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能源 从2亿到20亿,张鹏飞和电力改革的黄金15年
从2亿到20亿,张鹏飞和电力改革的黄金15年
摘要:“阿里巴巴即使再牛,停电一天,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泰昌集团董事长张鹏飞在采访中和锌财经潘越飞开玩笑。很难想象,这位85年出生的男人,居然已经掌舵企业超过15年,是电网配套企

“阿里巴巴即使再牛,停电一天,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泰昌集团董事长张鹏飞在采访中和锌财经潘越飞开玩笑。很难想象,这位85年出生的男人,居然已经掌舵企业超过15年,是电网配套企业中最年轻的董事长之一。

18岁接手公司时,泰昌的年产值刚过2亿,而如今已是年产值20亿的集团公司。其主导产业包括电力产品加工制造,电力科技开发等,甚至还包含、产品设计、建筑建造、资本运作。“我们在行业内肯定不算最大的,但是有我们这样产业链沉淀的,不多。”他说。

“十三五”期间,我国电力投资将达7.1万亿元,相比之下,2016年,全球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基金募资总额的3360亿美金,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多了。

电力行业远不如互联网热闹和性感,但那些吹上天的千万级融资,还不到泰昌一周的产值。电力行业的狂飙猛进意外的被人们忽略了。

泰昌的这十五年,是中国电力改革黄金15年的缩影,只是对张鹏飞来说,来的早了一些。

01

意外接班,18岁“公子哥”变身企业主

“我们企业的发展,很感谢社会对我们的支持。这个不是客套话,如果没有大家当时帮了一把,我们就死翘翘了。”张鹏飞回忆2003年的变故时说,刚接班,他和泰昌可能面临的问题包括银行抽资,客户毁约,供应商中止合作等。

一来如他所说,“幸好泰昌是我老爸在和不在一个样的企业”,二来当时国家推行的电力体制改革也帮了一把。

泰昌刚刚成立时,是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家小型电力电子设备公司。同时间起家的,还有华仪电器(股票代码600290)、正泰电器(股票代码601877)等目前的千亿级上市公司,“温州系”成了电力改革浪潮的中坚力量。

80年代,国家推行“集资办电”,以解决电力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民营企业开始进入电力行业;90年代,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在北京正式成立,“政企合一”的问题得到体制层面上的解决;到了21世纪初,输电线路领域投资加大,对输电厂商的业绩拉动尤为明显。

2003年,年产值超过2亿的泰昌,从温州进军杭州,并开始改组成为集团公司,准备扩大版图。但就在此时,泰昌突遇变故,张鹏飞的父亲意外离世。

再次进入厂区时,张鹏飞已经从学生变成了董事长,放弃原本加拿大的留学计划,接手拥有800名员工的大厂。“公子哥没得当,就当一个苦逼的创业者,”他笑道。

“有些事情放在今天不太可能发生了。当时,有些领导直接说,我们企业出事情了,(项目)合同就该给我们。”最初的几个月,无比艰苦,幸好他和泰昌得到了外界的帮助,一年之后,公司平稳过渡。

稳定后的泰昌核心管理团队,保持在30人左右,大多是72-75年的。他开玩笑道,“我加入之后,一下子拉低了他们的平均年龄。”

虽然突遇变故,泰昌依旧保持每年30%左右的增速,年产值从当时的两亿到如今年的二十亿。鼎盛时期的哇哈哈,曾有媒体以“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8.98”作为标题。两者对比,可见泰昌速度的不易。

经过重组和几次并购,如今的泰昌集团下设六家子公司,包括铁塔制造、水泥、电子建筑、科技、检测、实业等主体,并进行统一的品牌管理。“算是机缘巧合,起家的时候做施工,后来做设计,做买卖的都是一批人,相关性比较强。”

集团化运作是2003年“老爸制定的计划”,而5年前,张鹏飞手上的泰昌不再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状态,已经进入策划阶段的资本运作。

02

打破天花板,摸索海外新出路

资本运作,需要企业打破产业天花板,保持发展。泰昌和其他电力企业一样,选择了海外扩张和机器换人。

“我们属于第一梯队往后一点,市场份额在四到五个点,行业内龙头大约在十个点。”张鹏飞的发展,需要遵守输配电行业“不能一家独大”的默认规则,和国家电网公司越来越精细的管理。

