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创业 贝达药业总裁王印祥:加科思产业与基金共造新药研发新模式(下)
贝达药业总裁王印祥:加科思产业与基金共造新药研发新模式(下)
摘要: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致力于创新药物研发的高新技术企业。由北京融鑫创业投资中心、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台湾玉晟投资公司等共同出资成立。公司由

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致力于创新药物研发的高新技术企业。由北京融鑫创业投资中心、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台湾玉晟投资公司等共同出资成立。公司由留美海归博士团队领军,业内资深的新药研发及管理团队组成,采用“捆绑式创新工场”的模式,致力于解决科学家和创业者面临的投资、团队和研发平台等问题。

王印祥,贝达药业总裁兼首席科学家,博士,曾先后在美国耶鲁大学分子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03年回国创建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北京新药研发中心。兼任中国医学科学院新药安全评估中心特聘教授。2006年被聘为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新药安全评审研究中心特聘教授。主持完成了国家一类新药盐酸埃克替尼(Icotinib,凯美纳)的研究。

问:

贝达药业从一个接受产业基金投资的小型创业公司一步步成长为上市公司,现在也开始涉足产业内投资领域。同礼来亚洲基金类似, 贝达药业也同亦庄国投成立了产业基金, 但礼来亚洲基金模式不同的是, 贝达药业成立投资基金的同时还成立了研发平台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这种“ 平台+ 基金”的“ 捆绑式创新工场”的模式其实是一种新的尝试,王总能不能介绍一下这种新模式?

答:

加科思这个模式实际上是我们十几年的创业过程的经验的总结与创新。这个Idea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在十几年的创业过程中,我们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促使我们产生这样的想法并且将其实现。早年我们刚回国创业时是2003年,在医科院药物研究所,我租了一间大概30多平米的实验室。王晓洁(注:原贝达药业副总裁)是我们公司的第一位员工,当时我们俩跟药物所的两个副教授共用一间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挤着四个人,只有一部座机和一台计算机,条件非常艰苦。但药物的研发过程其实需要一个很大的团队,我们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在研发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二十几个专业人员参与,包括药物的设计合成、分析制剂、药理、毒理代谢和临床等二十几个专业。所以对于只有单一项目的创业公司来说,组建这样以一个专业而庞大的团队面临着资金短缺和人才匮乏的双重难题。所以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非常难,成功率比较低,同其他行业的创业区别很大。并且新药研发项目的时间比较长,一般十年才能将一个药物从研发到推进到上市销售,其中还要受到国家政策变化的影响。综合来看,新药研发经历十几年是很常见的事。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自己就走过这样的路,所以知道对任何一个做生物医药研究的人来说,研发新药、出来创业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科学家光有Idea是不行的,必须得有一个平台资金来帮助。2009年时,我们在贝达药业开始小规模实施这个想法。当时的贝达药业研发中心只有四十个左右的研发人员,在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的同时也面临着高水平的海外科学家不愿回国工作的难题。但我们当时的计划是,利用有限的资金,设立子公司,将海外归国创业的科学家的Idea变成专利知识产权放在子公司里,利用贝达已有的新药研发平台支持他们进行新药的研发。这样首先我们可以利用自身的专业背景判断创业项目是不是靠谱,其次我们提供的研发平台、团队和资金帮助创业项目解决了大问题,让科学家能够安心做研发。当时第一个回来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康博士,后来又有胡博士回来。所以做基金+平台这个想法我们是2009年就有的。现在贝达药业药物研发管线中的一些项目都来源于我们当年的这个模式。后来因为贝达药业上市过程中的种种因素,这个模式在贝达药业内部难以继续下去了,所以我们暂停了这个想法的继续实施。我在这个实施这个模式的时候,感觉到我们的想法是正确的,首先这种模式符合产业规律,在我们探索这个模式的同时,美国有几家专业生物医药的基金像ThirdRockVentures和AtlasVenture也开始探索这种平台+基金的模式。这就说明大家都意识到生物医药领域中创业者面临的严重问题,就是传统的技术人员讲想法,金融机构出投资的经典模式实际上的成功率很低。这种平台式基金的核心在于管理团队由拥有创业经验的生物医药专家组成,这些专家能够只依靠科学家一个很早期的想法就判断项目的可行性,并且能够帮助创业者建立创业团队,提供相应的资源,减轻创业者的负担,让创业者专心到项目中去。2014年时,我们贝达药业经过内部沟通,决定在上市公司体系外,在金融机构的帮助下重新实现当年的想法。当年我们开始筹备工作,寻找感兴趣的投资机构。贝达药业是从metoo药物起家的,但是现在我们也想做firstinclass的药,后者风险更大,回报也更高。那么通过成立加科思这个平台,我们将之前的经验移植过来,开展一些更具创新性的项目,帮助更多的海归科学家创业。在平台建立的过程中,开发区政府给了很多支持,相关领导和生物医药园给了我们很大帮助。亦庄国投更是通过出资的方式给予了直接的支持。另外开发区的产促局和海外学人中心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在我们创建加科思的过程当中,从租房到基金的成立等等,开发区都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梁主任专门为这件事召开了开发区各个相关部门的协调会,绳主任和相关部门的领导多次来加科思调研,亦庄国投的团队不断来同我们沟通研究直到成立加科思基金。这些都对我们帮助特别大,没有这些协助。我们加科思这个平台搭建不起来。到目前为止,我们应该是中国第一家,真正的平台式的生物医药基金。我们的投资基金叫做“北京屹唐加科思创业中心”,而“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这个平台有4000平米的实验室,拥有药物研发过程涉及到的全部科室,包括药物设计合成、分析制剂、药理,药代动力学、知识产权、注册和QA等等。我管我们的投资模式叫做“天使的天使”,就是同有创业想法的科学家进行沟通,他们在药物研发中可能只是有一个初步的想法,还没有任何的实验数据支持。但我们利用自身的专业背景,同他详细沟通后,如果认为他的想法可行,就利用屹唐加科思这个基金帮助他成立一个公司,加科思平台会帮助他组建一支跨科室的研发团队,并提供研发所用的实验室和设备,基金、平台并和创业者分享公司的股权。也就是说,一个创业的科学家来到加科思的平台,任何事情都不用管,包括人力资源、工资财务等等,直接开展新药研发工作就行,这种模式的效率非常高。同我们平台合作的第一位科学家是周博士,他从波士顿回来,有十多年的在国际制药公司中的研发经验。周博士2015年上半年来到加科思,现在他的项目进展很迅速。我们第二个支持的是从美国康涅狄格州回来的方海泉老师,他这个例子很有代表性。2016年,方老师有回国创业的想法后跟我们谈了几次,谈好后决定6月从美国回来。我记得很清楚他正式归国的当天是星期六,星期日休息一天,星期一他就进实验室开始工作了。因为所有的事,包括团队、设备等等加科思都已提前为他准备好了。到现在半年的时间,他开展的两个项目已经有明显的进展,在分子水平、细胞水平甚至到动物身上都取得了很好的结果。他如今的进展,在我们当年创业的时候,至少需要两年才能达到。现在加科思一共投资了三个项目,正在沟通中的还有三个,其中有美国的,有以色列的,我们目标是投资十个这样的项目,并且把这种模式扩展出去。

