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新加坡逐梦区块链:困在马六甲的白日梦
新加坡逐梦区块链:困在马六甲的白日梦
西出印度洋,东连太平洋,马六甲海峡是亚洲大陆的“海上生命线”。1965年8月独立之后,新加坡开始独享马六甲海峡的地理优势,如今已是欧、美、非洲国家进入亚洲市场的跳板,也是亚洲国家走向国际市场的第一站。


世界和平的表象之下暗潮涌动了几千年,马六甲海峡这块肥肉始终有人虎视眈眈。新加坡能以弹丸之地斡旋在列强的坚船利炮之间,靠的一直是金融这把利剑。

如今,新加坡背靠火速崛起的亚洲,面朝如狼似虎的欧美,“亚洲四小龙”的名号逐渐没人再提及,金融大厦岌岌可危。

区块链的风口席卷全球时,新加坡迫不及待地张开了怀抱。

年金融梦

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新加坡顺势进行金融改革,描绘了打造世界级金融中心的蓝图,全力打造七大金融支柱。时任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于1998年1月起兼任金融管理局(MAS,MonetaryAuthorityofSingapore)主席,并牵头成立金融工作服务小组,负责整体推进。


据2018年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名报告,新加坡是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也是亚洲重要的服务和航运中心之一。

实际上,新加坡在外汇交易、衍生品交易、离岸金融、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等诸多金融领域早已超越香港,呈现出向瑞士看齐的态势,新加坡模式也一度成为奇迹的代名词。

新加坡对“亚洲十字路口”的地理优势从来都只是利用而非依赖,再加上稳定的政治秩序、金融融资的便利环境、中立国身份,新加坡就像是在亚洲复制了一个瑞士。

然而,新加坡的经济在2016年就已辉煌不再,经济增速开始放缓,房价连续13个季度下跌创下记录,同时失业率飙升。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和对人才资源的倚重逐步暴露了其没有核心竞争力的短板,全球经济的动荡也让新加坡外向型经济的脆弱与敏感展露无遗。

2016年11月,中国-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通航,对马六甲海峡的地位无疑是严重的打击,规划中的克拉地峡运河更让新加坡雪上加霜。南太平洋的天边堆满了乌云,新加坡人金融大梦方醒,已抱紧了区块链准备再梦一场。

政策扶持

2016年以来,新加坡几次更新监管政策,本就友好的税收制度加上宽松的政策环境,吸引了禁止ICO的中韩企业再度下南洋。

2016年5月,新加坡政府成立“金融科技办公室”(FinTechOffice)。

2016年6月,MAS推出“监管沙盒”制度,规定企业可以在事先报备的情况下“无后果试错”,ICO被允许申请进入“监管沙盒”试运营,这让新加坡迅速成为全球范围内对ICO最友好的国家之一。

2017年1月,新加坡政府承诺在未来五年将划拨2.25亿美元用以资助互联网金融项目发展。

2017年8月,MAS发表关于ICO监管的声明文件,文中表示如果发行的数字货币具有资本投资属性,就可以视为股份或集资投资行为,根据新加坡《证券期货法》,将受到MAS的监管。如果和MAS注册发行货币的内容经过相关调查并获得许可,就可以进行ICO。


2017年11月,MAS又发布了《数字代币发行指引》,作为对上一份声明文件的补充,进一步明确了MAS的监管内容。

2018年4月,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推出了“金融科技绿色通道”,将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相关专利的审批时长从两年缩短至六个月。

2018年5月,MAS指出,当前单层的“市场认可运作者”(RMO)监管框架已无法满足由新兴技术带来的新型商业模式需求。因此,MAS建议推出一种“三层结构”,以降低小规模交易平台的市场准入门槛。

2018年5月24日,MAS发表了“对数字货币交易所和首次币发行项目发行商的警告”。警告新加坡的八个数字货币交易提供商,如未经MAS授权,则禁止上架具有证券期货属性的数字货币。

新加坡的监管沙盒制度源自英国,ICO监管模式又与瑞士异曲同工。此时,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这两项发展国民经济的劣势转化为了优势,所谓船小好掉头,举全国之力发展一个行业到底容易太多。

全球ICO中心

新加坡已下定决心发展金融科技,并已逐步成为全球企业区块链掘金的新大陆,更是全球ICO中心。

目前,新加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数量超过50家,其中活跃的将近20家。据Funderbeam统计,新加坡已成为全球第三大ICO发行国,仅次于美国和瑞士。除了宽松的监管环境之外,新加坡在发展金融科技方面还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

作为“亚洲的十字路口”,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使新加坡成为移民国家,这里曾先后被英、日等国长期统治,也曾是中国人下南洋的落脚点。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欧亚人四个种族组成了新加坡的五百多万人口。不同民族在此汇聚融合,抹平了语言方面的障碍,为吸引人才创造了便利条件。

人才储备充足造就了良好的学术氛围和技术优势,也吸引了资本的涌入,为产业发展创造了条件。

2018年7月,新加坡国立大学宣布将开设区块链课程。几个月前,MAS还宣布将与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合作,共同建设新加坡金融科技行业的人才库。

从外因上看,中韩两国禁止ICO之后,新加坡顺势承接了很多ICO项目。

2017年10月31日,火币中国宣布全面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随后,火币将全球业务总部搬至新加坡。

