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用卡资讯 “卡奴”好日子终结,银行“封杀”信用卡
“卡奴”好日子终结,银行“封杀”信用卡
摘要:套出来的钱可以用来投资理财,信用卡也会因假性消费而获得更高的额度,一举两得。当各大银行都想率先占领零售业务的市场份额时,它们对不良率的容忍度也在放宽。

套出来的钱可以用来投资理财,信用卡也会因假性消费而获得更高的额度,一举两得。当各大银行都想率先占领零售业务的市场份额时,它们对不良率的容忍度也在放宽。以银行为代

套出来的钱可以用来投资理财,信用卡也会因假性消费而获得更高的额度,一举两得。

当各大银行都想率先占领零售业务的市场份额时,它们对不良率的容忍度也在放宽。

以银行为代表的持牌机构,在消费金融行业中的主导地位不断加强,甚至填上了互金巨头退出后留下的大窟窿。

“心顿时凉了一半。”最近,刚还了上一期信用卡的王梅,不到2分钟就收到了广发银行的短信通知,显示其信用卡授信额度从原本的3万降至3000元。

王梅已经担心很久了。在广发银行信用卡降额之前,她的建设银行信用卡已被降额。

但她的情况还不算最糟,前段时间,与王梅在同一银行开卡的“卡友”被银行“封杀”,信用卡额度从1.7万元直降至8元。

正是担心自己也会被降额,王梅特意没有选择全额还款。在最新一期1.95万元的支付账单中,仅还了1.5万元,剩余的钱是她留给银行征收利息的“甜头”,但显然没有起到作用。

从2018年11月起,越来越多信用卡用户反映,广发、交通、中信、平安等多家银行均出现不同程度的降额甚至封卡的现象。如何防止降额,成为各大信用卡论坛上最新、最热的话题。

论坛里像王梅这样的“卡奴”不计其数。他们有的宣泄自己的愤慨,有的申诉银行的薄情,更多是在不断吸取被降额、封卡的教训。对于“卡奴”来说,降额就如同财路被断。

其实,每年年底,银行都会因为清查业绩、回收不良,出现成规模的降额现象。不过,多位银行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传递了相似的信息:2018年底降额规模之大,的确是前所未有。

“卡奴”好日子终结

33岁的王梅目前在广东惠州工作,是一名汽车销售。每个月6000元的工资,1/3要和丈夫共还房贷,1/3还车贷,除去生活消费基本所剩无几。丈夫的工资也仅是比她略高一点而已。

为了提前消费,2013年,王梅加入到中国日益庞大的信用卡大军中。自从办了信用卡,王梅发现,原来信用卡竟有那么多的玩法。“积分兑奖都只是小福利,玩信用卡说到底还是为了套现。”王梅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

2017年,王梅贷款买了车,正逢丈夫的工作临时出现变动,家庭开销一下子吃紧。面对房贷即将还不上的情况,王梅找到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帮忙,从朋友的POS机刷出了一张信用卡几乎全部额度1.4万元。

第二天,王梅的朋友扣除近90元的刷卡手续费(普通商户的POS机刷卡标准费率为0.6%)后,通过支付宝,将剩余的13910元转给王梅。

利用POS机套现是信用卡最普遍的玩法之一。如果是通过信用卡正常取现,大部分信用卡的取现额度为50%,既要收取几块到几十元不等的手续费,还要按天数计算利息(每日利息为取现总额的0.05%)。如此算来,利用POS机套现,仅需付出少量手续费,就能获得一笔最长可达56天的无息贷款。

但套现行为是违法的。2017年下发的《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明确信用卡预借现金资金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购房、股票、期货、理财、P2P借贷及其他股本权益性投资)。

王梅也知道套现是违法行为,但她振振有词,认为套现如同随地吐痰,明知不可行但依旧吐者众,“只要不过分就行”。尤其在尝过一回甜头后,她更是将套现视为一片理财新大陆,先后开了5张信用卡,但真正用来消费的只有2张,剩余3张均用于套现,以卡养卡。

据她介绍,养卡首先要和有POS机的商户建立好关系,然后设计一套养卡方案。简单来讲,就是利用还款的时间差,用B卡的钱还A卡,再用C卡的钱还B卡,A卡有了新额度再还C卡,形成循环。

