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银行理财 身陷传销的大学生死了,那些想暴富的人还没死心
身陷传销的大学生死了,那些想暴富的人还没死心
摘要: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闻一多12017年8月3日,一个死了五十多天的大学生成为了舆论热点人物,他叫李文星——因加入传销组织后来离奇溺死。4万变10万,100%稳赚,关键要有方法!现年23岁的李文星,是山东德州人,东北大学12级资源勘查专业。今年7月14日,天津静海区一处水洼发现了一具男尸,后经证实正是李文星。据其他当事人称,李文星是进了一个叫蝶蓓蕾的传销组织。李文星初来北京,在某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拿着6000元月薪。后来感觉公司没有发展前途,就在年前裸辞了。年后,他有三个多月没有工作。...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闻一多

1

2017年8月3日,一个死了五十多天的大学生成为了舆论热点人物,他叫李文星——因加入传销组织后来离奇溺死。4万变10万,100%稳赚,关键要有方法!

现年23岁的李文星,是山东德州人,东北大学12级资源勘查专业。

今年7月14日,天津静海区一处水洼发现了一具男尸,后经证实正是李文星。

据其他当事人称,李文星是进了一个叫蝶蓓蕾的传销组织。

李文星初来北京,在某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拿着6000元月薪。后来感觉公司没有发展前途,就在年前裸辞了。

年后,他有三个多月没有工作。后来通过BOSS直聘,拿到了李鬼公司“北京科蓝公司”的offer,这是一个Java研发工程师职位,月薪5000元。

李文星坐上城际高铁赶赴天津,并从此一去不复返,至今死因不明。

一个青年才俊就这么走了,想必那家中对李文星怀着殷切期待的父母,是在呼天抢地的悲痛中久久难以释怀的。

传销害人不浅,他死不瞑目。

2

广西·玉林,某高档小区。

当初中学历的苏键被老乡王某带进小区时,他对王某满满佩服——能住在这么好的地方,看来混得不错。

他被当成客人在这里受到了热情招待,刚开始只是到处闲逛。后来就有人给他介绍北部湾什么项目,让他听完十分亢奋的是:投资几万块,三年后可以赚一千多万。

苏健呆了大半年,期间他向父母、亲戚、同学、朋友,都打过电话借钱。

他坚信一旦他的梦想可以实现,他将永远摆脱打工仔的命运:低矮、破旧、潮湿的棚户区和自建房,几块钱的盒饭,工头的呵斥,穿着靓丽的女生给的白眼,这些将成为过去。

他可以开着一辆大奔,去迎娶邻村那个他垂涎已久的女孩子了;同学聚会,他再也不用抬不起头了;走在家乡的路上,他无需担心任何瞧不起他了。

但亲朋好友没有人愿意为他的“梦想”助力,在这些租友的鼓励下,他从未放弃对未来的憧憬。

直到老家来了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在父亲带领下强行把他拖往火车站的时候,他还是不相信这是个骗人的传销组织。

他使劲地挣扎,腿在地上乱蹬,嘴里还大声喊着“别拉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这是我听朋友讲述的一个他老乡迷恋传销的故事。

一个苟且底层的人,没有学历,没有技术,等待他们的只有生活的艰辛和命运的无奈。

在社会的边缘角落,没有任何东西能给他们这样一种希望:连你这样的人,也有机会在几年之后可以成为千万富翁。

活了几十年,他们能听到的、能看到的,或许只曾在传销组织发生过这样的奇迹。

3

2015年8月的某个晚上,我给家中打电话。

“什么?他进传销组织了,不可能吧。”听到母亲说有个表弟进了传销组织,我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表弟多少是个上过大学的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被骗到传销组织。挂了电话,我还思绪游离。

交69800的会员费,三年后可以赚到1040万。表弟已经为这样一个暴富项目痴迷了,他在电话中说:“你要相信我,现在很多人在搞,这可是一个翻身的机会。等我发财了,你们就都不会嘲笑我了。”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就是著名的传销组织“1040阳光工程”。

让他失望的是,我们这些穷亲戚没有借钱给他,他没有凑足会员费缴纳这个通往财富之门的敲门砖。

后来他无可奈何地回到了本地,在市里一家国企工厂做技术员。月薪3000元,那张工资条至今还让他有回去找组织的冲动。

前年过年的时候我问他“你知道那就是传销吗?”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是传销又怎样,在我眼里,那只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发财机会。”

一个身在底层出头无望的人,即便明知是骗局,也会抱定试试说不定可以成功的心态,来一场彻彻底底豁出去的赌博。

农二代大学生也逃不出这个局,这就是底层的无奈。

4

比你更优秀的博士都在玩传销,硕士有什么资格说不。

2017年7月31日,南京雨花台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起诉了一名25岁贺姓男子。令人惊诧的是,贺某是一名应届硕士毕业生。

作为一名传销团伙“老总级”人物,他的部下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大部分成员拥有本科学历,少数拥有硕士学历,甚至还有在读博士。

与其他误入传销组织人员不同的是,贺某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据贺某交代,他在刚接触该传销项目时,就察觉出非法集资的气味,但还是在洗脑课和其他人员的劝说下,经不住暴富诱惑,凑足了6.98万会费。

贺某曾经是生物技术领域高材生,在校期间开过公司,还拥有科研成果。在成为传销组织的上层后,他穿金戴银、发型别致,被捕时还开着一辆大奔。

贺某这种由高级知识分子组成的传销团伙,不是被骗入局,而像是抱着投机心理来实现暴富梦想的。

他们有社会基础和人脉,有较高的学历和智商,但依旧很难摆脱实现阶层跨越的障碍:要么嫌时间太久,要么嫌过程复杂。

要出人头地,还是得冒险一搏!

5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自2006年至2015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毕业总数达到近534万,博士毕业生总数65万855人,更不要说每年还有七百多万的本科毕业生。

那些既无学历又无技术的底层民工,根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即便是这些博士、硕士、大学生这些高级知识分子,也对未来充满了不少疑虑。

按照新中产阶级的标准,月入4.5万以上,年收入超过50万的,可以算作中产阶级。

钱哥的一名本硕都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同学表示,要达到这样一个标准,他初步预估需要十年左右时间。

另一名本硕博都在北大的同学表现出了更大的担忧,按照她所在的考古专业,对这个标准简直想都不敢想。

对于一些更底层的打工仔来说,能够月入一万就是奢求了,月入4.5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传销组织大量繁殖的基础,是底层上升的无奈。

出身农村的上亿青年,只出了一个王宝强屌丝逆袭成功的神话;被全国吹捧的高考状元,几年后只是淹没在早晚挤地铁的白领洪流;南征北战的几千万青年打工仔,那个打工皇帝的励志故事还是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事情。

面对高物价、高房价、就业难、结婚难、看病难等等一系列生存的压力...

传销就是一剂最好的精神鸦片,即便不能让你看到结局,也会给你成功的幻觉。

尽管虚无,但是每个梦醒的人,不是依旧回味其中,迷恋梦境的奇幻吗?

关注说钱(iShuoqian),菜单栏右侧“钱哥学堂”点击“基金定投”,即可一键购买,先到先得,理财从学习开始!

PC文章详情
银行理财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理财方式排行榜推荐 理财需选择这些正规的方法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年化收益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