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二财季阿里净利润34亿美元 蚂蚁金服净亏损3.52亿美元
二财季阿里净利润34亿美元 蚂蚁金服净亏损3.52亿美元
摘要:阿里巴巴(NYSE:BABA)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
阿里巴巴(NYSE:BABA)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二季度营收为人民币851.48亿元(约合123.98亿美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为人民币182.41亿元(约合26.6亿美元),同比增长5%。

近日,阿里巴巴(NYSE:BABA)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二季度营收为人民币851.48亿元(约合123.98亿美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为人民币182.41亿元(约合26.6亿美元),同比增长5%。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净利润为人民币234.53亿元(约合),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20.89亿元相比增长6.18%。蚂蚁金服本季度净亏损3.52亿美元。

财报显示,阿里巴巴核心电商收入724.75亿元,同比增长56%;云计算收入56.67亿元,同比增长90%;来自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24%,达到59.40亿元人民币(约合8.65亿美元);来自创新项目和其他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20%,达到10.66亿元人民币(约合1.55亿美元)。集团收入已连续7个季度保持超过50%的高速增长。

在中国零售市场上的年度活跃消费者数量达到6.01亿,比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5.76亿增长了2500万。

2018年9月,在中国零售市场上的移动单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6.66亿,比2018年6月增长了3200万。

运营利润为135.01亿元人民币(约合19.66亿美元),同比下滑19%,原因是整合饿了么和菜鸟,对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和其他战略项目进行投资,以及股权奖励支出和折损支出的增加。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267.10亿元人民币(约合38.89亿美元),同比增长7%;核心电商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298.07亿元人民币(约合43.40亿美元),同比增长13%。

归属阿里巴巴集团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00.33亿元人民币(约合29.17亿美元),净利润为182.41亿元人民币(约合26.56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3%和5%。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净利润为224.53亿元人民币(约合34.15亿美元)。每股摊薄利润为7.62元人民币(约合1.11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每股摊薄利润为9.60元人民币(约合1.40美元)。

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314.07亿元人民币(约合45.73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自由现金流为160.33亿元人民币(约合23.34亿美元)。

财报显示,本季度,蚂蚁金服应当支付给阿里巴巴集团的特许服务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为支出1.32亿美元,按照比例,蚂蚁金服本季度亏损3.52亿美元。阿里巴巴上一财季(2018.4.1-2018.6.30),蚂蚁金服一度扭亏为盈,税前利润总额为24.27亿元。

阿里巴巴称,亏损主要是用于维持蚂蚁金服本季度在用户获取、产品创新和国际化扩展方面的投资。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季度,蚂蚁金服加大了投资力度,提升其在金融服务领域的技术能力,以获取更多用户并抓住增长机会。

根据此前的协议,蚂蚁金服每年需向阿里支付知识产权及技术服务费,金额相当于蚂蚁金服税前利润的37.5%;同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有权入股并持有蚂蚁金服33%的股权,并将相应的知识产权转让给蚂蚁金服,上述分润安排同步终止。

过去五个季度(2017.1.1-2018.6.30),阿里来自蚂蚁金服的利润分成总额为58.5亿元,五个季度分别为7.89亿元、19.66亿元、19.95亿元、1.96亿元以及9.1亿元。

财报还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季度,支付宝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其中70%用户使用3项及以上支付宝的服务。

阿里巴巴集团CEO官张勇表示:“阿里巴巴再度收获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强劲季度。尤其是截至9月底止12个月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增加2500万,达到6.01亿规模。集团各项业务带来的协同效应,体现了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力量,这在即将来临的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中将进一步得到展现。在我们的新零售战略下,阿里巴巴正在实现自身的愿景,即通过集团的技术及消费者洞察来赋能传统零售商,帮助他们通过门店运营的数字化重获增长动力。”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武卫表示,“本季度,我们以54%的强劲收入增长,再次领先所有同业。尽管本地服务、物流、娱乐及国际扩张方面的重大投资,对本季度整体盈利水平的增长带来些许影响,但核心电商业务的盈利及现金流增长依然表现强劲,让我们能够对战略领域和技术持续进行投资。”

本季度,核心电商经调整EBITA为298.07亿元,同比增长13%,不计饿了么、菜鸟网络并表的影响,以及积极投资本地生活、国际扩张相关支出,核心电商经调整EBITA将同比增长27%至356.42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自由现金流为160.33亿元。核心电商业务强劲的利润和现金流增长,为在新零售、新技术和新制造方面持续投资新的增长机遇、布局未来提供雄厚保障。9月集团宣布了一项美国存托凭证回购计划,以执行早前宣布的60亿美元股份回购项目,截至2018年11月1日已回购约912万股,总收购价格达到约13.3亿美元。

