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外汇 世界都在报道美元已死 人民币真的马上就要替代美元?
世界都在报道美元已死 人民币真的马上就要替代美元?
摘要:导读:本文英文篇名为Sterling’sPast,Dollar’sFuture:HistoricalPerspectivesonReserveCurrencyCompetition,译自GlobalImbalancesandtheLessonsofBrettonWoods(《全球失衡与布雷顿森林的教训》)。本文译者为中国

导读:本文英文篇名为Sterling’s Past,Dollar’s Future: Historical Perspectives on Reserve Currency Competition,译自Global Imbalances and the Lessons of Bretton Woods(《全球失衡与布雷顿森林的教训》)。本文译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张群群研究员。

随便拿起一份金融类的报纸,你会发现,几乎没有任何一份不报道说,美元即将丧失其国际支配地位。这或许只是反映了这样一种倾向,也就是说,那些做金融类新闻的记者们总要在最近身的乐队花车上觅得一席之地,从而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一机会乘车巡游,跟风谈论这个追随者甚众的热门话题。若用马克·吐温的话来说则是,关于美元已死的报道实在是夸大其辞了。美元现在仍然是这个世界上各中央银行和政府的最主要的储备货币。近年来,美元在国际储备中所占份额实际上一直在上升,而不是在下降。美国国债市场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流动性的统一金融大市场,这吸引了各国央行以这种形式来持有其储备。美元仍是国际贸易中居于支配地位的计值货币和交换媒介。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仍以美元计价。

当然,有充分的理由质疑美元的支配地位是否会持续下去。以前我们从未见过这种不同寻常的奇观,发行主导性的国际货币的国家,其经常账户的赤字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以前我们从未见过,储备货币发行国积欠世界其他国家的债务达到了其GDP25%的规模。美国的预算赤字在一定程度上是该国承担海外军事义务的反映;而美国预算赤字与其货币的疲弱之势联系在一起,让人们联想起同20世纪60年代美元的困厄以及二战后英镑的磨难之间的相似性。在那些持有美国国债的人们的头脑中,这一切必然会引发种种质疑,引导他们寻找其他的替代形式来持有其债权。而在人们现存的记忆里,头一次出现了和美国具有同样大规模的经济体所发行的另一种货币——欧元,其市场容量大,而且流动性也好。展望未来,还有中国的人民币,在今后50年,中国这个经济体的贸易规模可能比现在的美国更为庞大。

人们在谈论这个问题时,普遍会援引历史资料;甚至是通常觉得实时数据比档案资料更让人舒服的汇率预报员们,也是如此。不妨看看下面这段出自美国道富银行及信托公司(StateStreet Bank and Trust)的阿维纳什·佩尔绍德(AvinashPersaud,2004,p.1)的引文:“储备货币变换不居,忽然而已。在过往的2500年间,曾有过不下十数种储备货币,如今已湮没无存。英镑在20世纪上半叶丧失了其重要地位,[并且]美元将在本世纪上半叶丧失其重要地位……丧失储备货币地位,将导致美国发生一系列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虽然这段哀婉动人的词句值得注意,但是在储备货币的发展史上,这却并非罕见。这一点并不令人惊讶,因有必要追溯历史,找出主导性的国际货币身份更迭的例子。的确,上一次发生这样的更迭,即从英镑变为美元,是在半个多世纪之前。再者,如果聚焦于国际货币的一项特定职能,即作为用于各中央银行和政府的国际储备的一种价值贮藏手段,我们可以说,这是有历史记载以来唯一的一次这样的更迭。以前其他货币单位曾用于国际用途,但并不是作为持有与国际金融体系运作相联系的流动票据负债(liquidpaper liabilities)的一种形式。绝大多数中世纪和近代初期的“国际货币”的例子,仅仅是为了跨国境使用而流通的铸币。在17世纪和18世纪,当荷兰是首屈一指的国际商业和金融巨头,而且阿姆斯特丹是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时,票据债权(paperclaims)变得重要,但那时绝大多数国际业务都是有关外国不同地方的票据,而不是有关对荷兰政府本身的债权(参见Wilson,1941;Lindert,1969)。

