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购车贷款 ofo垂死,摩拜内伤,马云家的单车却打了“鸡血”!
ofo垂死,摩拜内伤,马云家的单车却打了“鸡血”!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哈罗出行:以后请叫我共享单车的老大!

12月27日,有媒体报道,在今年9月左右,哈啰出行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由春华资本、蚂蚁金服联合领投,老股东继续跟投,此轮融资额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 

凛冬已至,资本盛宴依然火热。比起ofo跪地求生、摩拜裁员,丰衣足食的哈啰显得“洋洋得意”。前两年,在ofo和摩拜的阴影下,没人能看到哈啰。今天逆袭成主角,站在聚光灯下尽情享受掌声。

“摩拜、ofo创立了这个模式,但最终没有把这个生意持续健康地做下去,现在这个重担落在我们身上了。”杨磊说。

共享单车的故事还没有讲到结尾,哈啰已经开始布局整个出行行业了。


哈啰出行获融资40亿 

冰火两重天,用来形容哈啰和他的老对手们,再合适不过。

ofo现在深陷押金难退难题,被用户“围剿”,濒临死亡;摩拜纵使投靠美团,却在近日传出创始人胡玮炜卸任、摩拜裁员的消息。

虽然胡玮炜黯然离场,但是据报道,她是因个人原因主动离职,离开也离开的体面。再看看“天之骄子”戴威,如今债务缠身,跪着求生存。

两年前,ofo和摩拜为了抢占市场,争得头破血流,资本退场后,落得一地鸡毛。最后,共享单车终局即将到来之际,居然是哈啰这个老三赢了。

零下十多度的北京,哈啰可能从未感觉冷。12月27日,有媒体报道,在今年9月左右,哈啰出行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由春华资本、蚂蚁金服联合领投,老股东继续跟投,春华资本的投资额超过蚂蚁金服,此轮融资额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对此,哈啰出行方面回应确认了这一消息,但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

背靠阿里好乘凉。2018年,一大批的公司倒闭、不少互联网公司股价大跌、资本更是紧张。IT桔子的数据显示,哈啰出行2018年公开的融资有两次,分别是于今年4月份完成的来自蚂蚁金服和复星集团的7亿美元融资,和6月份完成的来自蚂蚁金服的20亿元F轮融资。

今年10月份的时候,还曾传出哈啰出行正在与ofo洽谈收购事宜的消息。显然,哈啰并没有接下ofo这个大包袱,而是默默完成了融资,走在共享单车领域的最前头。


共享单车最大赢家 

在过去的中国互联网历史中,老大和老二胜出后,老三往往处境堪忧。而在共享单车领域,哈啰正在打破这个魔咒。

2016年9月,杨磊和他的团队才开始做共享单车。彼时,摩拜和ofo已相继完成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杨磊到处找投资的时候,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给出的灵魂拷问确实是当时的哈啰面临的问题:“ofo和摩拜已经融了一大笔钱,具备先发优势,你凭什么超越或代替他们?”

前两年,是ofo和摩拜的双龙会,其他入局者不过是江湖过客。2017年上半年,ofo和摩拜连续融资,估值不断攀升。而杨磊,见一两百个投资人,没有一个投的。 

正是因为初期的处处碰壁,让后来的哈啰,只要拿到钱就会省着用。据了解,2017年整年哈啰在获取用户上只花了150万元,而这只相当于竞争对手一次活动开销。

ofo和摩拜的钱来得太容易,以至于他们太高估自己。在双方为了争夺用户,展开烧钱大战之时,他们渐渐忘记了做共享单车的初衷。庞大的支出远高于收入,直接导致现金流恶化。让原本为其摇旗呐喊的投资人都忍不住站出来说,只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而ofo除了创始人自身的倔强,他仍然认为还能受到资本青睐。

这时候的哈啰,首先采取的是“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大城市的自行车几乎接近饱和,并且哈啰当时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大规模投入,于是选择了三四线城市作为切入口。“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只能找一个尽可能小的市场,小到让我们可以守得住,可以拼尽全力在市场上打成第一。”杨磊分析称。

小黄车的各种毛病,已经被吐槽不下一万次了。哈啰的野心不限于成为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而是成为一家用技术推动交通出行进化的公司。

在业务初期,哈罗建立了“哈勃系统”和“BOS系统”,这让哈罗的运营效率更高。哈罗单车COO韩美表示,“我们一辆车运营成本是三毛钱,同行要1块。这也就意味着我拿1亿美金,抵得上同行的5亿美金。”

ofo和摩拜具备先发优势是毋庸置疑的。哈啰能在大部分城市胜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车好骑、用户体验、运营服务做的相对好一些。

当ofo和摩拜的大量用户押金无法正常返还的时候,哈啰已经通过多轮融资,于2018年3月在全国施行免押金骑行。

而ofo和摩拜两败俱伤的原因在于,太过关注竞争本身和对方的节奏,忽略了经营自己。这样一来,自然是修炼内功的哈啰得利。

今年6月,哈罗单车日订单数已经超过摩拜和ofo的总和。曾经无比羡慕ofo和摩拜手握所有资源、拿着大把融资的杨磊,今天成了共享单车唯一的主角。


布局出行行业 

站队阿里的哈啰,在2017年12月宣布获得3.5亿D1轮融资之后,阿里系成为哈啰最大股东。

此后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该事件称“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如今,被美团收入麾下的摩拜,不仅没有引起太多的化学反应,用户量原地踏步;而且还让好不容易几乎收支平衡的美团,距离盈利又远了一些。

而ofo的处境更加惨烈。在公众心中,苟延残喘的ofo已经死了。

10月11日,哈啰出行更名不到一个月,就悄悄上线了网约车入口,宣布首批试点城市为上海、南京、成都。

哈啰出行表示,目前在全国部分城市开始了顺风车车主招募,产品还未上线。而顺风车业务也是哈啰出行继接入嘀嗒出行、首汽约车业务之后,在网约车领域的新布局。

因为滴滴事件的影响,未来相关部门对网约车领域的监管自然不会放松。到目前为止,滴滴的顺风车业务还在无限期下线中,美团的网约车业务也划上了休止符。

想以技术推动交通出行进化的哈啰,在这个领域会做成什么样子,我们静观其变。

不管哈啰走的每一步,是否是阿里的意志。创始人杨磊还在团队中为他的“孩子”出谋划策,哈啰单车依然风生水起,都足以让哈啰称之为共享单车大战中的最大赢家。

来源:金融家

PC文章详情
购车贷款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ofo垂死,摩拜内伤,马云家的单车却打了“鸡血”!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年化收益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