所以我理解的加科思模式是平台加基金, 其中平台包括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 首先是提供包括实验室在内的设备, 更重要的是提供团队和人员管理方面的软件支持, 让创业者能够专心做研发。同时基金通过提供资金的支持来保证创业项目能够顺利发展。

对,这样创业的科学家不用再去花大量的时间进行融资、招人、租场地和购买设备等琐碎的工作。更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们在跟很多生物医药的创业团队交流中发现,很多初创的新药研发项目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很多项目并没有从真正的临床需求出发,许多项目对基础研究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并不一定就能转化到临床应用上。在转化医学里有一个词叫BtoB,benchtobed,就是指把研究成果从实验室的实验台转移到临床病人的病床上。BtoB不仅仅需要研究人员实验室的研究做的很透,还需要他对临床病人的现实需求有很深的了解。很多科学家就是对临床的需求不太了解,导致项目开展遇到困难。

在贝达药业从一个小公司慢慢成长为现在的上市公司的过程中您积累了很多经验,也同很多投资基金有过沟通交流。现在您自己也开始做新药研发领域的投资,请问您选择新药研发的团队有没有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或者说您最看重新药研发团队的那些特征?

严格的说,我们不是单纯地从事投资的工作,实质上我们主要还是一个新药研发的平台,基金只是起一个保障的作用。我们并不像一般的投资机构那样,满天飞去看项目。我们的主要工作还是遴选科研人员项目。就是把原来放在制药公司体内的工作拿出来做,建立公共平台以提高效率,分别设立公司以更好地设置激励机制与利益分配。所以我们还是一个以新药研发为导向的模式,是对传统制药公司研发模式的创新。我们在物色项目跟创业团队的时候,主要关注于Firstinclass的项目。这样的项目首先具有全球的潜力,不仅仅针对于中国市场。一个新药的价值中中国市场的价值可能都占不到全球价值的10%。所以我们对于项目首先的要求就是要全球领先,这样的项目是最具价值的。

所以贝达药业的产业背景在选择项目和团队的时候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对,我们选择团队的时候,这是一个最重要的考察方向。当然,人的本身也很重要,沟通能力、心胸和合作能力等都是很重要的。因为再好的东西,没有团队的合作都是很难做成的。

那么加科思这种“天使的天使”的模式,是利用产业基金和研发平台,支持创新药物的研发,特别是支持一些有想法的专家团队来做firstinclass的创新药物。其实很多的新药研发企业在初创时都面临很多困难,比如贝达药业当年就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当时是余杭区政府的借款解了燃眉之急。您能不能就根据自身的经验谈一谈政府在新药研发企业的发展过程起到的作用或者产生的影响?

加科思成立伊始就获得了开发区的很多帮助,比如资金募集时我们就遇到了一些困难,市场上的投资机构并不能很快理解和接受我们的想法,并且认为我们的团队没有管理基金的经验。开发区政府和亦庄国投通过和我们积极沟通,很快就接受了我们的想法,并通过亦庄国投的母基金平台出资,成立了屹唐加科思基金。这个事情是最核心的,因为没有政府的支持和基金的积极配合,我们的想法就都是空想。当然我们也希望在政府支持下成立的加科思能够为亦庄开发区引进至少10个一流的创业团队,为把亦庄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生物医药的创新基地贡献一部分力量。

声明:本文内容已由屹唐研究院创办、北京创投联盟指定刊物《屹唐·刻》作为首发平台发布,如感兴趣可留言索阅。本文原声音频内容已发布在喜马拉雅平台,搜索“新区企业故事”收听全文。

PC文章详情
创业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