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综合 “私募教父”赵丹阳:你的人生做对几件事情就够了
“私募教父”赵丹阳:你的人生做对几件事情就够了
摘要:赵丹阳简介:赵丹阳是"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PureHeartChinaGrowthInvestmentFund)"的创办人,有"中国私募教父"之称。2008年,他以211万零100美元竞得与股神巴菲特(WarrenBuffett)午餐

赵丹阳简介:赵丹阳是"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Pure Heart China Growth Investment Fund)"的创办人,有"中国私募教父"之称。2008年,他以211万零100美元竞得与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午餐机会。据美联社报道,沃伦巴菲特2008年的慈善午餐拍卖,由赵丹阳投得,成交价历来最高。

近日的演讲摘要:

赵丹阳:你的人生做对几件事情就够了

1、做投资主要看三件事,一是选对国家,二是选对产业,三是看信用周期。

2、对于选对国家,看看日本就知道了。过去二十年,京都房价跌了80%,很多地方跌了90%,你如果投资日本股市,基本上是一个大输家。不管你多聪明,当大势往下的时候,你基本上概率就注定了是大输家。

3、所以,人生一世,你要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抛开这个东西,剩下一切,如果你说价值投资,那就是胡扯。

4、巴菲特索罗斯为什么能成功,是因为他们过去几十年,待在美国,如果他们待在日本,待在欧洲,我赌他们不会成功。

5、大家一定要意识到,很多时候你的成功是因为你的幸运,呆在对的国家、对的时间、对的地方。

6、再说产业。1996、1997年那波大牛市里面,长虹、康佳、TCL、海尔是最好的龙头股,可是今天还有人买四川长虹股票吗?是老板不够聪明吗?不是。

是他们那个时代过去了,大浪淘沙,他们没有转型,还待在电器行业里,他们就变成了被时代抛弃的loser,这不取决于他聪明不聪明,是那个产业最兴旺的时间过去了。

7、我相信今天再去买地产股,你将来可能是个loser。大家一定要认清楚房地产的时代,大的声浪已经过去了,如果再抓住就是尾巴。

虽然最近地产股,万科又创了历史新高。但是whatever,它的青春期过了。

8、腾讯、阿里是这个时代最骄傲的企业。可能过了十年,过了二十年,这些企业又会像长虹、康佳一样被别人遗忘掉。大家不要说不会。

诺基亚倒闭的时候,他说我们的研发费用是苹果的四倍,我花了那么多钱,都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就被淘汰掉了。这就是时代,他们的时代过去了。所以,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被淘汰了。产业有兴衰。

9、再说信用周期。任何国家都有经济周期。

经济周期根本的原因是什么?是银行造成的信用扩张和收缩,造成很多经济的循环和周期。我们会从信用周期上来分析很多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产业在不同的阶段。

10、十六世纪你想成功,要待在葡萄牙。十七世纪是西班牙、十九世纪是大英帝国、二十世纪是美国。那么二十一世纪,你们放眼三十年,等到你60岁的时候,该投资哪个国家?这个问题留给你们自己去探索。

11、对投资而言,你把一些大的事情想明白,比你每天盯着电脑,很辛勤的工作,挣着多了,你的人生肯定做对几件事情就够。

大势、大方向看得懂,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比一切一切都重要,这就是我们的赤子之心全球历史兴衰体系。

我们接下来就是在全球,在不同的阶段,辨别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信用周期。

在恰当时候,我们就会卡位。

12、我们觉得,未来全球的制造业从日本转移到中国,中国低成本产业要转移到越南。越南这两年是800点,突破了大概过去十年的新高了。我给大家推荐一下,越南是下一个阶段的全球股市的所在。大家想赚大钱,应该去越南炒炒底。纯属个人意见,风险自负。

13、要不要投资黄金?昨天跟一个朋友还聊,他感觉未来变成春秋战国的时期,全球的基础货币,可能会从黄金、美元本位变成美元、人民币、欧元。

14、个人而言,我觉得还加半个印度卢比。这是未来二十年,等到你们变成我们这么大的时候,我相信三个半。半个印度还不确定,但是有三个全球霸主即将形成。

15、巴布韦农民今天卖农产品,他会换成什么?

