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基金 1000家金融企业,5900亿资金管理规模:中国头号基金小镇如何炼成?
1000家金融企业,5900亿资金管理规模:中国头号基金小镇如何炼成?
摘要:掩映在钱塘江和玉皇山间的玉皇山南小镇,就像是从附近的大都会杭州挪移而来的小世界。这座900万人口的城市忙碌而喧嚣,而玉皇山南这片封闭的社区――几个世纪以前宋朝历代皇帝在这里祈

掩映在钱塘江和玉皇山间的玉皇山南小镇,就像是从附近的大都会杭州挪移而来的小世界。这座900万人口的城市忙碌而喧嚣,而玉皇山南这片封闭的社区――几个世纪以前宋朝历代皇帝在这里祈祷丰收――安静又郁郁葱葱,感觉像是一片闲适和高端的绿洲。

就像美国康涅狄格州绿树成荫的小镇格林尼治一样,玉皇山南小镇因为聚集了大量对冲基金公司,如今可谓风光无限。格林尼治位于华尔街以北1小时车程,而玉皇山南小镇从上海乘高铁大约也是1小时抵达。实际上,当地政府已经把整个小镇――直到不久前还是一个设计业中心――变成了中国雄心勃勃的金融巨子的专属地盘。

对冲基金小镇

如今,只有常驻的基金经理和他们的客人才被允许进入由保安把守的玉皇山南小镇。小镇的别墅式办公楼里,设置了一排排的交易终端,还可以观赏湖畔景观。这里有一所配备了外教的私立小学,一座现代化的医疗中心,以及一处下班后的休闲中心――都是为精明的金融家们精心设计。就连当地政府官员也愿意千方百计让他们满意,积极帮助这些基金从国有投资机构那里募集资金以及应对繁琐的审批程序。

2016年,中国的对冲基金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管理的资产在过去两年增长了两倍多。

中国基金小镇分布状况

因此,不足为奇的是,自从2015年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正式揭牌之后,已经有超过1000家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在这个小镇注册,资金管理规模达5900亿元(约合840亿美元)。由于一般的基金公司都可以得到30%的税费补贴,更增加了这个区域的吸引力,玉皇山南现在已然成为上海、北京和深圳之外中国最大的对冲基金聚集地。

这里有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和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工作过的银行家,位于康涅狄格州的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代表据说最近也到访过此地。“自然环境棒极了,我相信集聚效应将越来越强大,”前高盛的美洲股票交易部门联合负责人王铁飞说。他现在运营着k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Puissance Capital Management),一家在纽约和中国设有办事处的跨国投资公司。王铁飞运营的两家中国股权基金都注册在玉皇山南小镇。

2016年4季度末中国对冲基金数量

就在不久之前,在杭州或中国任何地方设立一个对冲基金小镇的想法可能都会让多数观察人士觉得是天方夜谭。中国立法机构直到2012年才正式认承认冲基金,政府的发展计划往往把重点放在广大的社会中下层。可以说,为基金经理这个精英群体打造一个世外桃源传统上不会是政府的工作重心。

不过现在,这个概念已经不再那么匪夷所思。中国的对冲基金行业正在蓬勃发展,这多亏了证券监管部门的谨慎支持,以及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渐进的自由化。对冲基金管理的资产在过去两年增加了两倍还多,而对冲基金的数量则在2016年翻了一番。尽管发生了一些丑闻――包括引人关注的市场操纵案的宣判――政策制定者开始把对冲基金看做这个亚洲最大经济体的价值贡献者。

2016年4季度末中国对冲基金资产管理规模

对于玉皇山南小镇和全国各地至少15个较小的基金小镇来说,长期的成功可能最终要取决于中国未来几年的走向。如果政府遵守承诺,让市场和服务业在这个规模1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扮演核心角色,对冲基金热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对冲基金

在许多方面,玉皇山南小镇的成长都是整个国家的缩影。20世纪以前,这片地域主要是农田,直到工业化进程带来了厂房和仓库。大约10年前,地方政府大力发展服务业,先是把该地区作为旅游景区进行宣传,然后是设计业中心。这些努力都没有成功,当对冲基金开始进入,有关部门听说了格林尼治之后,建立一个对冲基金小镇的想法开始形成。

保安骑着摩托在小镇里巡逻

如今,玉皇山南小镇已经成为政策制定者所称的“特色小镇”当中的杰出代表之一。这里有大约3000名基金和相关企业的雇员,当地官员预计,随着新的住宅和办公空间的启用,这个数字还会增长。多数基金经理从附近的公寓楼每天通勤到玉皇山南小镇上班;格林尼治式的豪宅在中国仍然少见。玉皇山南和其他基金小镇旨在培育有前途的企业。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管委会主任梅建群表示,中国的事情就得靠政府驱动,没有政府资源和有关部门发挥主导作用,不可能发展这么大的产业。

