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外汇 专访吴晓求:预计2020年前可实现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
专访吴晓求:预计2020年前可实现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
摘要: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5日电(罗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向纵深继续推进,而近期债券通的上线也无疑为此增添了新的动力。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目前面临许多更严峻、紧迫的经济金融挑战,防范各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5日电(罗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向纵深继续推进,而近期债券通的上线也无疑为此增添了新的动力。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目前面临许多更严峻、紧迫的经济金融挑战,防范各种金融风险刻不容缓,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并非当务之急。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7月15日至16日召开的“2017国际货币论坛”间隙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专访时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并非迫在眉睫,但人民币国际化是一项重要的改革措施和战略性的改革任务。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中新经纬 罗琨 摄

此前毕马威的一份调查显示,2016年的观点比2015年的更加冷静,实现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的时间从预期5年变为预期超过7 年, 对于人民币成为国际主要的投资货币或世界范围内最广泛使用货币也同样预期需要更长的时间。

吴晓求并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2020年之前就可以实现人民币的完全自由兑换。“ 中国金融成为全球的金融中心只是时间问题,人民币是全球货币体系中重要的一员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从流动性和市场的角度看,今天已经成为重要一员。我想未来成为全球货币体系里面重要一员的时代以及中国金融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时代,已经不远了。”吴晓求称。

美联储加息缩表如何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当下市场的共识是美联储仍将保持加息节奏,并在下半年开始缩表进程。这一事件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带来影响?

吴晓求认为,这一事件当然会带来一定影响,但并不会构成太大障碍。他指出,缩表之后美元的升值预期会更高,对人民币会带来一定的压力。从理论上说,中国具备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条件。“人民币国际化当然有一个时间窗口,但是整体上看人民币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估值水平,在不同的阶段也会有不同的表现,从市场来看,总会有高有低,我倒不认为有太大的障碍。”

在人民币相对美元存在贬值预期的情况下,中国又应该如何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吸引力?吴晓求认为人民币有一个相对好的长远基础,因为整个中国经济的转型正在艰难地进行中,积极的因素还是占主要的。

“我们自己可能看不到,但是别人还是能看得到的。我们的供给侧改革最重要的就是经济结构的转型,包括压缩一些传统产能,结构性的调整,提升高科技产业的比重等,这些都是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的措施。此外,我们还有很多的渠道在消化大量的货币。人民币的贬值窗口也是一个消化通道。所以我认为即使人民币对美元有一定压力,但也不用那么悲观。”吴晓求说。

他认为目前整个中国经济的预期还是不错的。“不要用以前的眼光看待今天的中国经济,(以前是)9%的速度,实际上还要看它的结构转型。从经济基本面以及中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状况来看,我想我们不用太悲观。”

三方面着手提升债市流动性

当下中国债市的流动性与美国等市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2016年,我国债券市场的换手率约3.2,而美国2004年至2013年十年间债市的平均换手率为8.6,而储备货币日常最为主要栖息地就是高流动性债券。如何提高债市的流动性显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必须思考的议题。

吴晓求指出,当期国内的债市最主要的份额在银行间市场,债市在银行间市场的作用更多的是一种流动性的安排,是一种商业银行的资产结构的流动性储备,实际上债市最重要的功能应该是财富管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债市承担的更多的是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管理职能,而没有更多承担财富管理的功能。也就是说,很多老百姓理财激进进行债市的配置相对比较困难,也比较少,它的交易并不是很活跃,这也和中国的股票市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认为要提高债市的流动性,首先是债市规模扩大,其次是市场的一体化,第三是债市的功能要转型,要成为全社会财富管理的一种基础资产。当然,经济政策也会影响债市的外部变量,这些也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经济增长和金融资产膨胀都不可无限期持续”

上世纪80年代,日元也曾雄心勃勃欲问鼎国际主要货币,在“失去的20年”之后,这一目标仍可望而不可即。这其中有哪些教训值得借鉴?

吴晓求认为,日本过去经历了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的确需要一个期限来消化高速增长时期带来的风险。日本经历了一个泡沫经济的时代,也的确出现了巨大的金融风险。实际上日本花了很长时间来整合经济结构,包括金融体系,消化金融风险,这对于未来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吴晓求认为一个国家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金融资产的膨胀,都不可以无限期地持续,都有一个成长消化整理的过程。

他进一步指出,实际上中国也经历了一个很长时间的高速增长。“我认为中国各方面的速度都应该慢一点,都应该多想一想,都应该多思考一些问题,因为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不要带来巨大风险的增长。如果带来巨大风险的增长,这种增长本质上没有意义。”他最后补充道:“我们有的是时间是因为一代人只能完成一代人的事情,一代人不可以完成两代人的事情或者三代人的事情。所以有这样一个想法,(经济增长)可能会更加安全,更加有质量有竞争力。”(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有钱花
外汇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热门资讯
艾思特外汇如何在交易中设立一个交易守则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股票的面值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