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综合 当你拼命买房,炒股的时候,巴菲特、索罗斯等金融大鳄却在疯狂干这件事!
当你拼命买房,炒股的时候,巴菲特、索罗斯等金融大鳄却在疯狂干这件事!
摘要: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最近,关于巴菲特有一条新闻在国内广为流传。新闻的题目大多是巴菲特的千亿现金烦恼。主要内容是说在全球股市走牛的背景下,在各基金现金持仓量逐步走低,市场上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最近,关于巴菲特有一条新闻在国内广为流传。

新闻的题目大多是巴菲特的千亿现金烦恼。主要内容是说在全球股市走牛的背景下,在各基金现金持仓量逐步走低,市场上不停的出现并购和投资之时,贵为股神的巴菲特却似乎失去了往日的荣耀,除了近期投资过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加拿大抵押贷款公司以外,似乎拿得出手的作品寥寥。

从这些新闻价值取向来看,很明显大多数有揶揄巴菲特之意(觉得巴菲特不行了),也有不少人认为巴菲特是在等下一个投资风口,但暴哥觉得,这些理解都有不妥。

在暴哥眼里,巴菲特储备现金的举动恰恰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他哪里是等什么风口?他等得似乎是下一次的暴跌!

看看下面这张图,你就知道暴哥为什么说巴菲特在等的不是什么风口而是下一次的下跌!

下面这两条曲线,绿的表示标准普尔指数走势,蓝色的是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现金和类现金资产。

不难发现,大致可以认为两条曲线是重合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巴菲特是股市越低迷,现金储备越少;股市越高涨,现金储备越多,说通俗点就是逢低买入,越低越买。高位则持续套现,观望。

这套投资逻辑估计暴哥不说大家也知道,但现实生活中谁能做到呢?

即使你想做,对于估值理解,对于身处于市场狂热环境中的那份定力可能也难以把握。

不过,其实有的时候,我们或许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琢磨,跟着大牛做就好了。

巴菲特已经用实际证明告诉我们,他已经把手揣在兜里,准备好票子,等着下跌,甚至暴跌的出现。

说道这里有朋友可能会反驳说,不对啊,巴菲特前一阵子(大概四月份)刚说美国股市估值便宜啊。

是啊,巴菲特是说过这话,但要看语境,巴菲特说的是如果美国依然处于低利率时代,那么投资者就应该买入股票,否则未来十年都会后悔。

也就是说,前提是美联储不加息,我们知道,美联储在6月份加息了一次,后续来说,加息的进度可能不会太快,但货币政策转向的趋势不会逆转的,除非出现了经济危机。也就是说,巴菲特所说的估值便宜,已经在打折扣了。

而且,如果一旦美国再次出现经济危机,那么美国经济相关性很强的美国股市根本不可能独善其身。下跌仍然是大概率事件。

再有,暴哥想在遥远的中国弱弱的问巴老一局,您说股市便宜,为什么不把这些现金拿出来买买买呢?还要留着呢?

这里其实揭示了一个道理,即 很多时候对待投资大神们的话,听听就好,重要的是领悟其内在逻辑和内涵,而不要机械的照搬。你想想,大牛为什么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意图和想法透露给你?如果全世界都和巴菲特想得,做得一样,那全世界都是巴菲特了。

之前,常常听到一个段子是说,高盛等投行们,嘴上说看空,实际却可能买入。是啊,舆论战本身就是投资最有利的武器,(本来发表观点的分析师和实际操盘的投资者也是两回事),不然割谁的韭菜呢?

对于巴菲特,我们确实应该好好的学习,从他的投资案例中汲取经验和营养,为什么巴菲特每次都能够从经济危机中脱颖而出?

是啊,为什么呢?