比特币?哈哈,可能我们是老一代,比特币我不太清楚,我觉得任何货币都带有主权性质,比特币我相信一旦威胁各个国家的主权,政府会出手。

大家对黄金的热爱是几千年的热爱。我不相信有比特币或者任何一种货币可以取代黄金的地位。

16、去年《纽约客》一本杂志大概卖7美金,1942年这个杂志卖1毛5。

美元花了七十年时间,就贬了98%。所以你拿着钞票是多可怕的噩梦,千万不要存钱,除非在少数时候。

17、大家都看好美国资产,觉得有facebook、Google、苹果这么牛的企业。

这是我一个推断,我觉得美股快见顶了,接下来如果以黄金计价,美股可能会有一次大型的暴跌,美国的周期快走完了。

18、每个时代都有它最厉害的人物,人类社会也是这样。

当你们在讲价值投资的时候,你们要想清楚,未来三十年的世界,全世界会怎么样,你应该住在哪里,做什么事,在什么时间,天时地利人和,这是做价值投资最根本的前提。

圆桌讨论&问答

Q1:赵老师现在看好越南市场,为什么不看好印度市场呢?

赵丹阳:印度的人均GDP、经济发展水平、出口顺差能力、货币稳定性、通货膨胀、结构性改革等指标都没有到位,还有待观察两三年。但这个时间不完全确定,因为存在科技变数。

Q2:刚才陈老师提到价值投资长期有效的核心是均值回归和万有引力,能不能详细解释下?

陈光明:就像赵总讲的,做价值投资要讲大势。

某种意义上讲,均值回归有一个很大的隐含假设,就是要赌上国运,否则价值就不是在创造而是在毁灭。

在一路下跌的市场上挣到钱,难度相当大。所以,我们做投资的人,其实本质最爱国,最愿意相信我们的未来是美好的。

巴菲特就产生于强盛的美国,如果国家发展几年就不行了,就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了,投资肯定好不了。

全球投资可以去寻找最好的国家,当然更好,但可以确定,行业和公司层面的均值回归更容易判断。

均值回归的道理很简单,树长不到天上。资产价格跌低了之后会回升,当有正反馈时,价格可能会炒过,但过度了它就会下来。

我们当然希望,均值回归是价值创造的过程,这根斜线在一直往上走。

Q3:有人说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其实是供给侧管理,导致煤炭、钢铁等很多商品价格大涨,赵老师怎么看,以及后市价格你怎么判断?

赵丹阳:首先我说我不懂,不敢随便发言。

从1982年到2016年的1月起,全球债券利率进入最低点。尤其去年有一阵子,甚至欧元债利率是负的,就是你借钱给别人还要倒贴钱,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谬的事情之一。

所以我们去年8月,买了很多200多倍杠杆的欧元和英镑2019年交割远期期权,因为它非常便宜,far away from the price。我们就赌未来利率会有一次加速上涨期。

我们怀疑今天的情况很像美国1970年的滞涨,需求不旺,但是价格上涨。其背后根本原因是大家对美元没有信心,全球持有货币的人都扑向了实物资产。

1978年,美国这么强大的一个国家,美元国债发不出去,最后以瑞士法郎才发出去,直到1982年,保罗·沃尔克把美国的利率加到20%,全球才恢复对美元的信心。

所以美元的债券大周期,是从1982年20%一直到2016年8月份降到0,十年期国债利率大概在2左右。

为什么说格林斯潘特厉害,其实回头看,老头啥事都没干,每次有任何事他都降息。

所以,我认为,现在不可能有一次需求推动的商品周期了,但是可能会有一次由美元衰退造成的商品周期上行。

全球包括中国、香港房地产上涨,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闲置的货币太多。

我不看好中国房地产,因为过去十几年,美国有钱人的钱流入中国,推高房产价格。

李嘉诚真是大师级的周期高手,现在不但从中国卖房地产,把香港的两个house也卖掉了,从房地产行业全面撤退。

房地产的周期很有意思,它属于实物资产,但又表现出金融性,和其他商品走势完全分道扬镳。

如果未来商品周期、通货膨胀上来后,利率重新进入上行轨道,回到2014年春天, 10年期国债利率有4.8%,万科发什么债利率都是10%,我相信中国的房地产会遇到很大麻烦。

Q4:陈总刚才提到,用长期的资金投资于优秀的公司就能取得长期的超额回报,能不能就这个方面,谈一谈您在实际操作中体会到的更细节的东西?