受财报影响,阿里巴巴股价在周五盘前大涨逾6%,但截至收盘,阿里巴巴股价下跌2.42%,报收于147.59美元。

第二财季财务分析

营收

阿里巴巴集团第二财季营收为人民币851.48亿元(约合123.9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551.22亿元增长了54%。营收增长主要是因为中国电商零售业务实现了稳健增长,阿里云营收的强劲增长,以及整合菜鸟网和饿了么等业务。

核心电商业务

第二财季来自中国电商零售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541.51亿元(约合78.85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的人民币395.57亿元增长了37%。中国电商零售业务营收的强劲增长,主要受包括新零售业务在内的其他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51%的推动。其中,客户管理业务营收为329.20亿元人民币(约合47.93亿美元),同比增长25%;佣金营收为131.36亿元人民币(约合19.1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00.59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1%;其它营收为80.95亿元人民币(约合11.7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2.26亿元人民币大幅增长了151%。

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这12个月里,中国零售平台的年度活跃用户数量为6.01亿人,比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5.76亿人净增2500万人,比截至2017年9月30日时的4.88亿人增长了23%。

2018年9月,中国零售平台的移动单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6.66亿人,比2018年6月的6.34亿人净增3200万人,比2017年9月的5.49亿人增长了21%。

第二财季来自中国电商批发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24.97亿元(约合3.6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7.14亿元人民币增长了46%,这部分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来自于1688.com平台上付费用户的平均营收有所增长。

第二财季来自国际电商零售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44.64亿元(约合6.5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28.78亿元人民币增长了55%。

第二财季来自国际电商批发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20.22亿元(约合2.9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6.51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2%。

第二财季来自菜鸟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32.06亿元(约合4.67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从2017年10月中旬整合菜鸟业务。

第二财季来自消费服务的营收为人民币50.21亿元(约合7.31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从2018年5月整合饿了么。

第二财季来自云计算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56.67亿元(约合8.2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29.75亿元人民币增长了90%,主要受高附加值产品和服务营收的增长,以及付费用户数量增长的推动。

第二财季来自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59.40亿元(约合8.6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47.98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4%,这部分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UCWeb提供的移动增值服务(比如移动搜索、新闻推送、应用和游戏发布以及优酷土豆贡献的营收等)和优酷土豆订阅营收实现了增长。

第二财季来自创新计划和其他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10.66亿元(约合1.5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8.87亿元人民币增长20%。

成本与开支

第二财季营收成本为人民币716.47亿元(约合104.32亿美元),占营收的84%;上年同期的营收成本为人民币385.38亿元,占营收的70%。除去股权奖励支出的影响,营收成本在营收中的占比由上年同期的38%增加到53%,这一增加主要是由于新零售业务和Lazada库存成本,整合菜鸟网络和饿了么,优酷原创内容支出的增加等因素所致。

第二财季的产品研发开支为人民币83.65亿元(约合12.18亿美元),占营收的10%;上年同期的产品研发开支为人民币50.83亿元,占营收的9%。除去股权奖励支出的影响,产品研发开支在营收中的占比为6%,上年同期为6%。

第二财季的销售和营销开支为人民币91.06亿元(约合13.26亿美元),占营收的10%;上年同期的销售和营销开支为人民币62.66亿元,占营收的10%。除去股权奖励支出的影响,销售和营销开支在营收中的占比为10%,上年同期为10%。

第二财季的总务与行政开支为人民币47.79亿元(约合6.96亿美元),占营收的6%;上一财年同期的总务与行政开支为人民币34.39亿元,占营收的6%。除去股权奖励支出的影响,总务与行政开支在营收中的占比为4%,上年同期为4%。

第二财季的股权奖励开支为人民币70.43亿元(约合10.2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46.86亿元增长了50%。股权奖励开支在营收中的占比为8%,上年同期为8%。

第二财季无形资产摊销费用为26.11亿元人民币(约合3.8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748亿元人民币增长了49%。

运营利润和运营利润率

运营利润为135.01亿元人民币(约合19.66亿美元),占到营收的16%,较去年同期的165.84亿元人民币下滑19%。原因是整合饿了么和菜鸟,对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和其他战略项目进行投资,以及股权奖励支出和折损支出的增加。

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267.10亿元人民币(约合38.89亿美元),同比增长7%;核心电商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298.07亿元人民币(约合43.40亿美元),同比增长13%。

