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购车贷款 获牌照难、导流“消失”,车贷、消金成红海 互金公司转向何方?
获牌照难、导流“消失”,车贷、消金成红海 互金公司转向何方?
摘要:“小的网贷平台几乎没啥生路了,基本等死”,某互金平台前员工王燕对柒财经旗下柒闻网表示,如果平台提前有牌照布局,现在转型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小的网贷平台几乎没啥生路了,基本等死”,某互金平台前员工王燕对柒财经旗下柒闻网表示,如果平台提前有牌照布局,现在转型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网贷175号文提出的小贷网络转型方向,牌照难求;助贷方面,银行资金被“画地为牢”,风控须由银行独立完成,第三方担保机构抬高助贷成本;互金平台做导流难以持久。

此外,活期理财平台、计划类理财平台已经被迫下线,随着监管趋严,消费类平台、财富管理类平台也艰难度日,P2P大标业务无处藏身。

农村金融、消费金融、汽车金融等领域“冲得最快才可以赢”,新手转型不过是交学费,唯有具有先发优势的头部才能趟出一条路。另外,“场景也不是那么好搭建的”,更何况医美、教育分期也早已成为红海。

贷款超市、现金贷屡次被监管“点名”,金融科技成为掩耳盗铃的障眼法,上市公司二三四五等转型区块链也被指为噱头……

入冬已久,互金公司能够转向何方?

集体出逃

2019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沉稳了不少,当初在互联网金融业务红红火火时调转船头加入进来的企业,也有不少惨淡收场。

昔日“烟花大王”进入互金行业,不到5年又连续出售金融业务,“净身出户”;水泥行业出身的新力金融2017年亏损3亿元,旗下德众金融逾期9419万;东方银座不得不用用房产和银座Z卡为旗下旗下小微金融、小微融通、东银金服、东银黄金等平台安置债权;银河生物与天成控股关联的5家P2Pƽ̨全军覆没……

值得注意的是,惨淡收场的不仅仅是“半路出家”的互金公司,当互联网金融进入冷静期,泡了冷水澡的老牌互金平台、新互金选手也在纷纷转型。

大量上市公司剥离互金业务,大量互金公司舍弃P2P业务开始转型,未曾进行过网贷业务、成交规模较小的网贷机构还出现被监管清退现象,互金行业不复当日风光,互金成员“集体出逃”。

一方面上市公司、国资企业纷纷“甩锅”,港股上市公司首控集团表示与持股平台微金在线“毫无关系”;广州基金针对存在2年之久的投资草根投资宣传表示,旗下参股企业曾出资1万元参与投资;银豆网大股东北京华信电子声称“从未过股东会,从未获悉过相关信息”;万盈金融的国资股东国药集团宜宾制药有限公司,以及上市股东五粮液、中国医药集体沉默……

另一方面,2019年年初,网贷175号文表示对不合规平台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并提出3大转型方向:“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而被劝退平台类型除了包括不能正常运营、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等,连规模较小平台、僵尸类机构都“难逃此劫”。

要么退出,要么转型,艰难的转型之路强行摆在了想要继续活下去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面前。

转型难,难在牌照

不过,转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网贷175号文首先提出的网络小贷公司转型方向,就足以令大部分转型平台望而却步——牌照死死卡住了通向网络小贷的道路。

据第三方统计,全国范围内共有网络小贷牌照300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有279张,金融办批复和过了公示期的共有22张。

在这300张现存的网络小贷牌照中,除了个别暴雷的网贷平台以外,有22家目前还在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已经通过主体或者关联公司获得了网络小贷牌照,占网络小贷牌照的7.3%

2017年11月,一份《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还要求,自即日起,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贷公司,禁止新增批设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自此,网贷平台获得网络小贷牌照更是难上加难。

助贷方面,据悉,2017年12月互金整治办发布的141号文、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浙江银保监局下发的《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等文件,均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外的资金合作进行了重重限制——银行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立足当地不跨区域等要求被反复提及。

对此,业内资深人士毕研广指出,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的资金已经被“画地为牢”,严格控制在所在区域内;助贷风控必须银行独立完成,转型网贷平台的风控沦为鸡肋;再加上助贷机构的责任认定问题,网贷平台的助贷转型一再受限。

“不过,助贷方向对部分平台来说还是值得一试的”,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一方面审核小微企业资质是非常繁复、琐碎的事情,需要助贷来减轻银行审核筛选的压力。

