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股票 “险”资?险资?
“险”资?险资?
摘要:文/《新产经》记者 郝艺有这样一串喜人的数字:据保监会披露,2016年,全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1万亿元,同比增长27.50%。从风险保障看,2016年保险业提供风险保障金额2372.78万亿元,

文/《新产经》记者 郝艺

有这样一串喜人的数字:据保监会披露,2016年,全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1万亿元,同比增长27.50%。从风险保障看,2016年保险业提供风险保障金额2372.78万亿元,同比增长38.09%。

还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保险资产总量突破15万亿元,保险资金运用余额突破13万亿元,中国保险业站上新起点。

与此同时,也有这样一串不那么振奋人心的数字:近日,保监会统计信息部调研员段海洲介绍,2016年保险业投资收益率为5.66%,与2015年相比,下降两个百分点;保险行业利润2000亿元左右,下降三成。而在2015年,保险业以利润约2823.6亿元、同比增长38%的成绩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

段海洲认为,行业利润同比下滑,是因为市场低利率的环境及资本市场震荡低迷的状态导致投资收益率下降,以及成本上升原因。

对此,接受《新产经》记者采访的保险业人士认为,虽然保险业规模增长,但利润下降折射出行业内部已存在不小的问题,比如一向以稳健形象示众的险资一改往常,频频做出惊险动作,实为“险”资。该人士表示,这一方面是由于2016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金融市场不够稳定,动荡因素犹存,另一方面,我国宏观经济环境也没有为保险行业提供足够优越的外部条件,内外形势所迫,保险业才会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表现。

那么,接下来,险资又会以怎样的心态和行动迎接2017年呢?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近日出席保险资金运用专题培训会时表示,2017年可能是保险资金运用非常困难的一年,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显著上升,经济贸易和金融风险处于易发期;国内经济增长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低利率环境和“资产荒”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在这样的形势下,保险业资产端和负债端的矛盾有升级可能,还有,保险资金面临的债市信用风险等不可小觑。可见,保险业想要不受大环境影响而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如此背景下,保险资金的表现值得关注,保险资金,到底是“险”资?还是险资?

保险资金上演“激流勇进”

陈文辉近日公开表示,当前金融领域风险积聚,保险资金运用领域也出现了非理性举牌、与一致行动人非友好投资、跨境跨领域大额投资和并购、激进经营和激进投资等多种问题。

这些问题的出现说明,勇敢、激进、鲁莽等正在成为保险资金运用的关键词。非理性举牌行动就被保监会高层描述为“做事情不应该这么血腥和欠思考”,因为这样的行为对整个行业造成了不良影响。

从2015年下半年以来,险资举牌开始“崭露头角”,到了2016年,保险资金频频举牌上市公司的行动成了资本市场的热点事件,2016年也因此被称为“险资举牌年”。在低利率、资产荒背景下,股权类资产配置成了险资眼中的香饽饽,该投资满足了保险资金对收益率稳定、利差保障等方面的要求。

在2016年,以恒大系、宝能系、安邦系、生命系、阳光保险系、国华人寿系和华夏人寿系为代表的七大保险系资金举牌活动最为吸睛,比如,有恒大系举牌万科A、宝能大举买入格力电器、安邦举牌中国建筑、国华人寿四度举牌天宸股份、泛海系举牌民生银行、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等。

其中,恒大集团参与万科股权之争不得不提。2016年8月8日,恒大附属公司以一致行动人的身份正式举牌万科A,购入股数增至5.52亿股,成交额扩大为99.68亿元。8月16日,万科A再度公告,截至2016年8月15日,中国恒大通过其附属公司在市场上共收购公司股票7.53亿股,约占总股本的6.82%,收购总代价约为145.70亿元。

还有,2016年12月20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12月15日至16日,卢志强掌控的泛海系共计买入民生银行H股约1.35亿股,占民生银行总股本的0.369%。此次增持后,泛海系合计持有民生银行约18.24亿股,占其总股本的5%,触及举牌线,持股数仅次于安邦系。

险资们向二级市场的大举进攻各有差异,有业内人士概括道,安邦系和明天系(含富德系)偏好流动性较好的银行和地产蓝筹股,国华人寿、前海系、阳光系等更偏好小市值股票,前海人寿除举牌大市值银行和地产,举牌小股票偏多……不过,从目前情况看,不少险资看中了股价大幅波动的上市公司,有的险资快进快出,成为二级市场的匆匆过客。

如今的保险资金,更加勇敢、激进,而非保守、稳重。

当然,大量举牌只是保险资金运用风格激进的一个方面,险资还在更多方面上演着“激流勇进”戏码。陈文辉就明确指出险资运用的问题:“保险股东通过关联交易和一致行动人,投资到与保险无关的领域,偏离了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还有,“大面积的跨境、跨领域投资,其中的风险动辄几百亿”问题严重。

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就曾明确提出,此种风险类型的其中一个方面来自综合经营,“目前国内保险公司参股或控股银行、证券、基金等非保险金融机构的案例越来越多,综合经营的范围不断扩展,业务和风险结构趋于复杂,关联交易增多,风险交叉传递的可能性加大。”

