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震惊!合星金控集团被爆员工内外勾结谋利,高管卷走数亿资金失联
震惊!合星金控集团被爆员工内外勾结谋利,高管卷走数亿资金失联

资管新规破刚兑、金融去杠杆、信用收缩的影响面正逐步扩大,信用风险的暴露仍在持续。

2018年爆发的辉山乳业债务违约事件让第三方理财公司成为众矢之的,其业务模式的规范性受到质疑,再加上接连爆发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爆雷、倒闭、兑付危机事件,市场对第三方理财公司担忧普遍上升。

与此同时,资管新规、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出台,对第三方理财业务的冲击加剧,第三方理财公司获得好项目的机会越来越少,销售“优质”产品的空间逐步收窄。

违约事件是警钟,风险“出清”仅仅是市场新秩序建立的开始,更多的理财公司可能将在这一轮周期之下轰然倒下。

近日,上海地区的一家知名第三方理财公司“合星金控”就被爆已陷入到了这种困境当中。

据该公司数名离职前员工爆料,合星金控及其旗下子公司内部治理混乱,品牌公关高管李某、顾某等人内外勾结、私自成立广告公司谋利;春节前进行大面积裁员,且不予支付任何赔偿。

 

更为劲爆的是,该公司旗下子公司冶建控股总裁利用签订合作合同名义,违法卷走公司上亿资金潜逃,合星金控却未予追究,令人瞠目结舌。

 

合星金控危机四伏

合星金控是上海地区知名的综合性金融控股集团,是在“大资管”时代背景下崛起的一家企业。

根据企查查及其官网信息显示,合星金控工商主体为合星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是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的财富管理机构,主营业务包括投资管理、资产管理、实业投资,企业管理咨询、投资咨询、市场信息咨询与调查。

合星金控旗下设有合星资产、磐界投资、合星财富、合星卓越、合星普惠、合星商务、银海小贷、中展投资、合星天擎、合星金融、合星志诚十一大子平台,均属于“合星系”。

据了解,合星金控最初起步于合星财富,后者成立于2013年。随后迅速扩大业务版图,布局了以“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以及多元化投资”为主的业务板块。

2016年6月,该公司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星金服”正式上线,与合星财富、合星卓越、合星普惠合作开展业务。

2017年8月,合星金控引入中冶城投入股合星财富,参与国企混改,成为合星财富最大的股东之一,持股60%。同时,合星财富与中冶城投共同出资成立冶建(杭州)控股公司,中冶城投持股60%,杨建担任总裁。

中冶城投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金5亿元人民币,由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顺应国家大型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所建立。控股股东为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

根据离职员工爆料,合星金控在内部结构治理方面非常混乱,工作风气浮躁,人事变动较为随意,部分高管来历复杂。

网贷之家以前曾报道,合星财富前总裁丁毅,原名丁如强,是原e租宝旗下芝麻金融总裁及法人。目前,据企查查上信息显示,合星财富在全国20多个城市设有40多家线下理财网点。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7月,合星财富曾因虚假宣传被上海市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4万元。

2015年10月,合星财富沈阳分公司因违规逾期未申报受到行政处罚。

2016年9月,合星财富上海闸北分公司再因虚假宣传受到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另据爆料,合星金控负责公关品牌业务的高管涉嫌内外勾结、以权谋私,品牌总监李庆林与其下属顾鹏合伙经营一家传媒广告公司,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且据知情人爆料,顾鹏与合星金控财务部某位员工是夫妻关系。

实际上,品牌部门涉及经济受贿的案件屡见不鲜。2018年11月底,互联网金融平台玖富内部就爆出贪腐大案,包括品牌总监在内的3名品牌部员工被经侦带走协助调查。据了解,上述3人涉嫌联合外部“黑媒体”编造负面新闻,并制造客户投诉假象,从而谋取私利,并涉嫌与自媒体广告商存在利益经济问题。据玖富内部人士透露,涉案金额或超千万元人民币。

品牌部门主要负责公司对外的品牌宣传、企业公关、市场营销、商务合作等业务,掌握大量广告投放资金,与公关公司合作密切,而品牌负责人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而财务部门是一家公司的重要部门之一,用通俗的话讲,财务部门是负责管钱的。但凡与金钱有关的业务,都不免受到诸多诱惑,一些财务部门人事即被卷入到经济犯罪案件当中。

除了上述问题,合星金控还被爆出于去年12月底大面积违规裁员,公然挑战劳动法不支付任何赔偿,以暴力方式与员工解约,招致被裁员工极大不满,一些员工表示将通过劳动仲裁方式起诉合星金控。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多名已离职员工向新金融头条透露,合星金控旗下子公司冶建(杭州)控股公司前总裁杨建涉嫌卷走公司上亿资金潜逃。