对于急于降低中国对基建支出和重工业依赖的经济规划者而言,对冲基金的优点可太多了。它们成长迅速,可以创造高技能就业岗位,并为由容易产生泡沫的房地产和股市占据主要地位的国内投资版图增加了更多选择。浙江省副省长朱从玖2016年11月在讲话中称,对冲基金符合中国的重大经济发展目标。

在中国之外,很少有人对这个行业的前景如此乐观。2016年,投资者从对冲基金研究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追踪的全球对冲基金共撤资700亿美元,反映了他们对高费率和惨淡投资回报的不满。根据对冲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的数据,2016年对冲基金公布的平均收益率仅为4.5%,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涨幅低了5个百分点。

现有办公场所附近正在兴建新的设施

虽然中国的对冲基金2016年总体处于亏损状态,但它们的表现超过了国内股市和信用市场,没有遭遇客户的强烈反应。上海朝阳永续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追踪的基金2016年亏损了2.5%,相比之下,上证综指同期下跌了12%,高收益公司债券下跌了10%。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客户增长使该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增加了55%,与此同时,注册基金的总数增长到创纪录的27015家。

中国的“发射台”

王昌南曾经是美国银行驻伦敦的全球股票量化部门的负责人,后来在2015年开办了自己的投资公司。他2016年在中国创办了两家基金公司。他说现在进入中国市场是最佳时期;虽然市场日趋成熟,增加了期货和期权等工具,但仍然不够高效,不足以为精明的基金经理产生有吸引力的回报。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个人投资者的巨大影响,他们驱动了中国股市80%的交易额,相比之下,美国股市只有约15%的交易额来自个人投资者。

“在这里更容易实现优于市场的投资收益,”王昌南说。作为明得浩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MD Grand Investments Ltd.)的董事长,王昌南管理着大约3.5亿元的资产。他2016年3月在玉皇山南创办了一家大宗商品期货基金公司,7月又创办了一家股票基金。通过玉皇山南管委会与一些早期客户建立了联系。

当然,监管部门和对冲基金业的看法并不总是那么一致。2015年夏季中国股市大跌时,监管机构将之归咎于“恶意”做空者。他们允许数百家公司暂停股票交易,几乎扼杀了股指期货交易市场,后者是中国对冲基金一些最受欢迎交易策略的核心。政府还冻结了一些交易账户,搜查了券商公司,并以操纵市场的罪名逮捕了徐翔――在中国被称作“对冲基金一哥”,他后来承认有罪。

这段经历突显了中国对冲基金长期可能面临的最大风险:尽管政府自称拥抱自由市场,但在艰难时期仍然愿意采用极端手段来强化监管。如果像许多分析师预计的那样,中国创纪录的公司债水平最终导致令市场动荡不安的危机,没人能预料到政府会作何反应。

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的一栋办公楼的庭院

至少就目前而言,决策者似乎已经展开了红毯。一些政府官员甚至到1000多公里之遥的格林尼治――AQR Capital Management和Viking Global Investors等对冲基金的所在地――学习原版的对冲基金小镇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

康涅狄格州对冲基金协会(Connecticut Hedge Fund Association)的负责人布鲁斯61麦圭尔(Bruce McGuire)说,他在过去12个月接待了四个中国考察团。这位前高盛国际资产管理公司(Goldman Sachs Asset Management)的高管也访问了杭州和北京的基金小镇,他预测过不了多久,这个国家就会出现自己的全球对冲基金巨头。当这些公司想要在美国设立据点时,麦奎尔想要确保格林尼治是他们的首选之地。“我们想要占到格外大的比重,”他说。“我们想要吸引中国的Bridgewater。”

在那之前,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将成为中国的“发射台”。“当你还是一家小公司时,即使你进入北京或者上海,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融资伙伴,”明得浩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王昌南说。

“作为基金小镇的成员,与银行和券商对话会更容易。如果你不在基金中心,你会被忽视――这是创业公司最不希望发生的事。”

金融新地标

王黎是一位列入浙江省“千人计划”的创新人才。在回国前,王黎先后获得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美国密歇根大学统计学、金融学和工程及运筹学等4个专业的硕士,又完成罗斯商学院工商管理学博士学位,是位不折不扣的“学霸”。王黎曾在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任贝莱德大中华地区首席基金经理及量化分析师,其研制的量化投资模型在亚洲、新兴市场及北美股票市场中控制着上百亿美元资产的交易。

如今,王黎的身份是杭州风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去年9月,风禾资产在基金小镇注册成立,6个月后,其发售了第一批金融产品,至今,短短9个月时间,其已发行15个产品,总规模约10亿元(人民币,下同),并通过量化投资,给客户创造了超过10%的稳定收益。

