户地借。

自从他们一家来省城后,小航就很少回家了。只是过年回去一趟。老家的房子留给了爷爷奶奶住。这次大航出事,后事也都是在省城办的,骨灰没往老家放。老家这边去参加葬礼的也只有几个直系的亲属。

到了家,小航见到爷爷奶奶后,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爷爷问小航:“你打算怎么办?”

小航说:“我跟亲戚朋友借够了一百万,就把网贷还有我哥欠的钱先还了,然后再用三年时间还亲戚朋友的。”

“怎么借,你哥都借那么多了,谁还能借给你!”

“不借也得借,不借的话,我哥欠他们的钱,他们就别想要了。大不了我给他们高利息。我得把网贷还有我哥欠的钱还了,还不上的话我很可能就得走我哥的老路。”

到了吃晚饭,爷爷将一叠厚厚的报纸递到小航面前。“这是我和你奶的棺材本,你拿去。”小航一开始不收,奶奶强塞到小航的手里,他才收下。

第二天,从早上一直到下午,凡是大航借过钱的亲戚,小航都走了一遍。回到家时,他整个人都虚脱了,一声不吭地跪在祖宗家谱前。

到了晚上,二叔来了,和二叔一起来的还有三叔。小航让他们进屋先歇会。爷爷问小航白天干什么去了,小航答非所问:“再等等人。”

果然,过了晚饭点,亲戚们陆陆续续都到了。

小航挨个散烟,客气地说:“你们都是长辈,我这当小辈的白天说了得罪的话还请见谅。”

二叔咳嗽了一声,小航接着说:“我开门见山。我哥从大家那里借了不少钱,现在我哥人没了,按理说这钱我得还,但是从法律上来说,这钱我不还不犯法。大家都是亲戚,也没必要走到那一步。我们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所以我哥欠你们的钱,我扛了。”

“你扛个屁,小屁孩,用的着你抗吗?”小航还没说完,爷爷就骂了起来。爷爷气得发抖,被人强行扶回了屋。

现场也有说不用小航还钱的,大多数人都默许了小航说的话。

在老家又呆了一天,小航便回了省城。临走前,爷爷拉着小航的手:“坚持不了就带你妈回来,不要什么都自己扛。你可千万别走你哥的路。我们白发人,不想再送一次黑发人了。”

这次回老家,小航从两位叔叔那里借到了两万,加上爷爷给的三万,一共是筹到五万多。 不管怎么说,能撑一个月。

我们在路边摊喝完了酒,小航打了一个饱嗝,说,“我这个月能撑下来,全靠夜里这点时间。夜里好啊,没人打电话催债,也没人上门要债。”

那次喝完酒后,我和小航很少见面。有一天,小航突然和我发起语音聊天。他说网贷公司打爆了他的通讯录,他的征信也烂成渣了,现在回老家跟着二叔偷偷地干起了砖窑。

我问他:“以后打算怎么着?”

“还能怎么着,挣钱还钱呗,虽然慢点,但死之前肯定能还完。老赖是不可能当的。”

“嗯,坚持住,我们的人生还很长。”我只能说出这样一句无力的话。

挂断电话后,一条信息弹了出来——“小航向你转账500元。”

PC文章详情
个人消费贷款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招商银行消费贷款利率是多少,申请招商银行的消费贷款材料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