暴哥觉得最简单的就两点:

第一点是不贪。

不求吃干抹净,也就是说,不要妄图把利润,从鱼头吃到鱼尾。把鱼尾留给那些,不知道谁会是最后一棒接盘的人好了。做到这一点确实需要超然的淡定,冷静对待一切的心态。

第二就是贪婪。

这和第一点好像有点相反,但两者其实并行不悖。不贪说的是市场一片大好之际不贪;贪婪说的是,市场一片惨淡之际,贪婪。

看看巴菲特的危机交易记录,纵使高盛这种老油条,在金融危机面前也不得不因为欠缺现金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被巴菲特宰一道。

所以,谁说巴菲特不贪婪!巴菲特其实是投资者中可能最为贪婪的。大家说他是价值投资,暴哥到觉得,他是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

盛世玩的是价值,颓世则摇身一变成为秃鹫,疯狂的找寻猎物。

中国不适合巴菲特?

在国内,可能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巴菲特这一套不合适。但其实呢?

恰恰相反,中国可能是最适合巴菲特的。大家现在总觉得没买茅台可惜。可其实呢?茅台最好的买点是在塑化剂时期,所有人都认为白酒没戏的时候。

同样的,保险、银行等大盘股一样的,当绝大多数人觉得,盘子太大,没人玩,往往就是买入的最佳时机,这时候的拉升阻力也最低。

反之,但资源股爆炸性的增长,成交量比平时数倍计的时候,这还用买吗?唯恐避之不及。

行业,板块如此,宏观大势也是一样。

巴菲特用最贱的标准来衡量投资的尺度,简单却可能最有效。这个尺度是股市市值/GDP的比值。

关于这个指数,暴哥看网上不少人说巴菲特说股市的市值和GDP在一个区间范围内,才是合理的,超出了就不合理。

这一点,其实我们得动态的看,而不是静态的。以美国为例,从1950年到2016年,股市和GDP的比值其实一直在趋势性的上涨,也就是说,合理的比值同步在提高。以上或许是75%左右,现在呢?100%附近可能才算合理。

中国也一样,股市越来越受重视,股市未来的发展可能比GDP要快得多。那么这就意味着,股市和GDP的估值,也水涨船高。

暴哥简单的花了条线,现在可能70%左右的比值都算合理。都具备投资的价值,只不过价值高低有别而已。

最近,发生了特朗普嘴炮引发的全球股市血案。特朗普周一见,可能又会让全球股市出现新的波澜。在全球联动性越来越广泛的今天,似乎越来越不可能出现独善其身的情况。

所以,炒股的朋友们要时刻保留一份清醒!短期之内,配置更多现金或许更为妥善。等风口过去,在入市也不晚。

最后暴哥想说,如果我们通盘考虑政治经济动荡时期的资产配置,可能把流动性差的换成流动性强的,把用于升值的换成可以保值的或许最为合适。在全球货币政策转向的时候,在政治经济环境动荡的时候,未来缺得绝对不是资产,现金的价值可能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巴菲特又开始“屯钱”逢低买入了?你呢?

巴菲特和索罗斯的区别不能再大了,如果有什么是他们都会做的,那它可以就是至关重要的,也许就是他们成功的秘诀。马克.泰尔通过分析这两位投资大师的思考方法和投资习惯,发现二人都对退出策略极其重视,并把它奉为投机铁律,即比冲进市场更重要的,是通晓什么时候退出。

投资大师持有赢利的投资,直到事先确定的退出条件成立。失败的投资者很少有事先确定的退出法则。常常因担心小利润会转变成损失而匆匆脱手,因此经常错失大利润。

不管你在一笔投资中投入了多少时间、心血、精力和金钱,如果你没有事先确定的退出策略,一切都可能化为乌有。正因如此,投资大师从不会在不知道何时退出的情况下就投资。

沃伦・巴菲特和乔治・索罗斯的退出策略来源于他们的投资标准。

巴菲特不断用他投资时所使用的标准来衡量他已经入股的企业的质量。尽管他最推崇的持有期是"永远",但如果他的一只股票不再符合他的某个投资标准(比如企业的经济特征发生了变化,管理层迷失了主要方向,或者公司失去了它的"护城河"),他会把它卖掉。

2000年,伯克希尔公司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往来文件揭示出它已经将它持有的迪士尼股份卖掉了一大部分。在2002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上,一名股东问巴菲特为什么要卖这只股票。