“最开始随便报个材料价格就行,现在彻底信息化,不单要查材料价格,还要查材料从哪里进的。”在透明化的强力管理下,整个电力行业早已和“暴利”两字不搭边。

截止2016年底,国家电网110KV及以上输电线路长度93.8万千米已占我国输电线路长度的76%,输配电行业中已有78家上市公司。天花板似乎就在眼前。

举例来说,输电线路的建设周期通常在一年,而铁塔的使用周期则在30-50年之间。泰昌收入的三分之一,就来自铁塔建设。

“很多铁塔建完,30年才更换,而30年之后就不一定再是泰昌了,”他说,“电网配套的国内份额就那么多,国家说不投了,那就得去找正在投入的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指的是加速发展的海外市场。国际咨询机构GlobalData发布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高压输电线路的总里程将达到680万千米,至少还有100万千米以上的增长量。

2014年,泰昌正式成立子公司落实海外业务,结束过去“搂草打兔子,打枪放炮天天换地方”的状态,组建专业团队开拓海外市场。子公司业务包括贸易物资和输出产品,以东南亚、非洲和“一带一路“项目为主,目前占泰昌整体业务的20%左右。

“单一结构性营收的企业,风险会比较高。海外战略必然要走,否则企业以后的生存都有问题。”张鹏飞预盼,未来三到五年,会和国内业务对半开。

“海外企业的产能不够充分,(和中国市场不同)政府更希望有企业能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但海外市场错综复杂,除政局不稳定外,竞争也异常激烈。

主要的竞争来自印度,对方在成本上和人力上有明显的优势,仅钢材一项就能便宜数百元。但张鹏飞仍觉得有机会,“任何一个企业,成本再低,除了提供产品还要提供服务。不会说没机会,但是要看你怎么运作。”

他甚至认为,所有电网配套企业最佳也是唯一的出路,“就是一带一路”。

开源之外,也要节流。泰昌年产值从2亿到20亿,员工数量仅从800人增加到1400多人。其中的因素之一,就是用机器替换人力。

不过,输配电行业机器和技术的“个性较强”,容易给机器人造成困惑,特别是在一些特定的工序上,“机器人还是做不到人工的状态。”张鹏飞说,目前仅能实现半自动化,虽然买了不少机器人进行实验和尝试,但是任然还处在看的多,用的少的阶段。

泰昌稳中有升,已然不止在乎眼前,只是若有别的选择,张鹏飞也不一定是现在的张鹏飞。

03

不用选择和没得选择的,企业家

“我还在等。全国批了五千家售电公司,未来,它们中存活下来的将成为代替国网的新生力量。未来电网的收费,会类似高速公路,跑多少公里收多少费的通道费。大家在等新的变化。”

中国的配电自动化水平覆盖不到15%,法国、日本分别是90%、100%,这意味着投资和发展空间很大。

一位实体领域投资人听说锌财经要采访泰昌,第一时间发来近千字的问题,特别关心智能电网和智能电表如何横向扩展。张鹏飞的回答是,“智能电表无非实现了无人抄表,转变了集采方式。未来电表对于用户端来说,是一个窗口,和智能饮水机会有食品安全功能或者数据功能类似。”

“智能配网还能减少更多的人工,以前的人工检修正在被无人机作业取代,比如南网几乎都已经替换,一来更加安全,二来也能降低成本,现在人来越来越难招,年轻人不愿意干这个事情。“他说,智能配网这几年的机会很大。

在尝试过投资的跌宕起伏之后,张鹏飞这两年放缓了多元化的节奏,转为在温州和杭州建设新的厂房基地,以及内部孵化新公司。

未来所有的东西都是数据流,包括伴随而来的售电侧改革,但是电网的数据太多,也不方便公开,所以,我在等待这个行业的升级换代。”这也许是电力行业下一个黄金时代,也是张鹏飞不得不做的选择。

张鹏飞鼓励自己的弟弟脱离电网这个领域,去突破和创新,而不是因循守旧,循规蹈矩再走自己的路,有人在守业,就该有人创业。

凡事都有两面性,“稳定”和“成熟”也不例外,“稳定的业务和成熟的市场,会让企业的创业性变差;但是受益也是有的,至少日子过的也还算行。”

至于他自己,“我那天对弟弟说的一句话是,我最大的幸福是不用选择,最大的痛苦在于没得选择。

下一个15年,他和泰昌会面对更多的选择。

—End—

更多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

文∣启明

编辑∣强强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PC文章详情
能源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两地上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