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打算回老家给太平间看大门!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打算回老家给太平间看大门!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很多网友的名言。

可是不打工,要怎么来钱呢?毕竟活下来才是王道。

可能有人想的是直播或称为网红之类,有网友在天涯发帖说自己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了,打算回老家子承父业,给太平间看大门!

不是小编诓你,天涯上就有网友发帖这么说。

下面是天涯网友@天赐三千的帖子内容:

打开手机通话界面,犹豫良久,我还是没能狠下心拨通这个熟悉的号码。

交给天意吧。

掏出枚硬币拇指一弹,硬币翻着跟头飞向天空。

“如果是正面我就打这通电话,如果是反面就再等等。”

我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对自己说。

两秒钟后我就有了个新发现,那就是一块钱硬币砸在脑门上还是挺疼的,疼的我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缓了一会儿我又发现了个问题,那枚硬币不知道滚到哪儿去了,不见了。

算了,看来天意也有不靠谱的时候,还是打吧,我可舍不得再多搞丢一枚硬币。

按下拨号键,彩铃声和我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听起来很乱。

“喂?咋想起给老子打电话了?不像你啊!”

手机听筒里响起了我熟悉的声音,清了清嗓子,我冲着手机用力吐出一个字:“爸…”

对面毫不客气的说道:“说吧,啥事?你小子除了上学那会儿没钱时能想起还有我这么个爹,平时啥时候给老子打过电话?有屁快放!”

我斟酌着说道:“爸…我想回老家发展,首都…不…我想多陪在你们身边,毕竟您二老只有我…”

“混不下去了是吧?跟亲爹就别矫情了,外面不好混就回来,老子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嘛?没指望你成龙成凤,只要你过的开心就好,想好回家后干啥工作了没?咱们这县城跟首都可没法比啊。”

父亲打断了我的话,一如既然的简单粗暴,却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心安。眼眶有些发涩,唉,真给他老人家丢脸,当初离家前在酒桌上和父亲吹牛时,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有一天会沦落至此…

整理了一下情绪我对着手机说道:“具体的…还没想好,其实…其实我不会一直在老家,就是…”

“行了,别废话了,既然是这样,那就按咱们中华民族的老传统,子承父业吧。唉,你爹我跟你妈岁数也确实大了,这两年越来越没有年轻时那股拼劲了,但家里的事业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正好你回来,那就把老子的事业交给你打理得了。”

父亲话刚说完我就一脸黑线,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唉,爸,您这心意我领了,可您的工作不就是在咱们县医院给人家看大门嘛?咋您老这语气就好像给我准备了亿万家产似的?”

对面的父亲立刻提高音量骂道:“哟嗬?!小兔崽子瞧不起你爹这买卖是吧?小样的,你特么就是在城里呆了几年就心高气傲太把自己当回事,看大门咋了?你以为大门是谁都能看的嘛?老子跟你说,这事儿还就这么定了,回老家可以,给你两条路,一,接老子的班,继续看大门,顺道磨磨您那清高的性子;二,啥也不干,跟家呆着啃老,我们老两口养活你直到我们俩累死,你选一个吧!”

“就没有第三条路吗?”我恳求着,父亲斩钉截铁的答道:“没有!咋了?怕你自己不能胜任啊?放心,跟你说个事儿,应领导要求,咱们县医院年内就要改造成方圆八百里内最大的中医院了,所以现在啊,医院已经停止营业了,你回来只要看着点,别让小偷把咱县医院的空大楼给搬走就行,别的啥也不用干…对了!”

父亲忽然一嗓子吓了我一跳,我赶忙问道:“咋了爹?”父亲放缓语气说道:“说起来…咱县医院也不是完全停工,主楼现在虽然空了,但是因为县医院的那个太平间是咱全县唯一的太平间,所以没法停工,毕竟哪天会死人谁说了也不算啊。你回来除了守着医院大楼外,还得帮忙盯着太平间,在咱们县城,横死的人,第一站可都是去那儿…”

看守太平间?和死人打交道?