永不评论自己的投资是巴菲特的原则,所以他模模糊糊地回答说:"我们对这家公司的竞争力特征有一种看法,现在这个看法变了。"

无疑,迪士尼已经迷失了主方向。它不再是那个制作像《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这样的永恒经典的迪士尼了。它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Eisner)的爱好一定让巴菲特感到不安。迪士尼在网络繁荣中挥金如土,把大把资金投入像Goto.com搜索引擎这样的网站中,并且购买了一些像搜信这样亏损的公司。迪士尼为什么不再符合巴菲特的标准是显而易见的。

当巴菲特需要为更好的投资机会筹资时,他也会卖掉手头的一些资产。这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是必然的,因为那时候他的主意比钱多。但现在,他已经不必这么做了。在伯克希尔的保险融资给他带来充足资金之后,他面临的是一个截然相反的问题:钱比主意多。

他的第三个退出法则是:如果他认识到他犯了一个错误,认识到他最初完全不该做这样的投资,他会毫不犹豫地退出。

像巴菲特一样,索罗斯也有明确的退出法则,而且这些法则与他的投资标准直接相关。

他会在他的假设变成现实时清仓,就像1992年对英镑的袭击。当市场证明他的假设不再有效时,他会接受损失。

而且,一旦自己的资本处于危险境地,索罗斯一定会及时撤退。这方面最好的例子,是他在1987年的股崩中抛售他的标准普尔500期指看涨头寸。这也是市场证明他犯了错误的极端案例。

不管方法如何,每一个成功投资者都像巴菲特和索罗斯一样,在投资的时候就已知道什么样的情况会导致他盈利或亏损。凭借自己的投资标准不断评估投资的进展,他会知道他应该在什么时候兑现这些利润或接受这些损失。

投资大师们的退出策略

在退出时机上,巴菲特、索罗斯和其他成功投资者都会采用以下6种策略中的某一种或几种:

1.当投资对象不再符合标准时。比如巴菲特出售迪士尼的股票。

2.当他们的系统所预料的某个事件发生时。

有些投资是以特定事件将会发生为前提假设的。索罗斯假设英镑会贬值就是一个例子。英镑被踢出欧洲汇率机制的时候就是他退出的时候。

当索罗斯做收购套利交易时,收购完成或泡汤的时候就是他退出的时候。

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特定事件是否发生都将决定投资者的成败得失。

3.当他们的系统所设定的目标达到时。有些投资系统会设定某项投资的目标价格,也就是退出价格。这是本杰明・格雷厄姆法的特征。格雷厄姆的方法是购买价格远低于内在价值的股票,然后在它们的价格回归价值的时候(或两三年后依然没有回归价值的时候)卖掉它们。

4.系统信号。这种方法主要由技术交易者采用。他们的出售信号可能得自特定的技术图表,成交量或波动性指标,或者其他技术指标。

5.机械性法则。

比如设定比买价低10%的止损点或使用跟踪止损点(在价格上涨时相应调高,在价格下跌时却保持不变)来锁定利润。机械性法则最常被遵循精算法的成功投资者或交易者采用,它们源自于投资者的风险控制和资金管理策略。

我一个朋友的祖父所使用的方法就是这种机械性退出的策略。他的法则是:只要他持有的某只股票上涨或下跌10%,就卖了它。凭借这种法则,他毫发无损地躲过了1929年的股灾。

6.在认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时。认识到并纠正错误是投资成功的关键。

投资标准不完善或没有投资标准的投资者显然无法采用退出策略,因为他无从判断一个投资对象是否仍然符合他的标准。另外,他在犯了错误的时候也不会意识到他的错误。

一个没有系统的投资者,不会有任何系统生成的目标或出售信号。

这种投资者的最佳做法是遵循一种机械性退出法则。这至少能限制他的损失。但这无法保证他获得任何利润,因为他没有做投资大师所做的事情:首先选出一类有正平均利润期望值的投资对象,然后围绕它建立一个成功的系统。

甩掉 损失,让利润增长

拥挤的地方容易发生踩踏。我父母现在还经常说起一件事,

这些退出策略有一个共同点:对投资大师来说,它们都是不带感情色彩的。

投资大师关心的不是他会在一笔投资中赚多少或赔多少。他只是遵循他的系统,而他的退出策略只不过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罢了。