全球失衡背景下的“世界银行家”

为全世界充当银行家的观点的拥护者们认为,其他国家维持对美国的盈余并以美元形式积累储备,是因为这些充当了获取美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抵押品(参见Dooleyand Garber,2005)。按照这种观点,美国的公司愿意在中国开办工厂,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中国官方试图剥夺他们的所有权,美国政府就会冻结中国的美元储备。在19世纪,坚船利炮发挥了这样的职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核保护伞起到同样的效果。如今则是金融恐怖的平衡。

我并不觉得,对美国双赤字的这种沾沾自喜的解释十分令人信服。这则故事乃中国特有,但储备的积累和对美国持续不断的盈余,却是亚洲各国的普遍现象。而且,没有人担忧日本或韩国会没收美国的私人投资。我不知道哪个美国公司的高管,在论证其在华投资决策的合理性时曾指出,中国庞大的美元储备是一种抵押品的形式。我也没听说过,中国官员在声明中解释说,他们积累美国国债是为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入提供抵押品的一种方式。再者,这种说法涉及的时间选择也是错的:美国在华的对外直接投资的增长始于1992年前后,而中国大规模的储备积累却是在十年之后才出现的。考虑到难以确认美国国债的最终持有者,这种有选择的违约的可行性是不明确的。而且,考虑到在华外商直接投资中,美国只占很小一部分,你必须假定,美国会愿意不仅为了美国私人对外投资者,还要为其他国家的对外投资者,而危害到自己的公共信用等级。从历史上看,在华外商投资受到损害的方式,是通过中方管理者或合资企业的合作伙伴方偷偷侵夺资产的途径进行的。很难设想,美国政府在应对更多这类事例时,会甘冒糟蹋其公共信用的风险。更确切地说,你必须假定美中之间会爆发一场重大的地缘政治危机,北京决定冻结全部的美国在华投资,美国以冻结中国所持美国国债的形式施以报复。这样的事件并非绝无可能,但是,这些都无法让我相信,对当前的全球失衡模式的这种平淡无奇的解释方法是合理的。虽然,“充当全世界的银行家”这个隐喻或许所言非虚,但是,不同于1914年前的英国和1971年前的美国,如今我们是在谈论其净资本为负的一家银行。

考虑到美国经济的实力及其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适度的净外债可能不成问题。美国拥有其他的实力源泉,而不止是其金融资本。但是,如果允许其未清偿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持续增大,那么,外国人迟早会变得不愿持有更多的美元和以美元计价的资产。这种不情愿的态度会导致美国的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而这最终会造成持有美元储备的魅力消失殆尽。

挑战与出路:新储备货币竞赛中的人民币

谋求储备货币地位的其他受到欢迎的候选者,不大可能成为美元的主要竞争对手。日本是一个存在人口问题而且抵制移民的较小国家。若在经济增长方面没有引人注目的复苏以及移民政策的根本变化,日本在全球风景中的位置将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缩小。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王位继承者——中国,在人民币作为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开始变得有吸引力之前,将不得不翻越巨大的障碍。解决如何消除资本管制而避免经济不稳,是其面临的种种难题中最无足轻重的一个。中国的金融市场流动性不太好,或是不太透明;甚至,上海要成为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所必需的制度性基础设施,还要花上几十年来建设。对财产权利的保障仍不可靠,而使投资者感到安全最终将需要过渡到民主制度,创造可以信赖的政治制衡机制,并要培育具有政治影响力的债权人阶层。[3]尽管在今后40年或50年的新储备货币竞赛中,人民币是许多人钟爱的冠军候选者,但是,在我看来,这样的希望却实在是言之过早。

我要传达的中心思想是,历史必须仔仔细细地来阅读。实际上,若干种货币可以共同分享储备货币的地位,而这并非罕有之事。金融技术和市场结构的变迁弱化了网络效应,从而使这一点在未来比过去更有可能变为现实。与此同时,错误的政策会使一种货币被迅速地淘汰出局。时间将会宣告,这一命运是否会降临到美元的头上。(内容有删减)

PC文章详情
外汇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世界都在报道美元已死 人民币真的马上就要替代美元?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