陈光明:我们的资金受限于主要投资国内证券市场,所以行业和公司的选择就是重点。

相对来讲,各个行业、公司也都有周期,这就叫均值回归。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每一个公司的层次、质量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管理层。

我们研究的重点是每个行业的特征、最好的商业模式、公司最好的管理模式、最好的人才分别是什么样的。首先方向走对,人找对,然后是财富积累,还有要买的便宜。

一般这几点加起来回报率都还不错,我们12年平均30%的年复合回报中,20%几都来自企业成长,12%不到来自市场波动。

主持人:您这个30%的回报,按我们刚刚的讨论,已经比巴菲特要高一点了。

陈光明:这个没有可比性,因为人家是50年。

其实在投资上,还有一个均值回归的问题。刚开始,巴菲特的回报率肯定不止20%,后面尤其是2001年之后,严重拖累了平均回报率。

因为一是市场没有那么大机会,二是它的个头太大。

短期回报多高都没有意义,我们十几年的业绩,在中国已经算过得去了,但是人家52年,20.3%,算算就是1万倍出头了,我们才20几倍,还差很多,所以不能这样去比较。

我只是想用我们的案例来说明,在中国做价值投资同样有效。

Q5:最近煤炭价格涨的特别高,导致火电行业亏损特别厉害。那么,火电行业从价值角度是不是已经值得投资了?

赵丹阳:这事我不太清楚,但火电行业在2010年、2011年有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当时煤炭大概1000块钱一吨,基本上香港市场华能、华电这些国有企业PB值都在1.5倍吧。

陈光明:这个时候我们就投的华电,当时市值50亿港币不到。这个我太清楚了。

赵丹阳:PB值有多少?

陈光明:大概是0.25、0.3的样子。

赵丹阳:那更少,当时去投火电股是非常漂亮的,后来回报多少倍?

陈光明:10倍了。大概是三四年的时间。

赵丹阳:三、四年10倍,您这个真好。在一个产业最衰的时候,煤炭商品又是高点,基本火电企业全部亏损。

主持人:那么现在这个时点,陈总您怎么看火电行业。

陈光明:这次的供给侧改革其实是往下游转嫁的过程,我个人认为它的可塑性不会太强。

现在就是这样,煤炭价格涨上去,电厂就亏损,时间久了,反正他们是国企,就要去叫了,那就涨电价嘛。

反正这还算是有个电厂来中间砍一道,像铜、铝什么的,就直接消费品涨价了,就有可能出现刚才赵老师说的滞涨问题。因为经济需求根本就没有,完全是关节病——环保问题导致的。

所以,火电不仅仅是整个宏观经济形势从第二产业往第三产业转电需求下降的问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问题是新能源对它的替代。

2020年光伏也平价了,现在风电已经平价了,火电技术是要被淘汰的。

其实,这就是我们吃饭的东西,要对这些行业、公司的未来有洞察力,否则你做价值投资就是虚的,没有意义的。

Q6:赵老师您觉得中国未来一段时间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快速增长?

赵丹阳:毫无疑问中国发展最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断有一些创新产业,所以可能未来的机会在不同的部门里面。

但是最近有人一直提大牛市来了,我不同意。

我们现在才刚行业出清。所谓真正的大牛市,是2004年那样,整个经济繁荣,所有产业都很好,做什么行业都能赚钱。

主持人:所以从这个目前这个经济状况来看的话,未来两三年,您觉得什么样的产业机会比较好?

赵丹阳:我看陈老师在这个事上有一定的见解。我们最近的组合是也配置了很多这样的产业,但是不能讲。

陈光明:那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一下。

不是讲投资组合,我是说关于中国的未来,关于投资机会。

中国的快速发展期肯定已经过去了,甚至现在这个增长速度未来也都有压力。

现在宏观形势很严峻,金融周期、资产价格、人工、环保各个方面的压力,都是年纪已经到了,像我们这样都是拿着保温瓶的人了。

所以这点要有清醒的认识,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是年轻人,不能天天熬夜,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中国又是幸运的,因为我们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但我相信以后会成为第一大。

现在以存量经济为主导,更加看重企业。当然也有一些新的行业会冒出来,这些新行业我们跟国外相比,已经不叫弯道超车了,直接就在并驾齐驱,比如移动互联,我们已经明显比国外先进。

在中国的大国优势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中国人民勤劳和智慧,这不是官话,只要做投资时间久了,跟企业家接触多了,你会发现我们中国人的优势非常明显,总会有一批企业冒出来。

我一直在内部跟大家说,在日本失去的快30年,至少也出现过丰田这样的企业,你要能够抓得住这样的企业至少还是能赚钱的,只不过回报率低一点。

所以从存量角度说,还有很多机会存在。对于未来大家不用过于悲观,但也不能很乐观。

很多企业坏账累这么多,就是原来告诉发展的那一套东西没有及时转变,以为有钱了,就总能赚到钱,事实上如果你没有竞争力,是赚不到钱的,会死掉一大批。

Q7:您(赵丹阳)跟巴菲特200多万美元的午餐,给您最大的启示是什么?另外,想听听您对调研的理解,有没有自己的体系和方法。

(注:2008年,赵丹阳以211万零100美元竞得与股神巴菲特午餐机会。)