套出来的钱可以用来投资理财,信用卡也会因假性消费而获得更高的额度,一举两得。

事实证明,这是一种风险很高的理财方式。2017年,王梅用套现出来的钱买股票,遭遇股市大跌;2018年又买了P2P产品,不料踩雷。在信用卡难以还上的情况下,她又转向现金贷借贷。

如此以卡养卡、以债养债的人群被称为“卡奴”。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光鲜,实则背负了众多透支的隐形账单。

“‘卡奴’就像是一个延时炸弹。”一位银行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信用卡被降额的持卡者往往就是王梅这一类型的,主要具备三大特征:经常刷爆卡、负债特别高;常在同一台POS机上操作,有违规套现嫌疑;以及在网贷平台有多次借贷行为,征信不良。

银行年底给信用卡降额是常见的做法。上述银行业人士表示,年底是持卡人消费最密集的时期,同时,银行员工为了年终奖冲业绩,就会集中把信用卡不良的额度收回,再分配给信用良好且愿意分期的用户。

不过,2018年年底,各大银行出现远胜于以往数量的降额行为,与行业环境有一定关联。

王梅所在的汽车销售公司因2018年汽车销量增速放缓,利润大减,连续两个月迟发了工资。王梅申请了建设银行信用卡宽限期,但建设银行是王梅的工资发放行,恰恰由此发现了王梅还款能力不足。

建设银行一位广州分行行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行在2017年上线了名为“新一代”的风险防控系统,可识别公司风险,例如2017年乐视员工的建行信用卡额度就曾被全部清零。

信用卡激增

像王梅这样的“卡奴”得以存在,甚至越来越多,背后也有银行的纵容。

近几年,银行信用卡经历了一轮快速扩张期。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三季度,国内信用卡发卡量达6.59亿张,较2015年一季度增长43%。短短三年多时间,人均持卡张数从2015年一季度的0.31张上升至0.47张。

从各银行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观察,不仅“中农工建交”五大国有股份制银行,多家商业银行的发卡量与交易额都实现了大幅增长。如有“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2018年上半年新增发卡量1421万张,同比增长121.34%;信用卡交易额达1.82万亿,同比增长41.23%。

信用卡激增,源于银行经营战略的调整。随着宏观经济环境承压,中小企业债务违约频现,银行对公和同业业务增长放缓,不少银行选择转战零售金融,瞄上了信用卡业务。

华泰证券研究所分析认为,这是中国信用卡扩张的最后一波行业红利期,当各大银行都想率先占领零售业务的市场份额时,它们对不良率的容忍度也在放宽。

张强是招商银行信用卡广州中心的员工,主要工作就是招徕新用户开卡。招商银行信用卡交易额长期居于股份制商业银行龙头,靠的就是每座城市上百个张强这样的员工。张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每天至少要完成8个开卡用户的绩效指标。

为了完成绩效,张强需要绞尽脑汁用各种方式“拉人头”。一般只有2—3个来自线上主动申请,而剩余5个,大部分员工都是最先从身边亲戚朋友中拓客,实在是没办法了,就跑到地铁口去吆喝。但走到地铁口,“你就能看到光大、平安、浦发、浙商等各行信用卡员工”。

为了竞争新用户,银行不得不提高获客成本,从送吹风机、吸尘器、加湿器到赠送2000元—8000元不等的消费金额,而真正吸引用户开卡的是一些“隐形福利”,如招商银行的一款信用卡,提现额度可达100%,远超常规的50%。

银行对用户信用的纵容,很快反映在不良率上。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占总应偿信贷总额的比例为1.34%,环比增长16.43%。

大数据研究院在2018年12月发布的《银行信用卡业态分析报告》中也提到,对于逾期不良的上升,多家银行信用卡风控部门开始采用封卡、降额等手段控制风险。

银行接盘互金

虽然信用卡发行量在不断攀升,但张强感觉,推销信用卡越来越难了。因为这一代的年轻人,在拥有一张信用卡之前,更早是从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学会的透支消费。

面对亿万规模的消费金融市场,银行其实是一个后来者。各类互联网金融平台、网络小贷公司在监管未落地之前,凭借着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甚至无抵押等特征,吸纳了巨大的用户群。

不过,这一格局在2017年12月被《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的下发打破。这是国内首次对现金贷业务提出了较为详尽的监管要求,对各类互联网金融平台和小贷公司进行了排查筛选。

