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银行理财 多家农商行不良激增评级遭下调 风险真实暴露远比数据重要
多家农商行不良激增评级遭下调 风险真实暴露远比数据重要

在上市银行普遍业绩回升、不良企稳的当前,个别农商行却在加速暴露风险。继贵阳农商行不良攀至20%后,近日,河南修武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年底不良贷款率达20.74%,拨备覆盖率为43.44%,资本充足率则跌至负值,为-0.75%。

除了不良贷款率高企,今年以来,至少有5家农商行被第三方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等级。深耕地方经济成为影响农商行发展的双刃剑:一方面扎根本地网点深度下沉可分享地方经济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农商行业务单一、风险承受能力差的弊端。

频繁的暴露风险是农商行的个别现象还是行业被掩盖的不良资产“冰山一角”?考虑到今年以来已有两家农商行IPO暂缓,风险是否会传导至整个农商行群体无疑是当前市场对农商行最大的担忧。对此,《投资者报》记者从多位受访人士处得到共识,不良率上升并非全行业的问题,不良加速暴露只是历史遗留风险出清的过程。

3家农商行不良飙升

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农村商业银行数量达到1262家,预计2020年农信社改制基本完成后,我国农商银行数量将达到2227家,数量上将在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占据绝对优势。

一直以来,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3.26%,远高于同期大型商业银行(1.5%)、股份制银行(1.7%)以及城商行(1.53%)。值得注意的是,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是最低的,今年一季度,全国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仅为158.94%。

尽管如此,今年以来,农商行接连爆出极高不良贷款率也着实让市场吃惊。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2017年末的19.54%;资本充足率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贵阳农商行也因此被中诚信国际下调了主体信用等级。

随后,河南修武农商行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年底的4.5%猛增至2017年年底的20.74%,拨备覆盖率则同期由191.06%降至43.44%,资本充足率从12.92%下跌至-0.75%。

此外,山东邹平农商行2017年底不良贷款率也升至8.7%,同期拨备覆盖率与资本充足率降至60.8%、7.12%。

今年2月份,原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即最低要求为120%。此外,根据相关要求,截至今年年末,农商行等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从数据对照来看,贵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以及山东邹平农商行均不符合监管要求。

5家农商行评价下调

受资产质量等原因影响,今年以来有6家银行信用等级被下调,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

具体来看,今年1月,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山东五莲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上海新世纪资信决定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并将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5月,东方金诚将山东广饶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截至6月底,中诚信国际将贵阳农商行评级由AA-下调到A+,评级展望为稳定;7月10日,评级机构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

《投资者报》记者发现,除了吉林蛟河农商行是踩雷“侨兴债”导致同业业务风险,评级机构下调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的主要理由是担忧区域经济环境下行导致信贷资产质量恶化。

中诚信国际指出,地区经济发展持续下行使山东五莲县当地中小型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部分企业杠杆率过大导致资金链断裂,受环评政策影响,产能过剩及排放不达标的企业被关停,难以还本付息。同时,当地企业之间形成的担保圈较多,进一步加大了信用风险。而且受不良贷款大幅反弹影响,拨备计提压力仍然较大。所以下调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

东方金诚表示,下调广饶农商行与山东邹平农商行的评级是因为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两家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该行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且大额贷款占比较高,行业和客户集中度维持高位,导致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率均有较大攀升,考虑到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资本充足率均已低于监管要求。

行业整体风险可控

从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情况来看,农商行的贡献率仅次于国有大行,今年一季度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全国农商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6.3万亿元,占商业银行小微贷款余额的26%。可以说,农商行的信贷质量直观反映区域经济的趋势。

对于上述几家农商行近期的风险暴露是否会扩张至整个银行行业,专家观点并不一致。对行业颇有研究的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2017年以来,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依然艰难,主要定位于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农商行资产质量必然面临较大的挑战。有一些实力较差的农商行,风险开始暴露。当前,农商行的资产质量较其他类别机构有更大的压力,普遍存在资产质量风险,如近期爆出不良率猛增的银行也均为农商行,在此背景下,农商行的风险扩大至行业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不过行业人士则给出不同看法,中信证券银行团队研报认为,农商行不良率的攀升,一方面是部分银行自身管理的问题,导致存量风险积累;另一方面则源自今年以来监管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引导银行积极暴露风险。比如,贵阳农商行是将9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导致数据上升,邹平农商行则是因新发风险。尽管农商行不良率整体有所上升,但是“暴涨”的仅仅是个别银行,并非全行业。

此外,上述研报还认为,部分农商行前期由于经营不善导致的资产问题并未及时准确反映,当前政策引导下风险集中暴露,部分地区不良率不排除上升可能,但不具备全行业的代表性。截至2017年末农商行总资产11.3万亿元、占行业比重仅11.54%,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小。

《投资者报》记者 闫军

想了解更多有关贷款、信用卡理财的小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有钱实验室,回复“有钱”获取


PC文章详情
银行理财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贵州福泉农商行2018年三季末不良贷款率7.08%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两地上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