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外汇 山姆大叔是如何薅亚洲国家羊毛的
山姆大叔是如何薅亚洲国家羊毛的
摘要:上篇文章前情摘要-----自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从而可以随心所欲“想印多少美元就印多少美元”,利用自己独步全球的金融霸权地位,开启印钞机将美元资金开闸泄洪

上篇文章

前情摘要

-----

自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从而可以随心所欲“想印多少美元就印多少美元”,利用自己独步全球的金融霸权地位,开启印钞机将美元资金开闸泄洪到其后院-----广袤而贫穷的拉美地区;

在美元资本投资滋养之下,拉美地区国家迎来黄金十年,待羊儿养肥,美国政府通过引诱阿根廷开展马岛战争制造拉美地区危机,同时美联储立即启动加息,将恐慌的拉美社会资本赶回美国,令美国三市齐涨,赚得盆满钵满后转身又回到一片狼藉的拉美以地板价收购拉美优质资产。

通过这一番金融魔术操作,美国佬成功薅了拉美国家的羊毛,令拉美国家深陷危机泥潭,迄今也未见苏醒过来的希望。

- 01 -

美国佬利用美元霸权地位、魔幻运用金融手段,薅光拉美国家的羊毛,这个操作过程中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外来资本大量流入使得美元不断升值,于是美国产品出口价格变高。

美国产品价格高了,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就下降,于是形成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

在这种压力下,美国于是琢磨着让美元贬值,从而降低美国产品价格,以提升其在国际市场上的对外竞争力,力图降低贸易赤字、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

那么,美国人是咋干的呢?

1977年,以日本和前联邦德国过于强劲的对美出口从而让美国产生巨额贸易逆差为理由,美国卡特政府的财政部长Michael Blumeuthal对外汇市场进行口头干预,希望通过美元贬值(可让美国产品出口价格更低从而更具价格竞争力)的措施来刺激美国的出口,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

他的讲话一出,投资者立即将手中的美元疯狂抛售。

于是,美元对主要工业国家的货币急剧贬值。

结果这个动作整太猛了,美元贬值太厉害,而之前美国强行要求石油输出国组织即欧佩克-----全球的石油买卖必须用美元货币进行结算-----这美元大幅贬值了,当然也就意味着购买同样多的石油就需要支付更多美金,于是以美元计价的石油价格猛涨(这就是1978-1979年的石油危机)。

油价猛涨形成传导效应,又造成美国能源价格大幅狂飙,再进而传导到美国消费物价指数随之高攀,于是美国出现超过两位数的严重通货膨胀。

为治理这一严重通胀危机,1979年夏天上台的美联储主席Paul A. Volcker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连续三次提高官方利率。

于是美国又出现高达两位数的官方利率和市场利率,高利率吸引了大量的海外资金流入美国,于是又导致美元飙升,从1979年底到1984年底,美元汇率上涨了近60%,美元对主要工业国家的汇率超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前所达到的水平。

美元大幅度升值导致美国产品出口价格升高,竞争力降低,其贸易逆差于是快速扩大,到1984年,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达到史无前例的1000亿美元。

在这同时,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日本制造的产品充斥全球。日本资本疯狂扩张的脚步,令美国人惊呼“日本将和平占领美国!”

美国人开始坐不住了。

那么他们又干啥了呢?

1985年9月,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召集日法英德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Plaza Hotel)开会,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调,以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协议中规定日元与马克应大幅升值以挽回被过分高估的美元价格。

-----这就是著名的广场协议。

- 02 -

美国佬的算盘是-----

通过日元与马克大幅升值,则美元实现贬值,从而增强自己产品在国家市场上的价格竞争力,减少贸易赤字、改善国际收支平衡。

而日本人是这样盘算的-----

日本当时经济发展过热,国内需要冷却一下,日元升值意味着日元变得更加值钱,其国内日元利息高了,贷款利率就会更高,于是可以冷却一下国内过热的经济。

而日本人拿着升值了的日元去海外投资就更加有利(比如开合资公司,比如日本人原来拿100日元可以占50%的份额,但日元升值后,相当于同样数额的日元可以换更多的其它国家的货币,那么同额日元的投资可以占80%的份额了)。

想想挺好,于是日本人很乐意地就签了协议。

“广场协议”签订后,五国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各国开始抛售美元,继而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而日元则大幅升值的局面。

结果,日元升值倒是没按预期的令美国贸易赤字减少、也没造成日本出口减少,但反而造成了这样一幅画面-----

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

日元升值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儿,这无异于给国际资本投资日本的股市和房市一个稳赚不赔的保证

既然资本只要进入日本会稳赚不赔,那当然得赶紧杀入啊。

于是,美国投机者扛着美元先期抵达,准备在日本股市和房市大干一场。

此后10年间,日本名义GDP的年增幅只有5%左右。

然而同期,日元币值平均每年上升5%以上;

“广场协议”后近5年时间里,在日本,股价每年以30%、地价每年以15%的幅度向上狂飙!