伴随着不同金融业务的混合经营,各种风险也已经交织在一起,这种交叉性会进一步加大系统性风险爆发的可能性,如果对保险公司听之任之,一旦风险爆发,则会对整个金融系统和信用体系带来巨大灾难。

除此之外,很多保险公司并不是真心做保险业务,这些公司只是在利用保险平台,推出高风险高收益产品,以迅速获得资金。近几年,不时听到某公司进入保险业后,没有按照行规行事,反而把保险业务当成低成本的融资工具,漠视保险业的信用问题,通过高风险方式迅速积累资本。也就是说,保险“不姓保”了。

激进经营的问题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此种做法导致负债端倒逼资产端提高风险偏好。陈文辉还指出:有保险公司发行多重嵌套的产品,底层资产模糊,不符合中央去杠杆、削嵌套的方向。

从目前情况看,不少保险公司都存在资产和负债错配的现象,二者之间“扯皮”现象严重,也就是说,“负债端过度依赖投资型业务,资产端盲目投资与保险毫不相关的行业”。如今,这种现象有加重趋势。

不断推出较高预期收益率的保险产品意味着高收益,但高收益背后则是高风险投资,如此方式大有铤而走险的味道。陈文辉发文指出,从行业形势看,资产端和负债端矛盾突出。当前这一矛盾主要表现是:从静态看,是高成本负债所带来的利差损风险隐患;从动态看,是高成本负债倒逼形成高风险激进投资,极有可能引致更大风险。

有业内分析认为,有资产端和经济形势、金融市场等外部因素关系密切,不可控之处较多,相对而言,负债端没有面临复杂的外部因素,所以可以从负债端积极入手,进行资产负债管理,“负债定价要审慎和保守,依据对现实和未来投资形势的判断,切实降低负债成本、控制负债规模、优化负债结构,为保险资金运用减压。”

高收益与高风险并存,在产品设计上,高成本短期理财产品可以推出,但不应没有节制,有建议认为,承保业务的发展,必须在综合全面考虑当前和未来市场投资环境的基础上进行,必须制定出稳健、可行的产品定价策略。要阻止险资的种种激进做法,解决资产端和负债端的错配问题是一大重心。

“险”资归位

随着险资所处大环境的一些不利变化,险资们纷纷主动出击,以自以为高效的方式满足自身需求。不管是生存所迫,还是逐利本质所趋,“险”资的尴尬称谓应早日结束。不忘初衷、“保险姓保”乃本源。

近几年,关于保险业应“不忘初心”的要求多次出现在各种监管工作会议、文件中。陈文辉于近日直接指出,2017年及今后一段时期,保险资金运用监管工作将牢牢把握“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定位,坚决处置存在的风险隐患、撤销不符合条件的投资能力备案、处罚违规机构、问责投资责任人,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去年12月13日,项俊波在保监会召开的专题会议上强调:“必须全面落实‘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要求,正确把握保险业的定位和发展方向。”

当然,让保险业回归本源并不仅仅是一句口号。陈文辉就给出了明确指示:保险行业要正确把握保险资金运用内在规律,始终坚持保险资金运用的基本原则,从根本上实现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陈文辉还在具体操作层面提出,在资金运用上,投资标的应当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股权等非固定收益类产品为辅;股权投资应当以财务投资为主、战略投资为辅;即使进行战略投资,也应当以参股为主。主要措施包括:限制或取消高风险保险机构的有关业务,把差异化监管和分类监管落到实处;从严规范保险资金关联交易行为,从严问责和处罚;建立资产负债管理的定量评估、定性评估和压力测试等规则;加强法律制度建设,创新监管工作和强化监管信息系统等基础设施建设。

有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人士也表示,险资运用要“稳”字当头,严格控制风险,固定收益类资产仍是其最主要的配置方向。这是因为,相对其他资产类别,固定收益类资产更加安全,保险公司在现金流较为宽裕等情况下可以多考虑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

单单依靠险资自动归位,可能性较小,监管层的规范引导实为必要。随着险资的频繁大胆动作,监管层近期多次强调,要坚持“保险姓保”的原则。与此同时,一系列规范险资投资行为的措施跟进,例如,对保险资金投资权益资产比例回调至2015年30%的水平、清理规范中短存续期产品、重大股票投资须备案等。在文件方面,《保险集团并表监管统计制度》《关于加强组合类保险资产管理产品业务监管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文件相继发布。

还有,自去年以来,监管对不合规险资的开罚单力度明显加大,中国人寿、太平养老、中国人保财险、信诚人寿等都因违规行为受到了惩罚。

保监会强调,在保险资金运用监管方面,接下来会进一步加强对举牌和重大资产投资的监管,还有,今后还将采取更加有力措施,鼓励保险机构发展长期保障型业务,强化保险资金服务保险主业,推动保险资金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稳健投资,引导行业牢固树立“保险姓保”理念。

监管正在加码,在险资运用回到本源的归途中,困难不会少。段海洲指出,由于监管趋严、防控风险及去杠杆因素的影响,保险行业发展将略微趋缓。从“险”资到险资的正名之路,需由监管的外部施压和险企的内部努力共同搭建。

PC文章详情
股票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K线图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