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能源 手握千亿资产的“中国燃气大王”为何忧心忡忡?
手握千亿资产的“中国燃气大王”为何忧心忡忡?
摘要:想把煤变白王玉锁被中外媒体誉为“中国燃气大王”。2004年,他领导的新奥,已经将版图已经扩张到60多个城市,再同行业中一骑绝尘。但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王玉锁却生出越来越强烈的危机

想把煤变白

王玉锁被中外媒体誉为“中国燃气大王”。

2004年,他领导的新奥,已经将版图已经扩张到60多个城市,再同行业中一骑绝尘。但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王玉锁却生出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

|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搜索【王玉锁】,阅读这位燃气大王的故事。

新奥的收入主要来自两部分,一是接驳费,也就是燃气建设收入,二是向住宅和工商业用户销售天然气的收入。

由于天然气关系到国计民生,属于城市公用事业,所以其销售利润不高,毛利率高达60%的接驳费才是新奥的主要收入,2004年,接驳费在集团总营收中的占比为70%。

但接驳费是一次性收入,今天赚了明天就没了,今天跑马圈地得越快,留给明天的市场就越窄。

尽管当时中国燃气市场呈现井喷之势,但增量市场毕竟是有限的。并且在既有市场上,新奥也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华商韬略查阅的资料显示,就在新奥做廊坊市区燃气项目时,香港富豪李兆基旗下的中华煤气在内地成立港华燃气,由中外大型公司联合投资的中国燃气亦宣告成立。

2007年、2008年,央企华润集团和中国石油也盯上了这块蛋糕,分别成立了华润燃气和昆仑燃气公司。

以上五家公司合称“燃气五虎”。早在后“两虎”加入之前,王玉锁就预见了这种行业格局,他感觉自己的背景最弱,也没有独立的气源,因此非常焦虑。

2003年的一天,王玉锁读到一份关于煤炭清洁利用的报告,介绍以煤炭为原料制造天然气的“煤制气”技术(又称“煤气化”技术)。

这个技术让他非常激动,他觉得自己一旦拥有了该技术,便解决了气源的问题,还可以把技术出售给同行。

2004年,王玉锁在公司大会上正式提出发展“煤制气”技术,预期投资20亿元。

然而方案刚一提出,员工就集体炸了锅:新奥2003年的年营收不过24亿元,而老板却要花20亿元开发一项技术,这不是疯了嘛!更何况“煤制气”技术本身就有问题。这并不是一项新技术,美国和日本在七十年代以后的“石油危机”期间都开发过该技术,但后来都不了了之。

一方面,该技术虽然能把煤转换成天然气,但会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焦油等,以及造成大量工业废水;另一方面,石油危机的结束让煤制气在价格上失去了竞争力。

投资20亿开发一个已经被发达国家抛弃的技术,到底为那般?

有一名员工甚至给王玉锁写了一封劝谏信,标题是“请停止新奥的慢性自杀”。王玉锁理解员工的反对,却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

他回问员工,“随时可能受到资源制约的新奥10年以后卖什么?没有自主品牌的新奥20年以后是什么?经营权合同到期后的新奥30年后干什么?”

员工无法回答这些问题,王玉锁便“独裁”了一把,正式启动“煤制气”科研项目。

王玉锁坚持上马“煤制气”项目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有着缜密的分析。

华商韬略总结如下:我国的能源结构是“多煤、贫油、少气”,超过90%的地下储能是煤炭,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超过60%,我们使用的石油和天然气则大量依赖进口,且依存度越来越高,石油超过60%,天然气超过30%,这对于国家的能源安全非常不利;与此同时,我们对煤的利用非常粗放,造成了“雾霾”等污染。

从全局来看,国家非常需要清洁利用煤炭的“煤制气”技术,而王玉锁的发展理念是紧跟国家战略,做政府最想做的事情。

此外,王玉锁认为新奥在研发上不会遇到强劲的对手。

一方面,国外同行已经放弃该技术;另一方面,国企也不会花大力气研发该技术,老总们不会押上个人前途去研发一个可能失败的技术。因此,只要新奥研发成功,国企不但不会成为竞争对手,还会成为下游客户。