另一方面,网贷风控也能为银行风控起到补充作用,“尤其是在部分农商行、城商行的风控能力不足的情况下”,陈嘉宁补充道。

导流慢慢“消失”

除了网络小贷、助贷,网贷175号文提出的第3条道路也不容乐观。王燕对柒闻网表示,“有的比较有实力、有背景的平台可以转型,去为金融机构导流、获客等,但是也不持久。”

部分网贷平台的客体规模,较互联网金融明星产品理财通(零钱通)、余额宝等差之甚远,其流量比起互联网巨头打造的流量平台更是不值一提,难形成规模化效应。

所以,互联网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基本是既有庞大客户规模,又有流量入口,网贷平台要转型为其导流,仅仅是锦上添花、无足轻重。

除了互联网巨头对流量的强势抢夺,传统金融机构方面,网贷平台的导流作用也在一步步减弱。

在用户黏性方面,传统金融具有天然的优势,因此互金平台中导流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用户跳转平台进行金融活动,进而‘不再回来’的持续流失状态”。

陈嘉宁表示,如果不是像掌众、等本来就以流量规模见长的平台,转型做导流就是进入了红海。持续的竞争压力、黏性不足的客群、日渐衰落的流量,都是摆在转型导流平台面前的困难。

“而且,导流是没有技术含量的,这一方面使导流平台慢慢脱离金融以及金融科技属性,另一方面,导流价值也会越来越小,因为它没有什么壁垒。”陈嘉宁补充道。

转型,一直在路上

实际上,互金平台的转型潮,早在2017年就逐渐成型。在监管引导网络借贷平台不断转型的过程中,还开启了不同的转型阶段。

陈嘉宁表示,互金平台的转型更多的是在监管要求下进行的自查整改,是被动的。同时,互金平台转型周期也与监管文件的面试密切相关。

2018年的“活期理财类产品禁令”,迫使简理财、真融宝温商贷等一众活期理财平台纷纷转型,或下线相关活期产品与部分理财计划类产品。

简理财方面对柒闻网表示,应监管要求下线活期理财产品后,已经调转船头牵手基金,并同银行等持牌机构签约合作。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141文件的36%年化利率上限,以及禁止发放无场景依托现金贷要求,都指向了消费类平台,促使“现金贷”业务呈现消失、转地下和出海3大“转型”方向。

而“资管新规”、“银行理财新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等一系列“资管政策”也令财富管理类平台承压。

首先,只有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等金融机构才有资管业务,互联网机构只有代销资质;其次,未取得任何代销资质、金融许可不得擅自通过互联网销售资管产品。

部分财富管理类平台,只有具有相对优势的平台才能撑下来,否则在被切断盈利模式和空间的情况下,只能“另谋生路”。

薛洪言表示,P2P的大标业务已经彻底失去了藏身之处,“变小额为大额,变短期为长期,以此降低经营成本,确保36%年化利率下的业务可持续性”成为互金平台的转型趋势。

在此情况下,汽车金融等领域迎来众多“互金转型选手”,如趣店的大白汽车。不过,对有的平台来说,“最先被砍掉的也是车贷”。

数据显示,2016年涉及车贷业务的平台一度高达1700多家,截至2019年2月,网贷行业涉及车贷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仅107家。

竞争压力大、成本高、利润空间低,还有“二押”、“三押”、抢车、拖车等黑色产业链,都足以给车贷行业的新老手都浇上一盆冷水。

除此之外,农村金融、场景分期、消费金融都成为被关注的转型方向,医美、教育分期也早已成为红海。导流方面,有互金平台“歪楼”走向了贷款超市,现金贷平台也更是因央视315曝光“714高炮”而被推上风口浪尖……

互金平台在各个路口辗转,还衍生出金融转金融科技的“传统”。而实际上,金融科技的面具脆弱如薄纸,“该被监管的依然要被监管,该被追责的依然要被追责”。

随着浙江银保监局下发的《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可以预见,以金融技术之名掩盖金融活动的行为将越来越受到严格监管。

一直在转型,一直都很艰难,互金平台迫切希望从下行趋势的业务转到看上去有前景的业务,“但看上去有前景的赛道,早已塞满了人。”薛洪言总结道,而有意义的措施、建议,难度太大,接近于空谈。

PC文章详情
购车贷款 更多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汽车贷款要交哪些钱,这些一定要提前了解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