一种成功的退出策略不可能独立于其他因素。它是一个投资者的投资标准和投资系统的直接产物。

这就是普通的投资者兑现利润和接受损失如此困难的原因。所有人都告诉他,投资成功依赖于"甩掉损失,让利润增长"。投资大师会赞同这句话――所以他们才建立了一个使他们得以成功贯彻这一法则的系统。

没有这样一个系统,普通投资者无从判断什么时候应该卖掉一个赔钱的头寸,一个赚钱的头寸又应该持有多久。他怎能做出决策?

通常,利润和损失都会让他紧张。当一笔投资小有盈利时,他开始担心这些利润会化为泡影。为了消除压力,他脱手了。毕竟,专家们不是说"保住利润你就永远不会破产"吗?

当然,他在往银行里存这些利润的时候感觉良好,尽管只是10%或20%的利润。

在面对损失的时候,他可能会告诉自己那只是纸面损失-只要他不割肉。他一直希望这只是"暂时"的调整,价格将很快反弹。

如果损失越来越大,他可能对自己说,只要价格反弹到他的买价,他就抛出。

当价格继续下跌,对持续下跌的恐惧最终会取代对价格反弹的期望,他终于全部抛出――往往是在最低价附近抛出的。

总的来看,他的一系列小盈利经常被一长串大损失抵消,与索罗斯的成功秘诀"保住资本和本垒打"正好相反。

没有标准,是否兑现利润或接受损失的问题就被紧张情绪支配了。在价格一路下跌的过程中,他不断寻找新借口,告诉自己那只股票可能是好股票,说服自己坚持下去,因此一直没有直面这个问题。

大多数人在感到迷惑的时候都会紧张,但无论如何都要行动。一个投资者可能会无限期地推迟一笔投资,但一旦入市,他就回避不了兑现利润或接受损失的决策。只有明确自己的投资哲学和投资标准,才能摆脱紧张情绪。

我仍会时不时地认为我能胜过我自己的系统,但这样的叛离往往会在亏损过程中自我纠正。

―埃德・赛科塔

对我来说,忠实于我的系统是重要的。如果我对自己的系统不忠……我就犯了一个错误。

―吉尔・布莱克

长期来看,我认为不加怀疑地坚决遵守我的系统是对我最有利的。

―汤姆・巴索(TomBasso)

投资大师坚定地遵守自己的系统。

失败的投资者总是"怀疑"自己的系统-如果他有系统的话。改变标准和"立场"以证明自己的行为是合理的。

几年前,我通过一个朋友结识了股票交易商乔尔。他使用的是一种以计算机生成的买卖信号为基础的技术系统。

他告诉我,尽管他已经成功地运用这个系统达5年之久,他还是会在系统告诉他应该抛售的时候心有不甘。

"以前我经常怀疑系统的抛售信号,"他说,"我总能想出一只股票将会不断上涨的理由。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坐下来分析了我已经卖掉或早该卖掉的所有股票。我怀疑自己的系统已经让我损失了非常多的钱"。

"那么现在,"我问他,"你坚决听命于每一个抛售信号吗?"

"是的,不过我还是得强迫自己。那就像是闭上眼睛硬着头皮给经纪人打电话。"

那么,乔尔为什么不愿接受系统给出的抛售信号呢?

当接到一个购买信号时,他会调查那家上市公司。只有在公司的基本面比较理想的情况下,他才会接受这个购买信号。

而到抛售的时候,这家公司的基本面十有八九没有变化,他所了解的有关这家公司的所有事情看起来都与计算机生成的抛售信号相矛盾,所以他很不愿意执行抛售操作。他中途改变了自己的标准,从他明知有效的技术抛售信号转向了他"感觉"更好但与他的系统无关的基本面信号。

现在,在认识到这已让他付出高昂代价之后,他规定自己不得在系统说"卖"的时候去看任何基本面数据。

这在大多数时候是起作用的。但由于参考基本面是他的天然倾向,他仍会时不时地怀疑他的系统。与大多数人一样,他也会禁不住去听从诱人的呼唤。但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他能抵御这种诱惑。