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和他一样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所以对尸体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额外的恐惧,或者其他一些什么奇怪的想法。而和死人打交道…似乎确实要比跟活人打交道容易的多,毕竟死人不会一边跟我称兄道弟,一边背后狠狠的捅我一刀。

又和父亲确认了一些细节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按他老人家说的,原本的县医院被搬到了县城边上一块僻静的郊区,那边的新医院已经盖好,所有的医务工作者也都已经挪过去开始上班了。而父亲看守着的这家旧的县医院,所处的位置相当于我们县城的CBD,周边十分繁华,上面正是因为要刻意扶持中医产业,所以才把原本中西医结合的县医院从这种地段搬走,而留下的医院旧址则会改建成一个纯粹的中医院。

说白了,行医救人也是打开门做生意,从这所处地段的变化可以看得出,上面真的是很把中医当亲儿子了。

中医院的建设还在筹备中,按父亲的意思,旧的县医院大概会有三个月到半年的闲置期,而我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做好一个看门人应该做的事。

太平间这种地方,放眼整个医院,不敢说是科技含量最高的所在,但绝对算是能源消耗最大的地方。毕竟里面每一笼每一屉都是要保持制冷的,那在耗电方面就是个大事,而且现在太平间里就停放着一些尸体,为了节约资源,也为了不必冒多重风险去运输这些冻尸,所以县医院的太平间就要一直保持运行,该接的客还得照常接。

其实我明白,父亲之所以让我接他班干这份活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想让我完全闲着,毕竟人如果太闲了,就容易颓废,容易堕落…他亲弟弟堕落的那个样子连我看了都不是滋味,他肯定不希望我们家族再出一个这样的人。而且父亲说的很对,就像所有在城里混得不好,最后不得不返乡的孩子一样,很多时候,我这种人还要承担来自乡亲们和不良亲戚们的冷嘲热讽。而父亲给我的这份工作等于几乎完全不用见那些人,可以省下很多心烦。

至于父亲说的“清高”…唉,去年过年那会儿,和表弟走在路上时吃了根香蕉,就因为直到找到垃圾桶我才把香蕉皮扔掉,而不是和表弟一样吃完就随手把皮扔到路边,就被表弟说成了是“清高,装城里人”,之后这事儿传到亲戚们耳朵里,我竟然还特么被群嘲了,哪儿说理去?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听着音箱里的旋律,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其实没什么东西,一个单人行李箱,就装下了我的整个青春。

和房东交接完毕后,丫又各种找茬硬扣了我二百块钱,才把剩余的押金还给我。懒得跟她计较,我拖着行李箱一步步走到大马路旁,狠了狠心打了辆出租车。

半小时后,在出租车司机的主动劝说下,我下车拖着行李步行朝长途站走去。足足走了十分钟,回头一看,堵车的队伍还是纹丝不动,跟特么停车场一模一样。

步行转地铁转步行,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在长途汽车站旁边有个独立的坐车地点,这里有一班流水车,专门跑我老家市里到首都这条线,旅游旺季半小时一班车,淡季两小时一班。

“一江!”

我刚要迈进候车室,身后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喊声,呵呵,是我的“结拜大哥”来给我送行了。

不论如何我都不得不承认,华向东这人从外表来看很有几分卖相。不是说他长得有多好看,而是说,他长得很有特色。

一米七出头,不怎么亮眼的身高,却要支撑着二百七十六斤的体重。只看脖子以下就跟个弥勒佛似的,但要是看脖子以上的话,我想任谁第一眼看到他都会把他当成黑社会大哥,而且是那种纯粹靠着武力上位,已经当了老大却还是会时常亲自带着小弟们去砍人的彪悍型大哥。

我也是认识他以后,才知道有个词叫“肌肉型肥胖”。他这看起来很友好的身材,却有着和体形完全不匹配的战斗力,赤手空拳的话,就是三个我绑一块儿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按老话说,他的“面相”太凶了,头顶上一道十几公分长来历不明的刀疤,粗重黝黑的倒八字眉毛配合他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再加上满脸横肉上如月球表面般密布着的雀斑,麻子,痘坑,青春痘,湿疹,暗疮,色斑…可以说他完全不用化妆就能胜任大部分国产恐怖片里的反派形象。

而且我一直觉得,他手腕上的小叶紫檀手串,还有脖子上挂着的那串星月菩提,可能都是他用自己的脸给盘出来的,包浆效果真的很好,如金似玉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张在我看来算得上是天怒人怨的脸,却对某种女孩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有些姑娘甚至会对这张脸产生一见钟情的感情。就像琪琪,也许是天天看我这张细皮嫩肉的脸让她产生了审美疲劳,于是便在不知不觉中换了口味。

该网友的故事还是继续,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感兴趣,请用转发点赞点击来告诉小编, 小编会及时跟进的!


想了解更多有关贷款信用卡理财的小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有钱实验室,回复“有钱”获取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打算回老家给太平间看大门!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红利再投资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