2018年6月,中国最大的以太坊钱包供应商imToken宣布已迁移到新加坡。

同时,新加坡的财富管理和私人银行业极其发达,据统计,新加坡金融机构的资产在管规模从1998年至2013年翻了10倍达到1.82万亿新元,在全球排名仅次于瑞士。这些资产为新加坡发达的银行和投资业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区块链应用落地

ICO的火爆催生了区块链孵化器,新加坡的区块链孵化器数量目前已超过10个。除此之外,新加坡在区块链技术落地方面也不落人后。

2016年8月,新加坡大华银行(UOB)启动其首个孵化器项目FinLab,重点关注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和智能合约服务。

2017年10月,MAS与新加坡银行协会(ABS)联合发布了一系列分布式账本原型,这是“ProjectUbin”项目第二阶段的研究内容,该项目于2016年开始,旨在创建新加坡元的代币化版本。

2018年6月,新加坡智慧国及数码政府署推出“数码政府蓝图”,通过六大策略加强政府服务,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兴技术,5年内普及电子支付和电子签名。

2018年7月,新加坡电子政务服务提供商CrimsonLogic宣布推出getOpenTrade区块链,是一个专注于跨境贸易的区块链平台。

2017年10月,MAS高管拉维·梅农(RaviMenon)在一次演讲中透露,新加坡已经拥有50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公司,生态系统得到了当地研究机构、风险投资人和主要科技公司的进一步支持。

新加坡的区块链应用项目覆盖了电子政务、金融科技、技术研发、交易游戏、社区等多个领域。

携手国际

2016年10月,MAS与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建立了金融科技领域的双边合作关系。

2017年5月,瑞士财政部长表示,新加坡和瑞士将在金融科技领域展开合作。

2017年6月,MAS和美洲银行监管协会(ASBA)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加强FinTech生态系统之间的协作和交流。

2017年10月,MAS与印度安得拉邦政府签署了一份协议,将展开区块链项目开发方面的合作,双方将特别关注数字支付,并着重打造区块链科技相关的教育资源。

同月,MAS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签订金融科技合作协议,双方将打通区块链技术开发的贸易金融平台。

2017年11月,“新加坡金融技术节”上,MAS宣布与加拿大央行合作进行Ubin项目,共同探索代币化新加坡元与区块链跨境支付。

2018年3月,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SFA)和日本金融科技协会(FAJ)宣布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以共同促进金融科技的发展。

2018年4月,中国和新加坡合作完成首次全区块链商品交易,中石化集团旗下子公司中石化能源科技通过区块链技术将一批汽油从中国泉州运至新加坡。

国际合作方面,MAS下手稳准狠,也保持了新加坡政府惯用的和平、中立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然而,多项国际合作都仍处在研究阶段,除Ubin项目外都尚未有完整落地。或许国际间的合作研发需要更多的时间,但风口上的区块链行业最缺少的也恰恰是时间。

巨头试水

政策牵头,资本与人才汇聚,新加坡的大公司也纷纷试水区块链。

提到新加坡的大公司,就不得不提淡马锡。淡马锡公司成立于1974年,是由新加坡财政部负责监管、以私人名义注册的一家控股公司。其在新加坡国内的影响力很难找到其他国家的某个公司进行对比。

2017年5月,淡马锡参与了R3区块链联盟的1.07亿美元融资。2018年7月,淡马锡中国区总裁吴亦兵表示时刻关注着区块链的最新发展动向,看好区块链技术的长远发展。淡马锡中国区执行总经理吴海也曾明确表示,淡马锡对区块链技术在行业的应用很感兴趣。

星展集团(DBSGroup)是亚洲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之一。2018年2月,星展银行与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在上海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区块链创新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新加坡华侨银行(OCBC)是新加坡历史最为悠久的本地银行,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同样“历史悠久”。2016年11月,华侨银行成功完成了一笔区块链支付,随即公布了一项区块链支付解决方案,并宣布将在东南亚启用基于区块链的银行间支付。

终究是梦?

2017年6月,已故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联合发布了一份长达6页的联合声明,指责新加坡现任总理、李光耀长子李显龙滥用职权。李光耀于2015年去世之后,新加坡长期积累的社会矛盾正逐渐爆发,经济下滑严重,失业率上涨。而在此时间节点上,二人指责李显龙的理由是其滥用总理职权,不顾李光耀生前的意愿,不肯拆除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

实际上,新加坡在国际金融领域和外交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时间段和李光耀掌控政权的时间段几乎重合,而在其去世后这个民主国家因为接班人问题闹得兄弟阋墙,“后李光耀时代”的狮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我们无法找到一个新加坡能重返巅峰的过硬证据,即使它在发展金融科技方面有那么多的优势。

可惜,政策会随着执政者变动,资本和人才随时在流动,新加坡发展区块链的所有优势里,只有马六甲是别人拿不走的。即使新加坡在太平洋上复刻了一个瑞士,或许终究只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梦,梦的开关还不在自己手里。

关于你想知道的有钱花的最全攻略,关注微信公众号:有钱实验室,回复“有钱花”获取。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新加坡逐梦区块链:困在马六甲的白日梦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去杠杆化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