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IPO 证监会向自己“开刀”“向十九大献礼”?
证监会向自己“开刀”“向十九大献礼”?
摘要:中国经济进入了“向十九大献礼”的阶段。包括证监会在内的金融监管机构,仅仅做好“强监管”,不能达到决策层“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的要求,必须通过“改革求进”拿出新

中国经济进入了“向十九大献礼”的阶段。包括证监会在内的金融监管机构,仅仅做好“强监管”,不能达到决策层“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的要求,必须通过“改革求进”拿出新成绩。然而,需要看到的是,

如果证监会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这个阶段(从6月17日起到“十九大”召开前),将“改革求进”的主要工作,明确为更多的从支持国企改革的角度,加大并购重组、盘活存量的工作力度,那么,将面临一些难题和尴尬,这些都涉及到向自己“开刀”。

走在前列

从“保持高度一致”、把握正确方向的角度来说,去年以来,证监会在金融监管机构中一直走在前列。

2月26日,在参加国新办组织的专场记者招待会时,证监会负责人提到,“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我同资本市场的有关人士,包括部分投资者、券商、中介机构和一些专家学者,进行过探讨。我直接的感觉是,大家去年盼望‘稳’,今年盼望‘稳’加‘进’。为此,今年的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在‘进’的方面明确了任务。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改革要有新进展,要有新成效,要有新突破。尤其是资本市场参与者达成共识的一些关键性制度,必须迈出关键的步伐。”

但此后,证监会的主要工作,还是在以“稳”和“安全”为目标的强监管上。一些关键性制度的执行和出台,虽事后引发市场非议,但有关方面没有退却。直到“425讲话”之后,在决策层对工作提出要求、市场出现波动及较大非议的情况下,IPO节奏才以只做不说的方式进行着调整。而在6月17日,证监会负责人在中国证券业协会第六次会员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在两个方面给出了自上任以来的首次表态——

一是首次提出“大力发展资本市场”;

二是首次提出“要在并购重组、盘活存量上做文章”。

这意味着证监会自新负责人上任以来,再一次对工作重点进行调整——从“强监管+加速IPO”,变为“强监管+适度IPO+加强促进国企国资并购重组”。其说明,证监会将下一阶段的“改革求进”,聚焦到了促进国企并购重组。而从这一提法的提出时间来看,比其它金融监管机构都要早,所以,证监会这次再拔头筹。

向自己“开刀”

从近期证监会的工作来看,一方面,IPO“路条”的发放明显没有此前“勤”了,另一方面,并购重组的批复有所提速。

然而,需要看到的是,如果证监会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这个阶段(从6月17日起到“十九大”召开前),将“改革求进”的主要工作明确为从支持国企改革的角度,加大并购重组、盘活存量的工作力度,那么,还有一些难题和尴尬需要破解。

1

、去年以来新出台的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和减持新规从两个方面增加了国企并购重组项目的运作成本和操作难度。

一方面,重大资产重组中的再融资要按新规执行。这意味着,其要受到“18个月间隔期”的限制。从以往的国企改革案例看,重大资产重组往往伴随着再融资。所以,一些国企改革项目会因此而延后。由此,使相关资本运作增加了时间成本,还增加了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减持新规和重大资产重组新规,都延长了股票限售期,这从另一个方向使国企改革的时间成本增加。而这一点,会成为国企在制作和商谈重组方案时,被交易对手用来压价的理由。

2

、有关方面将自新华网事件后,再次面临如何解读“高送转”的尴尬。国企资本运作的成本也因不得不增加一个环节而增加。

今年4月8日,证监会负责人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谈到:“有的(上市公司)用高送转来助长股价投机”,并说“10送30,全世界也没有。”随后,A股出现了一轮高送转概念股的下跌行情。

然而,没过几天,新华网抛出了高送转方案,并在回复交易所的函件中称,目的是“有利于做大做强”。随后,有关方面没有对新华网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于是,新华网的“高送转”,一度被市场解读为“‘怼’证监会”。

新华网做“高送转”当然不是为了让证监会难堪。但有关方面应该看得出,这是一系列新市场环境下,企业不得已的选择——当前这种“广发路条,融资有限”的IPO,并不能完全满足企业通过资本市场强大自己的愿望,企业对再融资的需求很大。但

今年出台的新的再融资政策,限定了再融资和重大资产重组配套融资部分的股票发行数量,使得像新华网这样的国企,不得不先以“高送转”的方式做大股本,然后再考虑资产重组。这既让市场主体与监管者之间出现尴尬场面,也增加了市场主体借用资本市场做大的时间成本和制度成本。

事实上,不仅仅是刚上市而需要做大的国企遇到上面的问题。

A股市场中,不论本身就壳的国企上市公司,还是被未上市的国资锁定为借壳目标的上市公司,只要股本太小,而借壳的同时有相当的融资需求,就都会遇到上面的问题。

3

、新政中部分规定不明确,可能给有关方面带来新的责难。

在再融资新政中,关于交易性金融资产等方面的限制,是一个让市场比较难以定量把握的标准。比如说,何为“金额较大”?由于没有具体的尺度,监管者一方面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另一方面,这个自由裁量权也可能为监管者带来一些责难。

总之,

去年以来出台的一些政策,从高效服务于国企并购重组的角度来讲,客观上有“制度性障碍”的嫌疑。要破除这些由自己制造的障碍,对有关方面是一个考验。

PC文章详情
IPO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