“创新是一个量化团队、量化机构最最重要的力量,失去了这个力量,失去了这个热情,只是靠过去的一些模型是无法生存的。”王黎认为。

王黎是国际高端金融人才来基金小镇创新创业的一个缩影,他的故事凸显了基金小镇在国际“新金融”行业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不仅王黎,基金小镇还引来金融大腕,如朴盛资本创始人、高盛集团前董事总经理王铁飞,和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王昌南等。

在引智的过程中,小镇内的企业也发挥出了引才作用,如浙江玉皇山南对冲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架起了小镇和国际沟通的桥梁,从海外引进了10多家企业、机构,其中大部分落户在基金小镇。

2014年,浙江玉皇山南对冲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美国首次遇到王锋和他的合伙人毛煜春。王锋曾就职于美国著名量化对冲基金Citadel,从事统计套利策略开发与交易,他所开发的日内分钟段策略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创造了八个月收益105%的业绩。

在沟通中,双方发现彼此对基金发展的眼光和专业性相互契合。于是,浙江玉皇山南对冲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入股王锋及其团队的项目,在基金小镇成立了浙江安诚数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去年10月,该公司对外发型私募基金产品,目前,整体规模达8亿元。

王锋内心还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以基金小镇为据点,参与国际股票或者期货衍生品市场的交易,使基金小镇真正成为又一个格林威治。

如今,作为杭州金融人才管理改革试验区,国际化金融人才正在集聚。基金小镇累计吸引国内外高端金融专业人才逾2000名,包括海归人才200余人,国内领军人才30余人。

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管委会党组书记袁维民认为,这些高端人才和人才项目的落地,有利于小镇为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创新创业服务。

走出去的少壮派

基金小镇的规模与集聚效应不仅吸引海外人才“走进来”,也触发浙江投资机构裹挟雄厚民间资本“走出去”,去国际市场寻找新技术、新模式等,为浙江经济的转型升级储备新动能。

在“走出去”方面,浙江赛伯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不得不提。该公司起源于美国硅谷,是首批入驻基金小镇的金融企业,其是一家专注于服务中早期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的创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00亿元。

据赛伯乐总裁、创始合伙人陈斌介绍,该公司实施“G10国际化战略”,即赛伯乐在美国、德国、以色列和日本等10个国家,选择如纽约的金融、波士顿的医疗生物等国际化产业集聚高地城市建立基金对接点,通过投资锁定海外人才项目。在国内,赛伯乐和杭州市、宁波市和绍兴市等地方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合作,引导海外优质人才项目落户中国。

如赛伯乐在硅谷投资了生捷项目,该项目主要围绕高清晰第三代生物芯片展开,科学家利用唾液和血液进行DNA测序,获得高清晰、低成本的超长基因测序,这种技术可用来预测、治疗人体疾病或者弥补、修正基因缺陷。今年,陈斌和团队将此精准医疗项目引进了中国,并在杭州落地。

11月2日,陈斌和团队刚刚签下一个项目,他兴奋不已。“我在美国看到一个膨胀机余热发电项目,这种技术最早应用于美国潜艇发电系统中,其发电的过程中几乎没什么损耗。”陈斌说。目前,赛伯乐已与膨胀机余热发电项目完成签约,注资支持研发转化,并着手将此项目引进浙江拟组建合资公司。

据赛伯乐硅谷合伙人薛宏介绍,在过去的两年半中,赛伯乐光在硅谷就投了30多个项目,涉及大数据、云计算、网络安全、金融科技和精准医疗等。

在海外市场,凯泰资本也大展身手。在凯泰资本首席合伙人徐永红看来,伟大中国梦,没有能力走出去,终究是一个梦。

据介绍,该公司沿着技术创新和消费升级两方面进行投资,在技术创新方面重点关注生物医疗和生物农业,组建了美国团队。据徐永红介绍,该公司今年已投了10个早期团队,此后计划每年投资10-15个团队,并连续投三年。“我们认为,本次经济危机自2016年进入萧条期,萧条期将持续到2026―2027年。引领我们走出本次经济危机的技术创新就是生物技术。”他说。

这种预判,在基金小镇“走出去”的企业中基本达成了共识。浙江赛领岳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用6500万美金,购买了一家制作心脏瓣膜医疗器械的美公司部分股权,将其技术和产品引到中国。

“海外并购是一个趋势。”浙江赛领岳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前说。

杭州绩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绩优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敏翔认为:“资本是逐利的,目前国际上一些标的价格比国内还低,这诱发国内投资机构关注海外市场。”

据悉,该公司在杭州乃至中国,投资新技术、大数据、大健康和互联网金融等方面的同时,也受小镇国际化氛围的感染,正在酝酿将投资范围扩大到海外。

“浙江的基金如果在全世界都有投入,这意味着全球项目、人才,在早期的时候,浙江的资本就能进入。那么,中国人就站在整个产业链高端,让中国的技术、消费和工业4.0与美国、德国和日本实现同步。”陈斌说。