赵丹阳:老人家当时说如果他在200年前(或100年前),他就是一个农夫,在田里种田。他能够有他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他生活在美国一个高速成长的时代,天时地利人和这是他的成功的根本。

换而言之,我们过去几年投资上有一些回报,最根本还得感谢我们的祖国过去几十年的高速成长,给我们这么多的机遇,这是我们今天在这讲投资所有的前提和基础。

我们相信中国未来几十年还会保持中速吧,一定会有很多伟大的企业,还有一些非常新兴的行业会出来。在中国投资我相信,如果能挑到这些好公司,回报率一样会非常高。

我们的全球价值投资体系,就是想和大家分享,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国家在不同阶段属于跑得最快的,我们中国跑得最快的时期肯定是过去了,中国的人口红利、资产价格、成本都不支持。

但是中国还可以以一个中年的速度再跑若干年,跑个10年20年我相信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个问题呢,我不知道怎么说,没办法一下子概论。我们以前投资,当然都喜欢像茅台这样的企业,但是这个企业在实践中确实是非常稀缺的,如果你能握到或者你很幸运拿到,当然是非常好的。

更多时候在我们的投资管理里面,任何产业都有兴衰,就是茅台这样的企业在2012年和2013年塑化剂的时候也跌到11倍PE,如果你那时候买多了,现在也四五倍了。

而且那时候,不但是茅台有好的表现,当时我们2014年成立就买了茅台,五粮液和汾酒三支股票都买了,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没拿住,我们承认这是我们的错误,但是如果能握到今天的话,其实回报都很好,包括泸州老窖可能涨幅比茅台还好。

所以我们还是强调说,在不同时候不同地点投不同行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总体来说我觉得很难说一个行业衰退公司还会变得很强大,像华为这样的企业非常厉害,因为电信总体来说是一个衰退的行业,但是华为能做得这么好,把全球份额做得这么强,非常少之又少的企业。

大部分企业最后成功与否,还是决定于他们行业的兴衰。我们早期的研究,更多时间是放在公司调研,但在今天,我们更多放在资产配置上,研究国家行业的形势。

Q8:您最成功和最遗憾的一次价值投资是什么?

陈光明:这个问题怎么说呢,不是符合我的风格,我一般不大喜欢说那个。

先说失败的吧,应该就是在美邦服饰上,大概亏了一点钱,那是2010年,可能就是对这个行业的理解不足够,服装行业还是很难做的,对人判断也没有特别到位,然后周期也是没有看得很准。

但是相对来讲,我的前十大重仓股这么多年的——因为也公开的,你们都查得到的——失误率还是比较低,因为我们没有求赚很多钱。

如果一定要说很成功的呢,我觉得也谈不上,因为有的可能一年就涨3倍5倍,但有的可能是拿了8年10年涨了20(倍),像伊利这样,50亿市值的时候,我买了7%,我现在有5%的股权。这是2008买的,到现在9年时间,对吧?

但也有像我们去年四五块钱买了很多吉利汽车,现在已经22块多了,一年功夫已经涨了4倍。

当然我们的看对,跟市场上很多人炒作看对是两回事,我们基本看对了都是利润起来了。因为我们都不是投机股,买的时候可能大家都不认可,都觉得这个要完蛋了,这个吉利是一个骗子对吧?伊利大家都不喝,都喝豆奶。

九阳豆浆机就那个时候火起来了,如果没有三聚氰胺,九阳还火不到那么好呢,九阳是我的客人,我们关系很好,但是我见到他老板也这么说,这个就叫时机。

所以,首先我们看企业基本面,有的可能慢一点,但是长牛,有的可能快一点爆发的话,就没了。

赵丹阳:我们这么多年涉猎很多,我们投印度、越南、希腊、俄罗斯、巴西,我们投黄金,外汇还有油矿,我们啥事都干过,但是你要我说成功失败我也想不起来。

但是,我们在印度亏了有28%,2011年的时候,如果你从回报率看,我们就是失败的,但是我觉得那是我最成功的一年。

因为从印度投资后,我们反思,知道了很多东西。我们知道如果投国家,第一重要的是什么?是汇率。

我们在印度主要的亏损还是来自汇率,我们再投资一个国家的时候,就一定首先看汇率够不够坚守。

然后第二,我们在中国出于本能辨别哪些企业是好,哪些是坏。而投资印度的时候我们觉得公司质地太重要了,很多公司你不是看它说什么,你要看它做什么,不止要看它做什么,也要看它真正到底怎么样,要落到实处。