利润

第二财季净利润为人民币182.41亿元(约合26.5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74.08亿元增长5%。

不计入股权奖励开支、非现金重新估值收益和部分其它特定项目在内的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34.53亿元(约合34.1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20.89亿元增长6%。

第二财季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00.33亿元(约合29.1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76.68亿元增长13%。

第二财季每股美国存托凭证摊薄收益为人民币7.62元(约合1.11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78元增长12%;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第二财季每股美国存托凭证摊薄收益为人民币9.60元(约合1.40美元),较上财年同期的人民币8.57元增长12%。

资产负债表

截至2018年9月30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1718.75亿元(约合250.25亿美元),低于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人民币1772.83亿元。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的环比减少,主要是因为收购移动电商平台Trendyol和对分众传媒进行投资,抵消了当季通过运营活动产生的160.33亿元人民币(约合23.34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

截至2018年9月30日,阿里巴巴集团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314.07亿元人民币(约合45.73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自由现金流为160.33亿元人民币(约合23.34亿美元)。

阿里巴巴集团第二财季用于投资活动的净现金为人民币315.84亿元(约合45.99亿美元)。

员工数量

截至2018年9月30日,阿里巴巴集团员工总数为93397人,截至2018年6月30日为86833人,净增员工6564人,主要因为整合新收购业务,以及在消费服务和云计算领域进行扩张。

业绩展望:

展望未来,阿里巴巴集团把本财年营收预期调整至人民币3750亿元至人民币3830亿元,较先前的预期调整4%至6%。阿里巴巴表示:鉴于当前宏观经济条件的不确定性,最近集团决定短期内不会变现随着旗下中国零售平台用户及互动增加而递增的广告库存,希望此举可让平台上的中小企业获益。

阿里巴巴高管解读财报:从未依据利润和亏损来管理公司业务

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董事长蔡崇信、CEO张勇及CFO武卫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美银美林分析师梁伟亮(Eddie Leung):管理层刚才谈到了阿里巴巴国内电商业务遭遇的宏观经济挑战,可否谈一谈您们对本地服务部门以及海外业务运营趋势的看法?因为我们看到这些业务也受到相同趋势的影响。另外,可否谈一谈新电子商务法的潜在影响?

张勇:受冲击最大的品类包括耐用消费品、大件物品以及消费电子产品。至于本地服务部门,因为这些基本上是要求用户订餐及去餐厅消费的服务,所以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众所周知,我们将饿了么与口碑的管理团队合二为一,他们已经根据本地市场的运营结构做了微调,做好了执行新战略的准备,所以我们对这方面的进展非常满意。

至于国际市场,每个国家的情况各不相同。举例来说,东南亚的市场情况就因国家不同而异。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印度尼西亚就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我们就加大对了Lazada的投入,继续发展这项业务。阿里巴巴并未受到这些国家宏观经济变动的重大影响,但我认为我们仍然保持谨慎地乐观。

武卫:至于新电子商务法的潜在影响,虽然这项法律已经审议通过,但详细信息并不清楚,但我们认为政府会对所有这些扶持做出全面考量,促进优质电商平台在帮助中小企业方面的发展。有人会提出电商征税影响的问题,以及对平台上的商家最终会征多少税,我认为这是一个需要我们与税务机关合作,进行长期探讨的话题。我们认为税务机构已经对阿里巴巴平台产生的增值税做了详尽调查。我们将来会密切监督和追踪执行情况。

高盛银行分析师Piyush Mubayi:第一个问题,看了一下阿里巴巴营收指导预期,你们写到公司最近决定不会对平台上的短期增量广告库存进行商业化,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这样做的原因以及短期影响。第二个问题,根据我们的评估结果,阿里巴巴信息流广告商业化的当前状况与三年前的移动广告商业化一样,不知道你们是否认同这种观点?

武卫:大概在45天前,也就是我们在杭州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我当时说过公司并未对营收指导预期作出更新。所以说这是一个最新的决定。根据商家面临的不利经济环境,我们维持非常高的营收增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以,在这种条件下,我们经过商讨,决定不对短期增量广告库存(incremental inventory)进行商业化。我们此前说过,推荐信息流增长、新用户增长以及互动率增长都非常不错。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考虑到经济状况后作出了这一决定,这是其一。