如其所述,在基金小镇,这些“走出去”的金融机构们,是海外投资中的“少壮派”,它们已点燃新技术燎原的星星之火。

“店小二”般的政府陪跑

一年多以来,基金小镇从中国蜚声海外,其聚啸的资本惠及浙江实体经济,更在市场的作用下与国际高端人才、高新技术等形成嫁接。而支撑起浙江资本叱咤国际的背后,是各级政府部门“店小二”般贴心的关怀,是政府对企业创新创业给予精准、高效的国际化配套服务。

“我们的合作方大多是境外优秀对冲基金管理机构或团队,最终吸引他们来基金小镇的是小镇整体的生态氛围和办事效率。如工商方面,基金小镇有专人负责来对接,对于我们公司这样的战略投资人来说,项目公司新设和变更整个流程非常顺畅。”浙江玉皇山南对冲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赵利君说。

对此,王黎也深有感触,他说:“自从风禾资产去年9月在基金小镇注册以来,经过多次变更和调整。这期间,工商提供了全程通的帮办服务,指导我们具体变更的流程,又快又方便。”

不仅如此,浙江各级政府对待人才的真诚,让王锋倍感温暖。王锋和他的团队项目,被列为杭州市上城区“1211”人才计划A类项目,获得政府奖励200万元启动资金,今年他们又获得杭州市全球引才“521”计划创新人才项目支持。“这种支持让我们拥有更好的条件,招到更符合要求的人才。”王锋说。

除了快捷高效的行政服务,在基金小镇工作的国内外金融人才,足不出镇即可享受便捷的国际医疗、国际教育和人才公寓等生活配套设施。

在国际医疗方面,基金小镇的配套可谓独具创新。

去年5月,邵逸夫医院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国际医疗中心落成,它符合JCI标准(全世界公认的医疗服务标准JCI:JointCommissionInternational,代表了医院服务和医院管理的最高水平,也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认证模式),通过1名全科医生和几位护士,加远程云诊室链接的全国医疗专家,该中心为基金小镇及附加居民提供了一站式的医疗服务。

服务项目覆盖了心电图和B超检验室,常见病和多发病等基本医疗服务。医疗中心还通过纳里健康应用,提供远程门诊和员工健康管理等特需医疗服务。持CIgna、aetna等商业保险的外籍患者,就医时可享受商业医疗保险服务。

前不久,在小镇工作的一基金公司副总裁,在体检结果中发现肝功能异常,基金小镇国际医疗中心全科医生陈建华建议他注意饮食,适当休息。一个月后,这位患者在此中心复查后,指标依然偏高。陈建华帮助患者成功预约了邵逸夫医院消化内科的专家,并通过纳里健康的医生端,在医疗中心的远程云诊室,完成了远程就诊。

从进入云诊室到开出临床医嘱和健康处方,整个看病过程只用了20分钟。

“中心面还向基金小镇,提供医疗宣讲服务。”陈建华说。他利用中午时间深入各企业,进行健康保健知识宣讲等。

在国际教育上,基金小镇的配套也便捷了小镇的创客们和员工们。

徐永红就体会到了这份实实在在的方便,他的孩子在娃哈哈双语学校就读,而娃哈哈双语学校和娃哈哈外籍子女学校都在基金小镇范围内,距离徐永红的公司约十五分钟车程。“希望通过国际化的教育,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徐永红说。

据娃哈哈双语学校校长、四年级数学老师罗永军介绍,如今娃哈哈双语学校共有学生330人,娃哈哈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有学生约50人。两校共有来自美国、英国、澳洲、爱尔兰、加拿大和印度等国,共计30位外籍教师。国际化的教学氛围,带来了多元的文化。两所学校的总校长Bruce认为:“多元的文化将尊重、理解和包容这些美好的品德,注入孩子内心。”

为了让来自海内外的人才生活更便利,基金小镇周边也规划了相应的高端住宅、精品公寓项目作为配套,为了方便国际人才出入境,基金小镇内设有出入境服务站。

“这些配套让小镇将更具国际化、更有包容度。”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缪承潮说。

此外,基金小镇还在上下产业链服务上动足脑筋。如从2015年开始,上城区政府携手浙江省金融产业促进会等,举办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为新金融发展提供专业化、精品化和国际化的高端对话平台,引全球智力聚焦基金小镇,探讨行业发展热点、难点,研讨未来发展方向等。

当下,基金小镇以人才和资本的力量,架起了中国通向世界的桥梁。面对未来,从基金小镇布局往全球的新技术、新模式,蓬勃发展之时,其带动经济转型升级成效至几何令人期待。

PC文章详情
基金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两地上市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