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国内宏观经济 减税不是减负的全部,更重要的是降低税外负担(后附视频链接)
减税不是减负的全部,更重要的是降低税外负担(后附视频链接)
摘要:(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8月22日上午9时30分,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作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

8月22日上午9时30分,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作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题为“走向‘现代国家治理’的财税配套改革”的演讲,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大背景谈中国的财税配套改革。该院张思平理事长主持活动并致辞。

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 贾康

(以下为观点摘要)

◆讲财税改革,强调要走向现代国家治理。过去说惯了的“管理”强调的是各级政府自上而下的管控,而“治理”更强调的是政府和非政府的多元主体,更多平面展开、更多充分互动,这样把管理和自管理、组织和自组织、调控和自调控结合在一起,释放一切潜力活力,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性解放生产力,显然这是事关重要的创新。

◆政府不要在全局当中唱主角,市场是决定性的,这是我们思想进一步解放的基石。实际远比这个表述复杂,市场不是一切场合、一切事情上决定一切,很多的事情政府必须主导,比如说秉持社会公平正义,克服市场缺陷,扶助弱势群体,给予产业政策和技术经济政策引导,这个引导要有跟市场兼容的好的机制去实施,这都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任务。政府可以跟企业一起,是以伙伴合作关系共同去从事建设开发,这都是在现代市场体系里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是创新也是挑战。

◆国有资产管理体系看起来国家秉持的是国有资产的最终所有权,所以可以参与国有企业的分红,他的资产收益分配。但是他为什么变成了国有资产最终所有权的代表呢?说到底,首先是一个以政控财的问题。而以财行政是什么?就是用这些公共的资源,财力表现这样的可分配的社会产品,去履行政府应该履行的职能。

◆关于预算改革,有了透明度,后面是知情权,是质询权、建议权、监督权。看起来是一个技术性的透明度的问题,后面跟着的是一个以政控财、以财行政,是一个体制的问题,非同小可。中国在这方面有进步,大家真正要达到理想的层面还要待以时日了。中央的态度非常明确的,现在预算挂在网上,明确要求细致程度要提高,要晒到“项”一级,且地方要照此办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如果没有一个正面设计可行性的话,中国是不是要抓住现在中央非常明确的预算的透明度,预算体系,预算和公众之间信息的交流的良性互动,进一步走出中国式的进步时代的预算之路?这是符合我们建设的角度来思考的。

◆税制改革关系到各个企业和自然人,也是整个预算体系里面要解决的问题。第一要说到营改增,这是这一两年减税的重头戏,营改增是希望把中国现在间接式为主的支柱性的第一大的税种,处理为打通整个抵扣的链条,不再使服务业这方面感觉有重复征收的因素,营业税不再存在,都是按照增值税处理,打通抵扣的链条以后鼓励专业化的细分,鼓励在发展过程中间给出一个税收中性的环境。

◆房地产税,说要加快立法、并实施推进改革,但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加快,今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个人所得税中非薪酬的部分很难有效征税,征税也不能纳入超额累进的调解,这是一个比例税。比如说类似唐骏这样的打工皇帝的那个超过一个月收入一二十万以上的部分,就是35%、45%这样征税了,但是到了富豪那儿没有这种机制。个人所得税方面,低端的人税负往下调,高端的人往上调,直接的税就是政府在中间唱主角,这是发展的方向,这才能有效地降低间接税,这是一个相互伴随的配套。

◆减税不是中国减轻企业负担问题的全部,甚至不是说最主要的问题,减轻企业隐性负担,这是一个要透过配套改革要解决的利制的问题,不是税制的问题。克强总理也专门说到了,行政性收费要专门减少,但是减到一定程度变成了部门怎么样拆香火的事情了,那就要人家的命。所以要真正解决中国税制的问题,整个税政体系的行政成本,要让企业的社会成员降低税负,应该匹配上一个大部制和扁平化的改革,让整个税制体系拆香火的事情打得比较像样,这样才能要求财税改革跟其他减轻企业负担的改革配套起来,达到使我们的企业活跃发展的目的。

◆讲财税改革这些基本的情况,事关全局,事关所有的企业、所有的社会成员,我们应该胸怀全局,认识发展大势这样的基本思路。实质性的问题就是改革取得决定性的成果,这才有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后劲,才会对冲现在供给侧看到的劳动力比较优势丧失,越来越贵。投资边际收益递减普遍发生,土地资源越用越金贵。这些制约我们发展的下行因素怎么样得到对冲?供给侧的全要素生产率是指科技创新、经济创新,改革就是要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的空间,争取跨越式发展才能跨越中等收入的陷阱。如果走得好跨越这个陷阱之后,还要有二十多年的时间继续提高中国的综合实力。

观看视频请复制以下网址,粘贴到浏览器地址栏: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p0541guax3h&width=642&height=481.5&auto=0

贾 康 介 绍

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中国财政学会顾问,中国财政学会PPP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市等多地人民政府咨询委员,北京大学等多家高校特聘教授。1995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被评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高层次学术带头人。曾受多位中央领导同志邀请座谈经济工作(被媒体称之为“中南海问策”)。担任2010年1月8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财税体制改革”专题讲解人之一。孙冶方经济学奖、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和中国软科学大奖获得者。国家“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曾长期担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1988年曾入选亨氏基金项目,到美国匹兹堡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2013年,主编《新供给: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发起成立“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任首任院长、首任秘书长),2015年-2016年与苏京春合著出版《新供给经济学》专著、《供给侧改革:新供给简明读本》、以及《中国的坎: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获评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和央视的“2016年度中国好书”)》,2016年出版的《供给侧改革十讲》被中组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国家图书馆评为全国精品教材。根据《中国社会科学评估》公布的2006~2015年我国哲学社会科学6268种学术期刊700余万篇文献的大数据统计分析,贾康先生的发文量(398篇),总被引频次(4231次)和总下载频次(204115次)均列第一位,是经济学核心作者中的代表性学者。

PC文章详情
国内宏观经济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