此外,展望未来,我们的工作一方面是帮助商家,另一方面是不要急于实施商业化。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时间对商业化产品进行改进,向用户提供新的价值。我们认为这代表了一个转型期。推荐信息流向我们展现了一个鼓舞人心的增长趋势,不仅仅是流量的增长,还有转化率的增长。但是,我们并不认为我们现在为商家创造的价值,与我们在10年或15年前给他们创造的价值一样。正如我所说,这不仅体现了交易价值,还有消费者参与价值。它给商家提供了相关工具和可能性,让他们去运营和管理他们的消费群体。

所以,商家不仅是在花钱购买短期GMV,也是在获取未来的GMV能力方面进行投资。一旦商家能管理他们的消费群体,那么相对于其他商家,或者说没有这种工具的竞争对手,他们就有了竞争优势。这基本上是我们面临的宏观经济和内部环境,让我们觉得花更多时间改进商业化产品,对公司而言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格雷丝·陈(Grace Chen):我的问题同样关于阿里巴巴本地业务,管理层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下饿了么和口碑合并以后的最新进展?这两项业务合并以后,阿里巴巴提没提出新的业务战略?想要取得什么样的经营和财务目标?

张勇:我们不久前刚刚宣布合并这两项业务,今后我们将通过一个团队来运营合并后的本地服务业务。实际上,你从这一决定不难看出,我们仍然发现这两项业务之间存在大量协同效应。一方面,口碑业务与餐厅服务有关,而外卖业务则是从餐厅到用户家中。所以说,口碑和饿了么基本上服务的是相同的客户群体,也就是餐厅。

我们确实看到了大量协同性,不仅体现在业务层面,还体现在运营层面,提高了运营效率。在建立了新的实体以后,我们确实准备向更多区域、更多城市进行渗透,为我们的用户提供多样化服务。

花旗银行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我的问题关于整个广告业务。管理层刚才提到的推迟追求商业化会持续多长时间?除了不急于实施商业化外,针对即将到来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大品牌或全球性品牌在广告预算是否有所调整?面对经济形势低迷的情况,阿里巴巴是否会采取进一步措施,对佣金收入进行补贴,让小型商家可以放心地提供促销优惠?

武卫:第一个问题关于我们何时进行管理,以及暂停实施商业化会持续多久。我认为,无论何时何地,有两件事是已经准备好的。一是产品,二是商家。一方面,只要商品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探究新的商业化机会,更好地反映出我们新创造的价值,所以这需要一点时间。另一方面,商家是否准备好,与宏观经济环境有关。一旦他们不再受到宏观经济不确定性的压力,而且掌握新的产品模式,真正发现新广告形式的真正价值,那么我们就对阿里巴巴提供给他们的价值充满信心——相比业内竞争对手,除了阿里巴巴,没有一个能向商家提供这种全面价值。

张勇:说到广告服务的现有供应问题,我并不认为这会影响到现有市场需求。我们现有的广告库存已经进行了商业化,而且通过向不同类型的广告主提供商业产品实现了这一目标,无论是大品牌还是中小企业。所以,大品牌和中小企业都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双十一促销做好了充分准备。我们相信所有人都会参与到这个盛大的购物节当中,他们还将利用此次机会推高销售量,同时与许多新顾客互动。

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你们当前所做的工作是帮助商家学习和适应新的移动市场平台吗?你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确保商家在宏观经济环境变好时充分利用这些变化?第二个问题,本季度云计算业务表现强劲,管理层能否分享一下哪些行业推动这项业务的强劲表现?

张勇:我们需要花一点时间来教育商家,让他们了解我们在这个移动时代创建的新消费者旅程——新的移动界面就是推荐流程。实际上,今天我们的团队正在努力培训商家,并向他们展示如何利用新的移动界面来进行销售,同时还可以参与管理客户并创建新的需求。我认为这需要一些时间,但基于我们的经验,实际上商家对于壮大自身业务的新方法非常敏感。他们具有快速学习能力,我相信他们实际上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掌握新方法。

武卫:我来补充一点。我们在这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专门有一个由张总亲自领导的团队来处理这个问题。这个团队包括来自不同部门的人员,包括商家服务、淘宝和技术团队。关键是,我们如何才能让商家了解这一新价值。这是他们无法从其他服务提供商那里获得的价值。

蔡崇信:关于云计算问题,我认为它在本季度和过去几个季度的强劲表现体现在媒体和娱乐领域,包括流媒体视频和短视频。我们刚刚与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Olympic Broadcasting Services)达成协议,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赛事制作提供云计算服务。