知情人士称,2018年下半年,杨建以对外合作的名义,与另外一家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并支付了约1.5亿元左右的资金予对方,大约在11月、12月左右杨建便失踪跑路,至今未有其任何消息。而更为蹊跷的是,涉及如此巨额的资金外逃,母公司合星金控却未予报案,实在是令人费解。而据内部人士透露,该笔资金来历复杂,且数额远超1.5亿元,报案恐会令公司招致更多麻烦。

新金融头条据此向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咨询,对方表示,该种行为已涉嫌构成犯罪,适用《刑法》当中的“合同**罪”一项,可予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根据法律条文,合同**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中,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在司法实践当中,对该罪的认定包括“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一项。按照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个人合同**数额在5000元至2万元以上,单位合同**数额在5万至20万元以上的,应予追诉。并且,**数额以行为人实际骗取财物的数额为准。

第三方理财模式风险凸显

资管行业的本质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近年来,随着资管新规破刚兑、金融去杠杆、信用收缩的影响逐步扩大,第三方理财公司的发展势头正在逐步放缓,在募资规模上显著下滑,再加上此前启动的项目回报无法达到预期,出现巨额亏损,或延长兑付,或无法退出等问题的出现,第三方理财公司的生存困境十分艰难,对其模式的质疑之声也随之而起。

目前来讲,“第三方理财公司”并无官方定义。一般情况下,对于并没有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监管部门颁发的金融牌照,只在某个细分领域,如基金代销、私募备案等获得许可,从事资产管理,资管产品代销、咨询等的机构,被定义为第三方理财公司。

2010年,诺亚财富在美上市开启了国内第三方理财公司的行业浪潮,发展势头迅猛。但由于该行业属于“私募”性质,并没有公开的监管数据,很多产品信息也不对非客户群公开。这造成了投资者对理财公司经营风险、理财公司发行产品风险的难以认知和把控。而这些第三方理财机构一般将客户群定位于“合格投资者”和“高净值客户”,投资起点一般为100万元人民币。

2018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辉山乳业债务违约事件就让第三方理财公司成为众矢之的,投资者质疑其对企业尽调审核不严格,风控把关不合格。

实际上,从投资标的上来看,第三方理财公司所投资的债权,通常为没有评级的“垃圾债”,利率高、风险高。在流动性充足的市场环境下,这些投资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不错的收益,但在市场缺乏流动性的时候其风险会大规模暴露。

业内人士表示,第三方理财公司最初的盈利模式是代销金融机构的产品,收取中介费,但利润微薄。随着国内居民财富的增长,越来越多的第三方理财公司向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的财富管理机构转型,开始自主发行、自主管理产品,从而获取更丰厚的收入。但这也凸显了监管缺失,第三方机构专业素养有待提高、道德风险巨大的问题更加突出。

尽管投资人往往是在产品出现问题后才发现前期募集和运作过程中存在诸多不合规之处,但这些做法在行业内非常普遍。

新金融头条了解到,最典型的问题为销售期夸大甚至承诺收益、忽视风险甚至隐瞒一些关键信息。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尤其是一些激进公司的销售人员,在宣传和销售产品的过程中明确保本、夸大收益、无视风险提示是较为普遍的行为,甚至在公司层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在项目合作方面,由于早期跑马圈地、管理粗放,确实还未形成一套筛选和风控机制。

然而,从具有法律约束效力的合同层面上来看,都没有任何问题,而一旦发生风险事件,投资者提供的聊天记录、非正式的宣传材料等,只能作为辅助性证据,很难在法律上追究管理人、销售方的责任。

实际上,理财产品问题集中爆发是造成理财公司业务增长不足的重要原因,但其并非是根本原因。重要的因素是市场环境发生了显著变化,一是当前处于经济下行周期,各种资产的收益和回报都开始走低,这就导致此前投资的一些项目其当下回报已无法达到当时的预期,产品出现亏损;二是强监管的态势逐步加大,新的监管政策频频出台,对资管产品的运行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落地。12月,《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出台。两个文件都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第三方理财公司业务,导致市场上鱼龙混杂的各类理财业务黯然失色,第三方理财公司获得好项目的机会越来越少,销售“优质”产品的空间逐步收窄。

伴随市场新秩序的建立,信用风险将加速“出清”,低评级债的配置需求将大幅减弱,对第三方理财公司来说,未来生存空间将愈发收窄,更多的理财公司可能将在这一轮周期之下轰然倒下。

PC文章详情
贷款攻略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网友提问:有钱花还了2万,额度不恢复,究竟是什么原因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