所以说我们在那几年里面痛定思痛,因为我们从2003年起非常顺利,每年都平均36%的速度增长。

那从2011年后,我们经历了大幅的受挫,受挫之后,又花了两年时间追上来,这两年的总体收益率不是太高,复合从2010年到现在只有10%。但是,这个支持我们今天有自己的投资理论体系。

就是因为过去我们教了好多学费,包括我过去几年做了好多东西,亏钱亏得我头疼,什么都做,都亏,我实话实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但是到今天我们的投资理论体系终于慢慢成熟了。

很多人说向巴菲特学习怎样怎样,我们说从2016年,我们就和巴菲特老人家分道扬镳了,我们希望到七八十岁的时候我们有自我,不是被标榜为我是属于谁、跟谁学习的哪一派,我们希望能完成我们自己的梦想,和自我的一套理论体系。

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失败也是成功,最大的成功也是失败,因为一时的得失和每一个独立的事件都是你投资生涯的一部分。

Q9:哪些行业会有比较好的表现或者大的增长?

赵丹阳:这个问题问我就错了,未来属于你们的。今天白天刚刚去了上海之前一个朋友的办公室,全是年轻人,都在创业,我觉得很好,我说我要搬来上海和年轻人混一混,因为未来属于你们。

未来30年最精彩的东西,如果你们有心的话,一定是你们第一时间捕捉到的。但是总体来说,我相信科技改变人类,科技永远是第一生产力。

我相信未来30年仍然出现各种财富契机,各种英雄富豪一定是从科技上面出来的。我们做金融业的,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别人创造的世界,我们只是搭一段便车而已。

所以在座的大家今天都是搞金融的,一定要多去和科技界多交朋友,多去补充科技知识。

陈光明:从大的方面来讲,人工智能应该是下一个热点,而且中国在这一块还真没有太落后。新能源也是,包括新能源汽车,在中国其实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了。然后生命科技目前还早一些。

我觉得华人或者说儒家文化,是根深蒂固的,(华人)特别勤奋,特别想赚钱,然后现在在互联网背景下,知识的外溢特别快。

所以你看现在新的一些产业,跟国际上最牛的企业的差距在缩小。举个例子,我认为中国的汽车产业,可能10年20年之后,要把其他人都给,不能说灭了吧,要把他们打得很惨。

科技行业,我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然后高端制造,我们有工程师红利。讲句实在话,从微观的角度来讲,真的有很多可以看好的,我觉得今后很多企业还是能够茁壮成长。

所以,我们今天的价值大讲堂希望能够培养大家在这条道路上的一种兴趣,一种理念,一种信仰,叫受人以渔吧,不是授人以鱼。

中国的投资界,当然不仅仅是投资界,所有的产业界也一样,都有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过于短期化,过于浮躁,都想太快地成功,静不下来,我希望我们做价值投资的人,能够走得长远。

那些天天在那里吵来吵去的人,是对社会的一种伤害,对社会资源配置的一种浪费。

我们更应该去扶持优秀企业,去做价值投资,而不是去想着赚人家口袋里的钱,要让最好的企业拿到最多的资源,去让他们为社会做贡献,这才是金融的本质,投资的本质。

Q10:公司里面一个项目的决策流程是一人负责制还是说集体决策制?产生分歧怎么办?

赵丹阳:我觉得投资是艺术,不是科学。如果是科学,就可以通过模型计算,找到一个定理或者公理。到现在为止,大家可以看到投资没有一个固定的或者恒守的定理和公理,所以说投资是社会科学,是艺术。

艺术是什么,就是个性。举个例子,假如梵高和毕加索两人一块画画,大家说会有什么结果,或者说张大千和毕加索两人一起画画,会有什么结果。

就是很烂的画,大家明白我说的意思嘛。对,投资本身来说的话,一定是一人负责。

陈光明:我们目前这个体系里面,跟赵总说的类似,基本上是艺术,我们现在在实践多人合作,确实比较难,还在努力尝试中。

我们学的是Capital(美国资本集团公司)长期资本管理模式,团队合作也有好处,它可以管理更大的规模。因为我们现在基本上一千亿了,我们的目标肯定不止1000亿哦,那如果每一个人都是单独形不成合力的话,效率比较低。

来源: 聪明投资者

PC文章详情
综合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李嘉诚、巴菲特、索罗斯都在做一件事:避险!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