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股票 市值120亿勤上股份被人3亿抢走!实控人落入什么圈套?
市值120亿勤上股份被人3亿抢走!实控人落入什么圈套?
摘要:文丨金融之家 药糖金融之家8月4日讯,资本市场的尔虞我诈衍生出众多传奇故事。今天故事的主角是勤上股份实控人李旭亮。如果不是一夜之间大权旁落,李旭亮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公司增资

文丨金融之家 药糖

金融之家8月4日讯,资本市场的尔虞我诈衍生出众多传奇故事。今天故事的主角是勤上股份实控人李旭亮。如果不是一夜之间大权旁落,李旭亮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公司增资扩股引进的两名股东竟然会联手,更想不到的是,二者竟妄图仅以3亿元投资撬动市值120亿的勤上股份的实控权!

增资方反水撬动勤上股份实控权

故事要从两个月前讲起,2017年5月,勤上股份的控股股东勤上集团实施增资扩股,引入北京均远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纯悦”)两位新股东,两位新股东合计增资额为2.93亿元。增资完成后,两位新股东分别持有勤上集团25.5%的股权,李旭亮及妻子温琦持有股权下降至49%。

而这场名义上的增资扩股实际上却是明股实债。由于最近数月勤上股份股价持续走低,李旭亮等人质押的公司股份直接面临爆仓风险。为摆脱困境,李旭亮一边申请停牌,一边仓皇寻找资金追加保证金。这时深圳德基伟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基伟业”)伸出援手,不仅自己与勤上股份签订了6亿元的借款协议,还积极撮合勤上股份与北京均远、南京纯悦相识。最终,北京均远、南京纯悦以“明股实债”的方式向勤上股份投资2.93亿元。李旭亮承诺在6个月后按初始投资额收购两家公司所持勤上集团股权,并向德基伟业支付约定的借款利息。

即便是增资扩股变成明股实债,只要当事三方达成一致就好,但接下来的变故让李旭亮始料未及。投资勤上股份不久之后,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私下联手,突然向勤上股份发出一封通知,宣布二人结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如此一来,二者合计持有勤上股份51%股权,超越李旭亮及妻子温琦49%的持股比例,一跃成为勤上股份第一大股东,也即公司新的实控人。

一夜之间大权旁落,作为勤上股份创始人和实控人的李旭亮犹如遭受晴天霹雳。市值120亿的上市公司被人用区区3亿元撬盘,任谁都意难平。但李旭亮为何会不留余地将股权质押以致发生如此惨剧?这还要从勤上股份收购龙文教育说起。

抛弃主业疯狂购买教育资产

勤上股份原本主营半导体照明设备生产及销售。行至2015年,公司认为原来的经营领域已经难有突破,为发掘新的业绩增长点,实现战略突围,勤上股份以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文教育”)100%股权,正式进入教育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勤上股份对龙文教育100%股权的收购估值是20亿元,但龙文教育此时的账面净资产值为-0.66亿元。根据龙文教育在2014年录得的约4200万元净利润计算,勤上股份的收购市盈率倍数在47倍以上。而同期新南洋收购昂立科技、ST新都收购华图教育的市盈率倍数分别是20.04倍、23.88倍。勤上股份对龙文教育的估值明显偏高。

面对市场对高估值的质疑,龙文教育的股东做出2015-2018年龙文教育累计实现5.6亿元净利润的承诺,并提出在业绩未达标时的补偿措施。龙文教育股东所做出的业绩承诺水平与龙文教育的过往经营业绩相比,差距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收购龙文教育后,勤上股份曾对外宣称,公司今后要走“半导体+教育”的双主业发展模式。但其之后的种种作为却表明,公司正在舍弃半导体业务,全面发力教育产业。

2016年8月,勤上股份与华夏人寿及其关联方华夏久盈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在教育培训领域等进行多元化的金融与产业合作,如寻求并购资源、资产重组、资产注入、配套融资、定向增发等。之后,勤上股份便在教育领域开启“买买买”模式。

2016年10月,勤上股份出资1亿元设立勤上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同月,勤上股份采取现金增资及受让的方式获得深圳市英伦教育产业有限公司4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收购对价为8800万元。2016年11月,勤上股份拟收购何志坚、刘东鸣持有的柳州市小红帽教育投资咨询有限公司80%股权,以获得其实际控制或持有的幼儿园资产,收购对价预计8.7亿元。2017年1月,勤上股份分别与北京凹凸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长沙思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达成收购意向,拟采取现金增资及受让的方式,先期获得2家公司10%股权。勤上股份对这2家公司的收购估值之和达8.6亿元,先期获得10%股权的投资估计在1亿元左右。2017年2月,勤上股份与成都高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意向,拟采取股份+现金或者纯现金收购的方式,取得高达投资90%股权,以期获得其所拥有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收购对价为17.6亿元。2017年5月,勤上股份联合成都鼎兴量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横琴觅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荣享股权投资中心,用以收购Aidi Education Acquisition(Cayman)Limited(爱迪教育集团)或其控制的教育资产。其中,勤上股份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认购8亿元。

统计发现,从2016年8月迄今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勤上股份在华夏人寿的协助下,接连在教育产业发起了7次并购,业务领域几乎覆盖了从幼儿园到中学的全教育阶段,动用的资金规模达到了37亿元左右。而截至2016年底,勤上股份资产只有72亿元。如此大规模的并购活动对勤上股份现金流的冲击可想而知。

卖壳弄巧成拙反落对方圈套

在发力教育产业的同时,勤上股份对原有的投资和业务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退出2014年设立的以半导体产业为主要投资方向的广东慧誉勤上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退出2016年3月设立的深圳前海善水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及将其半导体业务相关的资产、负债、人员全部转移到全资子公司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并拟将后者全部股权转让给李旭亮妻子温琦。之后,勤上股份将从双主业模式快速切换到教育产业。

李旭亮的上述举动与借壳上市剥离原有业务的模式高度相似,不同的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尚未发生变化。这本是一步构思奇巧的卖壳戏码,但无奈天不遂人愿。

虽然勤上股份已将主要精力放到教育产业,但结果并未达到预期。2016年龙文教育全年实现营收6.22亿元,实现净利润0.66亿元。按照资产重组时2016年实现1亿元利润的估计值,龙文教育的业绩达标率仅为66%。勤上股份据此计提了4.64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公司业绩也因此由盈转亏。

2017年2月3日起,勤上股份因筹划收购高达投资而停牌,无奈最终败给竞争对手皖新传媒。重组失败后,勤上股份于4月25日宣布复牌,当天就迎来一个跌停,股价由9元/股下跌到8.1元/股。次日,勤上股份以实际控制人质押股份接近平仓价为由再次停牌至今。

股权质押爆仓威胁下,李旭亮急切引入北京均远、南京纯悦共计2.93亿元资金救急。却不料落入对方早已设好的圈套,最终落得卖壳不成、大权旁落的悲惨境地。

但李旭亮并非善类。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年仅27岁的李旭亮开始下海创业。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和与十余家投资机构签署12份对赌协议,最终将勤上股份培养成中国最大的LED企业之一,并于2011年登陆A股。只是这次李旭亮能否再打一场翻身仗,仍需时间给出答案。

PC文章详情
股票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两地上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