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老赖”亲述反催收套路:故意下套 倒打一耙 哭穷扮可怜
老赖”亲述反催收套路:故意下套 倒打一耙 哭穷扮可怜
摘要:“欠钱的才是大爷”——这本是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却成了“反催收”群体的真实写照。“欠钱的才是大爷”——这本是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却成了“反催收”群体的真实写照。
欠钱的才是大爷”——这本是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却成了“反催收”群体的真实写照。

在他们嘴里,让其还钱的催收员变成了“催收狗”。他们组建各种交流群,与催收员斗智斗勇,只为了把自己的借款赖掉。

“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在反催收交流群中,类似的言论总是能引发最强烈的共鸣。

多位“老赖”向消金界表达了他们的真实想法和一些反催收的套路。

在这场借款人和平台之间的猫鼠游戏中,每一场对决都残酷而真实。

录音录像

对于反催收群体来说,电催是最常见也最容易应对的一种催收方式。

小张(化名)是一名资深反催收人士,他个子不高,普通话里带着一些方言口音。他自称“斗士”,说自己通过反催收,成功赖掉了二三十万元的借款——这些钱都是他通过大大小小的借贷平台,“撸口子撸的”。

“这就是一场心理战。”小张说道,“关键是气势上一定不能输。”

在电催阶段,每一天的电话少则5个,多则10个,但小张说,不管接到哪一个平台的催收电话,他都会第一时间告知对方,这次通话正在被录音,如果对方出言不逊,自己将去法院起诉,从心理上震慑“敌人”。

只要坚持90天,小张的借款便成了行话里的“M3”,成了催收员眼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一般情况下,此时借款平台会将小张们的催收工作委托给第三方催收机构。由于这些机构都是业绩导向,催收员的工资和催回金额直接挂钩,所以战争不可避免的升级了。

“刚开始害怕他们骂街,现在巴不得他们骂街。”小张说,反正每一次电话都会录音,只要催收员骂街、说脏话,他就能在事后举报他们“暴力催收”,反咬一口。

如果遭遇上门催收的话,小张也会全程用手机进行录像,特别是拍摄对方出示的证件,这样可以弄清楚究竟是哪家催收机构,方便事后投诉。

“必要的时候,我也会想办法激怒他们,引诱他们犯错误。”小张笑着说,他会把视频剪辑后发送给借款平台,投诉称被“暴力催收”,这么折腾个两三回,以后就再也没有催收员敢上门了。

哭穷扮可怜

既然是一场心理战,在反催收斗争中,小张们也不会一味强势。

“有时候也得服软,哭穷扮可怜,也能拖上一阵子。”小张说,哭穷时一定要真诚,要让电话另一边的催收员确信,自己想还钱,只是现在兜里确实没钱了,等有钱了一定会还。

但嘴上说得再好听,小张也不可能真的去还钱。“催收狗嘴里没一句真话,一会说是律师,一会说是风控部,他们喜欢骗人,我就陪他们玩玩。”

小张说,哭穷扮可怜能使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也能暂时骗过少数心软的催收员,如果真的遭遇“暴力催收”,社会舆论也会对自己更有利——我都这么穷了,你竟然还催我还钱?

“有时候哭穷,催收狗会说给我做减免,让我只还本金就可以了。”小张透露,之前有群友告诉他,一旦他还了本金,立马会换一个人催他还利息和逾期费,千万不能上当受骗。

还有催收员会给小张发律师函、起诉书、传票等等,小张也一概不理,积攒了一堆后再上网发帖血泪“控诉”,指责平台和催收机构欺负老实人,有时也能博得一些同情。

“为几千块钱起诉我?不可能的事儿,除非这些借款平台疯了。”小张说,这些都是吓唬人的,真起诉的话,这点借款还不够支付律师费的,自己从来都不当一回事。

换号失联

在小张混迹的反催收群中,还有一位资深高手小李(化名),他借了接近五十万元,但一分钱都没有还,因为催收员“压根找不到我”。

小李专科毕业,曾经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研究反催收,完全源于自己的一次网贷经历。

“当时急用钱,也不懂网贷的利息是怎么算的,后来才发现竟然这么高!”小李说,“当时年纪小,啥也不懂,也不敢不还钱,兼职做了两份工,费了好大劲才把钱给还上了。”

由于对借款平台充满恨意,小李此后自学成才,战斗在了反催收的第一线。

他下载了一堆网贷软件,各个平台都去借款,不管钱多钱少,都借。小李回忆说,少的能借3000元,多的可以借出来2万多。

等钱借的差不多了,小李先是告知亲友,凡是有电话联系他们说自己借钱的,统统都是骗子,之后又给了老乡一些好处费,用老乡的身份证办了新的手机号和银行卡,再把借款取出来,存到新的银行卡里去。

小李一路坐汽车回到农村老家,拿着钱过起了舒服日子,而借款平台和催收机构,一时竟都找不到他。

时间久了,大多数平台慢慢就放弃了,因为借款金额不大,没必要耗费太多时间和精力。

“等我借的那些平台都倒闭了,我再出去借。”小李说道。

投诉举报

对于网贷催收,小李一般是想办法赖掉,但他也表示,对付银行催收,投诉举报更有效,有群友还因此获得过银行的赔偿。

据小李说,只要抓住银行“暴力催收”的一丁点把柄,就可以找银行客服投诉,要是客服敷衍搪塞,就可以说自己要去银监会投诉。

“某某银行的信用卡催收员打电话骂我,威胁我还钱,说不还钱就要我好看,我的亲友也都受到了骚扰,我要求对方向我赔礼道歉,停止违法骚扰!”小李告诉消金界,只要天天向银监会投诉,就等着催收员给你转钱吧。

因为迫于银监会的压力,银行会给投诉人打安抚电话,请求其撤诉,免得损害了银行的品牌形象。一旦投诉人咬牙坚持,催收员往往选择赔钱私了。

“时常有群友晒出催收狗赔偿的转账记录。”小李说道。

暴力反催收

在大众印象中,催收团队似乎总显得那么暴力,但却忽视了一个关键性问题:连自己征信都不在乎的“老赖”,又怎么可能是善男信女?

总体来看,反催收群体中要么是赌徒,要么是亡命天涯的狠角色,出手极为狠辣。催收员上门催收时,很容易便会被对方群殴,甚至被放狗咬。

消金界此前曾和某前催收员小王(化名)面对面聊过,据小王感叹,催收真的是一个高危行业,因为你压根搞不清楚,那些你催收的人,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

小王记得,自己有一次和其他几名同事组队去上门催收,刚离开借款人的住所没多远,就被一群不明身份的社会青年拿着棍棒“围堵”在了墙角,还威胁他们以后再敢来催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从此以后,只要是上门催收,我和同事都提前看好逃跑路线,免得真被打一顿。”小王心有余悸地回忆道。

在反催收群体眼中,催收“道高一尺”,自己“魔高一丈”。

比起在合规红线上跳舞的催收员,他们用百无禁忌的手法拒不还钱,沾沾自喜于到手的有限钱财,殊不知自己的一生都将游离于信用和金融的服务体系之外。

监管目前正在严厉打击逃废债人群,并将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他们已经尝到了苦果,为自己的“小聪明”买单。

一家名为“网贷信用黑名单”的网站上显示,“老赖”的数据量是99万,多为80后和90后——就像那句名言所说,“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老赖”亲述反催收套路:故意下套 倒打一耙 哭穷扮可怜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