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能源 宏桥两度停牌的背后:复杂的政企关系与难测的发电成本
宏桥两度停牌的背后:复杂的政企关系与难测的发电成本
摘要:全文2126字,阅读大约需要分钟(此阅读时间不包括天赋异禀、一目十行的同学)本文首发于南方能源观察微信号:energyobserver欢迎投稿,投稿邮箱:eomagazine@126.comeo记者姜黎整理报道魏桥集团旗

全文2126字,阅读大约需要分钟(此阅读时间不包括天赋异禀、一目十行的同学)

本文首发于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号:energyobserver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

eomagazine@126.com

eo记者姜黎整理报道

魏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宏桥被沽空机构艾默生(EmersonAnalytics)做空,先后两度停牌的消息在有色金属和资本圈不断发酵。Emerson对其一大质疑是虚报用电成本。

根据目前陆续出台的各省增量配网改革方案,如湖南前不久明确提到,“由政府资本与社会资本联合成立项目公司”,加上此前6家电力大用户申报成为105个试点项目的投资主体,未来很可能出现“大用户+园区政府”的供电配置,而eo记者通过查阅信息数据及多方咨询后发现,中国宏桥与电相关的经营模式对现今准备发展“煤-电-铝一体化”甚至“发-配-售一体化”项目的市场主体有所启示,对监管者则有所警示。

“大用户+园区政府”当中的“+”号颇有深意。根据中国宏桥的案例,两者并非只在电力方面有所联系,而是深度参与生产,上下游联动,这可能成为考虑参与增量配电业务的市场主体的“套路”之一;被誉为“现行电力体制斗士”的魏桥,电力成本是一笔糊涂账。据eo记者了解,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增量配电价格核定办法,而同时拥有自备电厂、电网的魏桥经过多年的发展,电力成本测算迷雾重重。有序放开增量配电业务的初衷之一是让电力成本透明化,由魏桥的案例来看,一体化能源供应主体里的“局域网”甚至“孤网”成本难测,将极大增加监管压力。

错综复杂的政企合作

电量较大且供应稳定的电力是电解铝企业发展不可或缺的条件之一,选择自发自用往往被认为可以更好地控制用电成本,提高企业利润。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中国宏桥也兴建使用自己的热电厂,逐年加大装机容量,但仍有部分外购电力,最开始由魏桥创业提供,但从2010年初开始,高新铝电成为唯一的外部电力供应商。与此同时,也是宏桥的氧化铝供应商。

高新铝电是何方神圣?

eo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查证,其全名为滨州高新铝电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24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7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刘春猛,发起人包括山东邹平开达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山东邹平运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这似乎看不出有何玄妙之处。

再查一层:山东邹平开达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山东邹平运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均为山东鲁中运达物流有限公司,前者2005年8月5日注册成立,后者2006年6月5日注册成立。而山东鲁中运达物流有限公司唯一股东为邹平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运营管理中心,法人代表刘福星。

至此,公司股东由企业法人变为事业法人。

这家唯一的外部电力供应商是否为独立第三方公司?

进一步查证发现,高新铝电的法人代表刘春猛是滨州市北海信和新材料有限公司的监事,唯一股东是滨州北海汇宏新材料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则是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

(附关系图)

难以捉摸的电力成本

除了剪不断,理还乱的股权人事关系外,“自备电”模式下的电力成本更是难以捉摸。其中,高新铝电长期向中国宏桥提供低于市场价格的电力就曾遭受过质疑。

中国宏桥曾经披露,高新铝电从2008年开始供应给中国宏桥的基准电价为0.34元/千瓦时,比同期从魏桥创业采购的价格便宜9分钱,自高新铝电成为唯一外部电力供应商后,中国宏桥的电力采购均价由2009年的0.442元/千瓦时大幅下降至2010年的0.291元/千瓦时。

对于电力成本突然下降,中国宏桥解释称,由于先前修建的连接高新铝电的发电机电网系统成本已经在2009年度摊销完毕,而高新铝电是按价格较低的网外定价(即不使用高新铝电的电网系统)供电,并由双方协商达成。

在这次做空事件中,Emerson认为,中国宏桥和高新铝电的关联交易不可持续,因为高新铝电会因此而破产。

有业内人士认为,其电力成本是否真实,还要看上游煤炭价格,如果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或电煤价格相比,宏桥差距太大,如果与山西煤价加上运费相比,呈现的成本价格是合理的。

中债资信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团队近日发布山东宏桥披露价格与中债资信估计的煤炭采购成本及发电成本对比,引述其结论如下:

(1)公司为热电联产设备,蒸汽生产可分摊部分成本,若公司将蒸汽生产成本从发电成本中扣除,实际发电成本将低于估算值;

(2)公司公布的供电煤耗及发电成本或存在一定数据口径不一致情形,导致其发电供电煤耗相差20克/千瓦时(由于该公司主要是热电联产机组,因此差额较高),影响发电成本约0.01-0.02元/千瓦时;

(3)公司在建发电机组规模很大,未转固定资产影响低于0.01元/千瓦时等不确定性因素,可认为公司2013-2015年发电成本符合行业规律。但2010-2012年,公司公布值与中债资信测算差值超过0.1元/千瓦时,即使考虑上述不确定因素影响,其发电成本依然偏低。

针对第一点,eo记者曾向山东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咨询,自备电厂机组多为热电联产,一次性投入较低,确实能够拉低生产成本,但供电、供热的成本恐怕只有企业自己清楚。

PC文章详情
能源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