受此影响,2018年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放贷规模普遍缩水。从业内头部贷款导流平台的数据来看,2018年一季度该平台的贷款撮合量从2017年四季度的3250万笔降至1210万笔。头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如趣店的放款量也从2017年四季度的251亿元降至2018年一季度的153亿元。

与互金平台大规模缩水不同的是,以银行为首的持牌机构借此机会后来居上,火力全开。根据披露,从2016年起,该平台对银行信用卡的撮合量一直低于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贷款撮合量,而这一情况在2018年一季度首次实现反转。

越来越多商业银行加速零售业务转型,跑马圈地式地发展消费分期,也恰恰反映出银行的焦虑。但是,作为后来居上者,银行也发现,持卡人的信用状况已不如从前,存在“过度授信”的情况。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曾发文表示,从2018年起,以银行为代表的持牌机构在消费金融行业中的主导地位不断加强,甚至填上了互金巨头退出后留下的大窟窿。

一位受访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自己拿着10万元的年薪,开了8张信用卡,却有共计50万的信用额度。而按照《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在向持卡人确定授信额度时,必须遵循“刚性扣减”的原则,即扣除持卡人在其它银行已获额度。

张强还透露,部分银行对于认定的优质客户或公职人员会给到较高的杠杆倍数,有可能是收入的100倍。接着他表示,正是因为目前银行客户的风险属性不断提高,才有了2018年年底的大幅降额和封卡。

严查过度授信

银行过度授信的情况,正遭到行业监管部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查处。

2018年12月7日至12月14日,仅一周时间,银保监会就开出了100张罚单,较上期增长38%。此次是时隔半年再次开出的重量级罚单,多家股份制银行共被罚款1.56亿元。其中,浙商银行被罚款5550万元、民生银行则是3160万元、渤海银行2530万元、中信银行2280万元、光大银行1120万。

针对银行高管的个人罚单数也相当多,开出罚单的案由主要涉及“违规发放贷款”“贷后管理不尽职,导致信贷资金回流至借款人账户”“虚假信用卡汽车专项分期付款业务”“个人消费贷款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内部控制不足,贷款审核把关程序不严”“信用卡分期业务办理不审慎”等等。

交通银行是业内公认风控最为严格的银行,该行一位信用卡风控部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了避免“吃罚单”,从2018年下半年起,交通银行已经严格要求所有信用卡业务遵循“刚性扣减”原则,在贷前和贷后也对DTI(总负债偿还比率)进行严格监控。

2018年11月,交通银行再次下达内部通知,要在2019年前将大部分信用卡预借现金额度调整降低至50%。于是,才有了交通银行信用卡集中被降额一说。“否则年终奖发不下来。”上述交行人士称,一到年底,不仅要冲业绩,还要控制不良率。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其实各家银行的风控都非常严格,只是在执行上,会出现个别分行或支行的授信政策与总行要求不一致的情况。

毕竟总行依赖分、支行发放信用卡以达到盈利指标,但分、支行在定额指标下为了竞争业绩,难免又会降低对授信的审查和管控。尤其在2018年各行忙着抢占市场的环境下,给了部分原本达不到申卡标准的人以入场机会。

预计2019年,各大银行对于个人信贷的风控会更加严格,因为新版征信中心上线了。

过去,部分银行风控不足还有一个原因是硬件不达标,就连以风控闻名的交通银行风控部门人士也称,如果持卡者不逾期,很难预知其风险。目前银行已经对POS机市场进行严查,大部分套现行为可以智能识别,但是对于越来越多新型的信用卡代偿App或平台的识别效果仍不够理想。

为了解决这种现状,2018年12月,央行征信中心试上线了最新版本,据银行内部人士透露,2019年4月前属于试运行阶段,5月将正式开启大数据时代。

此前使用的是2009年版本的央行个人征信系统,仅保留个人2年的还款记录,逾期记录则保存5年;而最新版本,还款记录和逾期记录一样,统一保存5年。旧版征信对已销户的信用卡账户不会显示还款记录,而新版征信对销卡用户仍保留销卡前5年的还款记录。

新版征信中,更多个人工作、生活的动态也会被采集,包括征信人的信用卡、贷款两类业务,以及为他人贷款担保的各项明细。

PC文章详情
信用卡资讯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信用卡持卡人,这些消费风险请注意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