股市房市的过度繁荣大大超越实体经济的真实面,于是泡沫被吹得老大老大。

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大幅度地升值,对日本以出口为主导的产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为了要达到经济成长的目的,日本政府后来不得不以调降利率等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维持国内经济的景气。

于是,从1986年起,日本的基准利率大幅下降。

这就意味着,国内日本人把钱存银行变得不划算,于是,他们将剩余资金大量投入股市及房地产等非生产工具上,与先期抵达的美元投机资本共同烘托起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大泡沫。

虽然当时日本人均GNP超过美国,但国内高昂的房价使得拥有自己的住房变成普通日本国民遥不可及的事情。

1989年,日本政府不得不开始施行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股市与房市的疯狂炒作,但先期抵达的美元投机资本在泡沫扩大的过程中逐步早已逐步地悄悄逃离。

日本政府的货币紧缩政策虽然戳破了泡沫经济,但股价和地价短期内过山车一样地巨幅下跌,高达50%左右的跌幅!

大量国内投资者损失惨重,贷款还不上了,于是形成大量银行坏账,于是日本经济发展陷入战后最长时间的不景气状态,甚至几乎停顿,而且至今未见复苏迹象。

日本这个国家 ,它的宪法都是美国人制定的,美国军队也驻扎在日本呢,它不可能有多少独立意志。

所以,美国人只要想薅羊毛,实际上日本根本没有什么办法。

- 03 -

相继薅了拉美、日本和欧洲的羊毛后,1987年美国佬又开始开闸泄洪,美元再次贬值走弱,于是资本再次离开美国,这次的泄洪区是东亚和东南亚。

于是,20世纪80年代迎来了“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出风头的年代。

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亚洲的繁荣是由亚洲人的辛勤劳动、亚洲人的聪明智慧带来的,媒体上充斥着诸如

“亚洲雁阵”

等概念。

再后来是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

以上所有这些国家和地区,创造了经济发展的所谓亚洲奇迹,实际上根本原因是因为亚洲国家获得了充足的美元投资(即前所说的美国政府打开印钞机开闸泄洪)。

当亚洲的经济欣欣向荣到差不多的时候,美国人觉得又到该剪羊毛的时候了。

于是,1997年,也就是美元指数整整走低10年之后,美国人当年在拉美国家身上玩儿的那套魔术戏法又开始重演:

美国人又开始让美元加息升值,从而减少对亚洲的货币供应。

于是,亚洲大多数国家的企业和行业立即遭遇流通性不足,有的甚至干脆资金链条断裂,经济和金融危机的苗头开始出现。

布局到位,只差一个引爆点。

当年在拉美,那个引爆点是通过诱导阿根廷人打了一场马岛之战从而造成地区恐慌来驱赶资本聚流美国。

而这一次老美不这样干了。

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干的呢?

- 04 -

一个名叫索罗斯的美国犹太金融投机家,带着他的量子基金,和上百家美国对冲基金一起,在掌握了全球话语霸权的众多美国媒体鼓噪的各种舆论攻势之精心配合下,决定先从泰国开始下嘴。

假设当时1美元能兑换25泰铢,而且是

固定汇率

,索罗斯首先以抵押的方式向泰国银行借入250亿泰铢,然后换成10亿美元拿在手上。

按照这个路数,索罗斯不停重复上面这个操作:向泰国银行贷款泰铢,然后卖掉换成美元囤积起来。

在舆论渲染配合下,制造出抛售泰铢的市场趋势,市场零散资本开始像羊群一样追随这一被刻意制造出来的趋势,于是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疯狂抛售泰铢并去换成美元。

想要换成美元的人多了,泰国市场上的美元便开始成为稀缺品,物以稀为贵,美元价格开始疯狂上涨。

为了保证国家和银行的信誉,泰国政府必须要做到让市场放心,那就是-----

你想换成任何外币,都没有问题,我们要向所有人证明:泰铢的信誉是没问题的。

于是,泰国政府调集了120亿美元,从市场上回收泰铢。

然而泰国总共才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根本不够用。

最后,泰国终于扛不住了,美元花光了,于是无奈宣布:尊重市场规律,必须得让泰铢贬值了。

然后泰铢大幅度贬值,从1美金:25泰铢贬值到了1美金:50泰铢。

这时候,索罗斯从他囤积的美元仓库里只需要拿出5亿美元就可以换成250亿泰铢了,而几个月前他从泰国银行贷款250亿泰铢然后出手却换到10亿美金!

然后索罗斯还掉泰铢贷款。

也就是说,索罗斯之前反复操作的每一次腾挪,他躺着净赚大概5亿美金!

试想:如果他的量子基金操作了十次,他是不是大概赚了50亿美金?

而且跟他的量子基金一起组成狼群的美国对冲基金还有上百家!

泰国的国民财富一日之内就被索罗斯抢走了三分之一,金融危机甚至导致差瓦立政权更迭。

如法炮制,一个星期左右,由此开始的泰铢危机,立刻产生传导效应,一路向南,陆续传导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然后北上传导到台湾、香港,日本,韩国,一直传导到俄罗斯,东亚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几乎所有这些国家都成了美国投机大鳄的提款机。

1997年7月26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怒不可遏,他愤慨地说:

这个家伙来到我们的国家,一夜之间,使我们全国人民十几年的奋斗化为乌有!

历史图景又一次重新上演:

如当年在薅拉美的羊毛一样,美联储又一次不失时机地吹响了加息的号角。

跟着号音从亚洲撤出的资本又一次到美国去追捧美国的三大市,给美国带来了又一个大牛市。

当美国人挣够了钱以后,仍像当年在拉丁美洲那样,扛着从亚洲金融危机赚到的大袋大袋的银子,美国佬又回到了亚洲,去购买亚洲跌到地板价上的优质资产。

此时亚洲经济已经被这次金融危机冲得稀里哗啦,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

PC文章详情
外汇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