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银保监“挥刀”信用卡,你的授信额度下调了吗?
银保监“挥刀”信用卡,你的授信额度下调了吗?

2019年1月份,有信用卡用户反映遭遇银行下调授信额度,甚至在没有违规套现和逾期的情况下,“惨遭”降额。

在这背后是监管已经注意到银行信用卡跑马圈地式发展中的过度授信风险。

上海银保监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间再查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对辖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了稽核调查,并于12月25日下发了结果通报,提示部分银行信用卡授信管理、总授信额度风险控制存在诸多问题。

“打折”扣减和“高倍”杠杆

“刚性扣减”是指银行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必须扣除在其他银行已获得的额度。比如,银行核定某位信用卡用户授信额度是8万元,若此客户在其他银行有6万元信用卡授信额度,则该家银行办新卡授予的额度最高为2万元。

此次监管调查发现,存在部分银行对他行授信额度按照70%-90%的比例“打折”扣减;在调升固定额度时不查询央行征信报告,未能有效评估持卡人资信状况导致过度授信风险的产生。

除此之外,部分银行对持卡人资信调查不尽职,并高估申请人收入的现象。通报信息显示:“个别银行设定较高的杠杆倍数,对其认定的优质客户或公职人员,其杠杆倍数达月收入的80倍至160倍,远超持卡人正常承债能力。”

更有一种现实情况是,银行通过对客户信用卡的临时额度长期固定化(临时额度设定期限较长或频繁调升并长期占用)的手段,相当于“变相”突破总授信额度管控上线。

同时,调查结果发现个别银行截至稽核调查日“刚性扣减”机制未覆盖部分业务或客户。如部分银行未将汽车分期等大额专项、低额度卡种以及自动审批等业务纳入总授信额度管理并执行“刚性扣减”要求。 

若超额授信可能会产生的额外的恶性套现、甚至挪用资金进行炒房炒股,超过了自身的负债能力则带来信用塌陷。

针对监管调查发现的个别银行授信政策与总行制度要求不一致问题,其背后更带有“博弈”属性。有行业人士透露,总行或者信用卡中心以手续费、分期等为盈利指标,同时依赖分支行发卡,分支行亦有发卡量等绩效考核时难免降低对授信审查和额度管控,当中一直存在断层和不匹配。

信用卡逾期大面积爆发

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加,银行信用卡客户在还款能力受到影响,部分过度负债客户的风险逐渐显现出来。

实际上,自2017年四季度开始,银行信用卡的发卡量同比增速连续三个季度保持在20%以上,很多银行在贷款不良上升的同时仍大力发展信用卡业务。但是,直至2018年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大面积爆发,风险骤增。

据央行披露的2018年《三季度银行支付体系运行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银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880.98亿元,占总应偿信贷总额的比例为1.34%。

“银行信用卡大面积的降额很突然,也并非只是针对违规套现和逾期的客户。多数信用卡降的是可用额度,而进行了分期的客户则不在其列。”一位信用卡市场分析人士称。

他认为,银行信用卡降额在近期是一个大趋势,很多卡可能偿还之后就会降,这也驱使更多客户去做信用卡分期。此前很多客户能够通过“养卡”来提升额度,银行在使用大数据分析后对于这种行为也较为抵制,“养卡”效果也越来越弱。

实际上,银行在信用卡逾期上升的同时比较担心的是资金的用途。该负责人认为,有的客户会倒卡,用一张信用卡套现来偿还另一张信用卡欠款,而后者则成为了买单的银行,更不用说用信用卡套现偿还网贷借款的情况。

在目前网贷市场上,有一类网络平台是帮助客户代偿信用卡欠款,然后再通过申请其他银行信用卡套现反向偿还网贷借款,延缓了风险的爆发时间,但是却加大了客户的信用卡偿还压力。

2018信用卡消费

2018年,信用卡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成为银行业零售转型的着力点,也是其提供全面金融服务的重要工具。同时,在移动互联网的渗透下,信用卡的使用场景日益增多,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及前置消费意识的养成,用户对于信用卡的需求也在不断提升。

1月16日,51信用卡管家发布《2018年度在线信用卡消费报告》。

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里,股份制银行在信用卡在线发卡领域保持领先,其中浦发银行同时拿下在线发卡量及单张信用卡在线发卡双项冠军。在地域方面,上海市凭借经济地位优势成为人均持卡量和年人均消费金额第一。值得注意的是,在生活缴费方面,男性以69.6%的高占比成为缴费主力军,其中以80后男性居多。

过去一年中,用户的信用卡授信额度占比发生了部分改变,其中授信额度小于1万的用户相较去年增长至43.9%。这与信用卡用户趋向年轻化相关,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年轻用户对于信用卡的需求较强。

就地域而言,上海市、北京市、山东省均成为人均持卡量及年人均消费金额前三名。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人均持卡量已达3.4张,媲美发达国家。

这届年轻人负债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5年全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月薪1530元;而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7》的数据,2016年全国在岗职工合计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5750元。

据北京大学课题组的数据,2005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1588元;而据第三方评价机构麦克斯的数据,2016年本科毕业生的平均薪资为4376元。

数据对比非常明显。在2005年,本科毕业生的月薪是城镇职工的104%;到了2016年,本科毕业生只有城镇职工月薪水平的76%。

再来看增幅,本科毕业生平均起薪增长276%,而城镇职工平均月薪则增长376%,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增长水平大大落后了。

在2018年11月,有专业机构发布了《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表示,中国新一代年轻人里(35岁以下),56%的人暂未开始储蓄。开始储蓄的44%的人中,平均每月储蓄仅1389元。

挣得少、没存款也就罢了,这一届年轻人还特别敢花钱。

《2017年消费升级大数据报告》显示,90后人群消费增长最快,达到70后增幅的两倍,年均消费三年来增长了2.7倍。

花呗官方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全国近1.7亿的90后中,超过4500万人开通了花呗。简单的说,就是3.6个90后之中,就有1个人在用花呗。

90后确实已经是消费贷款的主力军了。据融360调查,从年龄上看,贷款人群中90后(含95后)占比最高,达49.31%,在亚洲同龄人中也第一。也就是说,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将近一半都是90后。

年轻人不仅没有想象中有钱,还一脚踩进了“消费主义”的大坑。

不能说年轻人追求精致的生活不对,也不是“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各种营销在不断重塑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和行为。

很多营销号以此为生:聪明的女人,舍得为自己花钱;女生到了哪个年龄段就该买上几个奢侈品牌的包包,用某种价位的护肤品;男生应该开什么样的车;越爱花钱的人越有钱,越节省的人越没钱……

在营销号的塑造下,很多人拥有了自己收入匹配不上的消费欲望,而且这种消费欲望又被铺天盖地的广告美化成:活成我想要的样子。

当年轻人背负上了高负债,会发生什么?

最直接的,生活的风险会不断增加。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还好说,一旦经济放缓,个人的职业生涯受到波及,预期收入下降甚至失业,那很可能就要面临债务违约、房贷断供的局面。

债务越来越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开源节流。对于普通年轻人来说,“源”就那么多,只能在“节流”上多下功夫。所以,会出现无论怎么刺激,年轻人都不敢再消费的情况。

量入为出的生活,是中国年轻人必须要补上的一课了。

PC文章详情
贷款攻略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银保监“挥刀”信用卡,你的授信额度下调了吗?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