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股票 宏达电子:先分4.8亿再募4.8亿的上市游戏
宏达电子:先分4.8亿再募4.8亿的上市游戏
摘要:导读在湘企上市公司富豪榜中,夫妻档屡见不鲜(详情请参阅《富豪榜 | 一大波最有钱的湖南上市公司老板来了》)。如今,豪华版“全家福”也即将向富豪榜发起冲击。今天的主角是位于株

导读

在湘企上市公司富豪榜中,夫妻档屡见不鲜(详情请参阅《富豪榜 | 一大波最有钱的湖南上市公司老板来了》)。如今,豪华版“全家福”也即将向富豪榜发起冲击。

今天的主角是位于株洲的宏达电子,这是一家专注于钽电容器等军用电子元器件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钟若农、曾继疆夫妇及其女曾琛,一家三口共计直接持有公司28800万股,占比高达80%。

本次IPO,宏达电子拟发行不超过4000万新股,募集资金4.8亿元。照这个形势来看,宏达电子若能顺利上市,仅需2、3个涨停板,实控人钟若农一家便有希望直接晋升湖南上市公司富豪榜前十了。

仔细阅读招股书,湘股内参(xgnc2017)发现,在2015年宏达电子上市前夕,公司任性分红4.83亿,居然比本次的拟募集资金还多。公司不差钱,却忙着上市筹资,让吃瓜群众好生困惑。

1、股权变更雾里看花

大概“朦胧”是所有首版招股书的自带属性,宏达电子也不例外。

关于宏达电子的“身世”,招股书中的只言片语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故事的开头勉强还算清晰。1993年11月18日,由无线电十厂和香港怡利共同投资举办的宏达有限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属中外合资经营企业。

但不知经过怎样一番风云变化,到了2015年11月,宏达有限改制为宏达电子时,原创始股东无线电十厂和香港怡利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稳坐实控人位置的钟若农一家。

公开资料显示,无线电十厂曾在2000年3月改制成为湖南湘怡中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湖南湘怡中元科技有限公司”)。

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2007年,湘怡中元股东及股权比例变更为株洲特焊持有67.23%、株洲市国投集团持有13.06%,其余股权由数位自然人股东持有。2014年10月,株洲市国投集团与株洲特焊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的湘怡中元全部股权转让给后者。

而株洲特焊正是宏达电子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众多企业之一。2015年2月,宏达有限从株洲特焊和另外两位自然人股东手中收购湘怡中元100%的股权。曾经的创始股东就这么被收入麾下,整个过程颇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逆袭感。

奇怪的是,在已披露的招股书中,宏达电子对于无线电十厂与湘怡中元的关系只字未提。

由于不清楚无线电十厂从宏达有限退出的具体时间节点,仅从上述变更路径来看,很容易让人质疑在2007年到2015年之间,宏达有限与湘怡中元是否存在关联(母子)公司交叉持股的情形。

2、家族式管理存隐忧

尽管此前的股权变更历程扑朔迷离,但到2015年11月宏达电子设立时,钟若农、曾继疆及曾琛的控股股东地位毋庸置疑。

作为一家拥有军品认证、营收上亿的高新技术企业,董事长钟若农和总经理曾继疆夫妇却均非技术出身,两人同为大专学历,分别来自统计学与市政工程专业;女儿曾琛则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

有“二代”光环加持,曾琛在2011年7月初年仅22岁时便加入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一职,2014年9月便升为公司副总经理及董事会秘书,年薪超过35万元,真可算是年轻有为了。

虽然企业“二代”能否胜任向来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曾琛在宏达电子持股高达39.11%,22岁即进入公司历练并早早担任董秘要职,其接班人之路相当清晰。

“以公司为家”的三人还曾闹出过不小的乌龙。

2015年8月,公司增资,外部股东入股(具体细节未披露,不详)。三名实际控制人在收到股权转让款后,却将资金转入了公司账户。直到项目组发现并要求清理后,上述情形才得到修正。

实控人不惜“私钱公用”,往好里说是全力支持公司发展,往坏里说则是长期家族式管理,造成财务管理上公私不分的混乱局面。

这种公私不分也体现在对待分红的态度上,简单说就是不愿与外人分享胜利果实。从IPO准备阶段,宏达电子对未分配利润的处理上,就能隐约觉出实控人对外部投资者的防备之心。

截至2014年底,宏达电子累计的未分配利润还高达3.56亿元;但到了2015年11月公司整体变更净资产折股后,未分配利润余额陡然降至0元。这真是“快分红,分完再去IPO”的真实写照。

一家实控人控股高达80%的公司,在引入外部股东前分光未分配利润。如此作派,让人怀疑宏达电子在成为公众公司后,是否会因为一股独大而侵害公众股东的利益。

3、先分4.8亿,再圈4.8亿

据招股书披露,宏达电子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现金流一度恶化,虽然坐拥数亿营收,但年底甚至连业务员部分报销款都无法支付,还得向实控人借款周转。

这也许不是宏达电子第一次出现资金问题了。

湘股内参(xgnc2017)注意到,宏达电子曾于2007年与湖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贷款合同,贷款本金200万元,为期2年。但事实上,这笔贷款直到2016年6月24日才还清本息,拖了足足7年。

虽然宏达电子称期间未间断向贷款单位支付利息,贷款单位也未明确要求宏达电子具体偿还日期,但毕竟白纸黑字摆在那儿,如果不是因为现金流跟不上,那只能说明公司缺乏起码的契约精神。

其实,在2002年时,以宏达有限作为担保方,湘怡中元向湖南省信托投资公司申请了一笔同样是数额为200万元、为期2年的贷款,截至招股书报送时,仍未偿还,合同各方也未续签展期合同或新签贷款合同。

或许,也正是有了这“欠钱不还”的先例,宏达电子才胆敢故伎重施。直到报送招股书前3个月,宏达电子才补上自己的漏洞。至于湘怡中元的欠款,由于“未收到过贷款人的催收通知或诉求”,目前来看,主动偿还肯定是不在计划内了。想想贷款方也是心大。

2013年、2014年日子过得紧巴巴,自然也不要指望有任何分红。可进入2015年,宏达电子却突然大手笔分配股利4.83亿元,甚至超过了本次IPO拟募集资金4.8亿元!虽然关于股利分配的具体数据,招股书中没有明确说明,但按照钟若农一家三口80%的持股比例,分红总额中的3.86亿元妥妥地放入自家的口袋了。

结合其2015年年底的三次增资情况来看,突如其来的分红也极有可能是想赶在新股东加入前,将此前的累计收益放进自家人口袋。前文提及的未分配利润突然归零,正是因此次分红所致。

只进不出的风格,与准亿万富豪的身份不甚相符,倒更像是现实版的“葛朗台”,只是一左一右两个口袋,也不知实控人一家想填满的,究竟是哪个。

PC文章详情
股票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