2005年,志在必得的王玉锁带着科研团队行动起来。

第一步是选址,王玉锁将实验基地设在盛产煤的内蒙古地区,同时在新奥总部设立研究室。

第二步是组建科研团队,到2006年底,有7位在业界具有影响力的留美博士加盟“煤制气”团队,号称“梦之队”,而一线的科研人员,仅地下煤制气团队就超过200人。

第三步则是攻克具体技术。由于没有一个可以学习的对象,新奥团队在最初几年非常痛苦。

项目首席科学家毕继诚说,科研难度大大超出预期,大家每天都在黑暗中摸索,倍感孤独,特别希望有个人提示一下。最困难的时候,整个团队普遍失眠、焦虑,还有得抑郁症的,这让他一度想要放弃。

这时侯,王玉锁便出来给大家打气,讲这件事对于公司和国家的重大意义。

其实,在最初几年,王玉锁自己也动摇过。

他是一个企业家,不能不计成本地搞研发,如果该技术真的没戏,投入的真金白银就打了水漂,而这会影响外界对公司的信心。

为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尤其是影响上市公司的股价,他将该项目放到天然气项目公司——新奥能源之外来做。

在王玉锁的坚强领导下,到2012年,新奥团队在技术上获得了大成,他们针对不同种类的煤,研发出五种“煤制气”技术,分别是煤催化气化技术、煤超临界气化技术、煤加氢气化技术、焦炉甲烷气化技术和煤地下气化技术。

其中前四项技术针对已经开采出来的煤,第五项技术则无需对煤进行开采,通过先进的钻井技术,在地下煤层构建一个移动式的气化炉,直接对地下的煤进行气化,把煤田变成气田。

以上五项技术都已进入产业化阶段,且原料涵盖普通煤、高水含量的褐煤、泥煤、焦炭企业排放的废气,以及不适合开采的地下贫煤,成品则是甲烷(天然气的主要成分)、二甲醚和甲醇等。

与此同时,新奥团队还通过配套系统将“煤制气”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焦油、灰渣等变废为宝。

他们通过一种叫“微藻”的单细胞生物快速消化二氧化碳,微藻本身会长成藻粉,藻粉可以用来做食用油或植物蛋白,经过醇化还可以变成生物柴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焦油、灰渣则分别被合成为硫磺、氮肥、焦油和建筑材料。

未来煤制气技术普及后,王玉锁说,就没有“雾霾”问题了。

因为煤制气是在产煤区处理煤,然后通过管道将煤制气输送给住宅及工业用户,不用再运煤了,也没有小能源企业粗放使用煤了。

不过,影响煤制气普及的微藻技术(消化二氧化碳)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尚需解决气候适应和生病等问题,新奥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建设了一个5000吨的工业化示范,预计到2018年可以实现产业化。

除了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问题,新奥还基本解决了水污染的问题。

传统的煤制气技术耗水很严重,1000立方米煤制气要消耗6吨水,是石油化工项目用水量的3~5倍,而新奥则将用水量降到5吨以下,并循环利用大部分废水,也不产生传统煤制气技术带来的酚、氨等有害物质。

可以说,在煤制气技术上,新奥已经走过了最黑暗的时期,掌握了比较成熟的技术。

当新奥初步获得成功后,国家也于2014年大力倡导发展煤制气,中石油等石油石化企业,神华、中煤等央企煤矿集团,国电、大唐等电力公司纷纷进军煤制气领域,行业一下子热闹起来。

不过这种热闹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能源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

2014年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暴跌近50%,受此影响,天然气的价格开始走低。而与此同时,煤炭的价格却大幅上涨,2016年全年,煤炭价格从每吨370元涨到近600元。

2015年初,王玉锁曾以每吨煤炭200元的价格推算,煤制气的成本约为1~2元,比当时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的成本略低,但如今一切都变了。

在这种巨变下,煤制气在资本市场受到冷遇。

今年3月,众多媒体都以“煤化工业务终剥离 轻装上阵再出发”为题,报道某央企抛弃煤制气业务,称该业务造成的损失超过40亿元。

对于这样的局面,王玉锁略感失望但并不后悔,他认为这种现象是短期的,我国的资源禀赋和能源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清洁利用煤炭、把煤变白仍将是大势,煤制气早晚迎来春天。

目前新奥的任务是继续完善技术,同时联合相关企业发展装备制造、自动化、新材料、生物技术等产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END------

PC文章详情
能源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