遵从一个与自己个性相符的系 统

有许多成功投资者与乔尔一样:他们有一个系统,他们已经检验过这个系统,所以知道它有效,但他们在使用系统的时候会有所犹豫,因为系统的某些方面与他的秉性不符。

一个容易冲动、缺乏耐心的人,希望马上看到成果,永远也不会喜欢格雷厄姆式投资策略,因为这种策略要求他等待一只股票在两三年后回归它的内在价值。

类似的,一个喜欢在行动前详细研究并弄清所有细节的人不适合做外汇交易,因为这种交易要求瞬间判断、直觉行事、持续行动,并一刻不停地紧盯市场。

或者,如果一个人只喜欢购买一些他看得见甚至能感觉到价值的有形物品,他永远也不会使用那种投资于科技或生物技术企业的系统。如果企业的产品只是理念,连开发阶段还没到(更别说试验阶段了),那么它只有潜在价值。不存在他感兴趣的那种具体或有形的东西。

从这三个无疑非常极端的例子中很容易看出,如果一个投资者使用了一个与他的个性完全不符的系统,他会遭遇惨败,即使这个系统对其他人来说非常有效。

乔尔的例子已经证明,遵从一个与你的个性基本(但不一定非常)相符的系统是有利的。事实上,乔尔的表现胜过99%的投资者。但他要不停地抗拒怀疑系统的诱惑。即使如此,他偶尔也会屈服于这种诱惑。

用商品交易者威廉・埃克哈特的话说:"如果你发现你经常背离自己的系统,那么肯定有一些你希望包含在系统中的东西没有包含在系统中。"

分析师、 交易者和精算师

我发现了三类不同的典型投资者:分析师、交易者和精算师。每一类人的投资方法都与其他人完全不同,这与他的投资个性有关。

分析师以沃伦・巴菲特为代表。在将一笔投资的全部细节仔细考虑清楚之前,他一分钱也不会掏。

交易者主要靠无意识能力行动。这种以乔治・索罗斯为代表的典型投资者需要对市场有一种"感觉"。他行动果断,凭借的常常是不完全的信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完全相信自己一定能及时撤退。

精算师琢磨的是数字和概率。就像保险公司一样,他只重视整体结果,完全不关心任何个别事件。《随机漫步的傻瓜》(FooledbyRandomness)一书的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NicholasTaleb)或许是精算投资策略的最好代表。他最初是个数学家,现在管理着一个庞大的基金。他愿意承受数百次小损失,等待下一笔盈利交易。因为他知道,从数学上看,这一次盈利将把多次的小损失完全弥补。

就像所有的这类代表性形象一样,这三种典型投资者都是极端情况的反映。没有哪一个人是其中某一种典型的完美例子。事实上,投资大师已经掌握了全部三种典型投资者的才能。

然而,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他与三种典型中的某一种有天然的姻缘,他的行为方式也主要倾向于此。

一般的成功投资者与像巴菲特和索罗斯这样的投资大师之间的区别在于,投资大师一直坚定地遵守着自己的系统。

同乔尔不同的是,投资大师从来不用强迫自己勉强遵守系统。他们每时每刻都轻松自如地遵守着自己的系统,因为系统的每一个方面都与他们的个性完美相符,就像定制的手套一样。

从基本投资哲学到投资选择方式再到详细的买卖法则,每一个投资大师的投资方法都是他自己设计的。所以他从来就不会在诱惑之下怀疑他的系统。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永不犯错……

---------END---------

汇说FTsay泛金融革命发起与引领者!

普及金融常识,扫除金融文盲!让每个人更平等的参与金融市场是我们的使命!即使你生于贫困,也绝不能死于贫困!

我们坚信励精修行,方可得道:投资是生活的艺术,交易是一生的修行!愿与你以投资交易为生,共同奔向财富自由之路!

欢迎关注公号:汇说FTsay 加我微信:huishuoftsay 拉你入伙 找到组织!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PC文章详情
综合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