汇丰银行分析师宾妮·王(Binnie Wong):我的问题关于新版淘宝中的推荐信息流。管理层能否详细谈一谈推荐信息流商业化全面实施的时间?此外,阿里巴巴的推荐信息流和利润率,与核心搜索业务相比有何不同?最后一个问题关于产品类别。你们是否认为有些产品类别更适合推荐信息流?你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勇:正如我们在新闻稿中所说,其实考虑到今天的宏观经济状况,我们决定不对这些增量广告库存实施商业化,我的意思是说推荐流程和其他新用户参与活动,同时支持我们的商家在今天的条件下更好地经营。我认为我们这样做了,但从技术上讲,我们也在努力准备合适的商业产品,为商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帮助他们为自身业务创造更多价值。

至于哪个类别和产品更适合推荐,我认为一般来说,推荐是为了实现发现的目的,所以我们将帮助商家获得新用户,并让消费者识别和发现新产品,而且新产品会超出他们的期望。我认为这是商家和消费者的目的。正如我之前所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建立了非常全面的产品和消费者信息图谱,以及用于产品和消费者的知识图谱。我认为这对推荐信息流的成功非常重要。当然,这也是由AI和技术驱动的。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格雷戈里·赵(Gregory Zhao):管理层可否对未来两三年营收贡献下降的产品类别进行排名?还有就是推荐信息流,我们知道你们推迟了商业化。管理层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最新情况,比如说升级到新版推荐信息流的用户比例,根据我的理解,推荐功能对广告业务的营收贡献很小,但可以有助于提升你们一月份的增长,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武卫: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在核心商业中进行投资的领域是本地服务、全球化、新零售和物流。现在,我们非常肯定阿里巴巴将会继续投资,致力于投资本地服务的全球化、新零售和物流等所有这些领域。至于顺序问题,它可能会随着时间和市场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所以顺序会有可能发生改变的。

张勇:我们从未依据利润和亏损来管理公司业务。实际上,我们注重战略价值,但我们确实很自律,在如何发展这些新业务方面,我们具有非常明确的商业计划。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在处于发展正轨上。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格雷戈里·赵(Gregory Zhao):根据我的理解,推荐新功能旨在帮助商家推广他们的产品,这可能有助于推动天猫、淘宝的GMV增长,但在短期内,对广告收入的推动作用可能没那么大。我说的对吗?

张勇:我认为新的淘宝界面,实际上会增强商家和客户的体验。从客户角度看,我认为实际上消费者可以通过这些推荐流程享受探索和发现的乐趣,这将增强他们对我们平台的粘性——我们总在说阿里巴巴正在帮助用户消磨时间,即使没有任何特定的购物目的,他们仍然会回来享受这个建议。所以,我觉得这对消费者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如果人们在我们的平台上花更多时间与我们互动,我认为GMV自然而然会出现增长。

SunTrust Robinson Humphrey分析师优素福·斯夸利(YoussefSquali):武总,你刚才说在新的营收预期中,最大的亮点将来自中国零售业的客户管理收入。这项业务的利润率更高。你如何看待收入调整对利润带来的影响?换句话说,为了有效地达到华尔街预期的EBITDA利润,管理层是否重新评估短期的投资水平?

武卫: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但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大体方向。首先,无论利润水平增长如何,都会受到客户管理收入增长的影响,因为这项收入的利润率更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今天所做的投资都是我们认为具有高潜力的领域。一旦我们进入这些市场,这项业务的总目标市场可以大幅扩大。我们坚持不懈地继续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这意味着当你看到收入和支出时,可能没有紧密联系在一起。这项收入来自客户管理,其他则来自本地服务。

正如张总所说的那样,我们在投资和支出方面都非常自律。因此,我们在看待这些新投资领域回报时,并不注重现阶段的财务回报,特别是随着业务的发展和市场份额及用户群的增加,我们更着眼于长远发展。因此,如果我们对这种增长感到满意,我们将继续展开投资并期待着在以后有所收获。

蔡崇信:从哲学上讲,我认为在我们进行投资时,我们不会考虑所谓的保护现有核心业务的利润率。不过,我们确实为我们的投资准备了相关指标,例如,在本地服务、娱乐和国际业务方面的投资。根据业务增长阶段的不同,它可以基于业务量或用户数量或重复购买率来展开评估。根据这些业务的发展阶段,我们会评估很多指标。

我可以肯定地说,有很多业务适用于拿这些指标来衡量。但是,有关这些新投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确保他们拥有合适的人才、合适的管理团队。我们合并饿了么和口碑业务,交由一个管理层进行运营,就是这样的一个举措,我们非常有信心,如果我们有了合适的人才,那么就可以有效执行既定战略。

PC文章详情
贷款攻略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ETC记账卡什么意思,ETC记帐卡和储值卡有什么不同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