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国内宏观经济 个税改革难产,少交点税怎么就这么难?
个税改革难产,少交点税怎么就这么难?
摘要:“总说箭在弦上,却怎么都盼不到个税改革靴子落地。”工薪族、中产、高收入群体难得在一个问题上的感受如此统一。那些年,你和我缴过的个税……李鑫,金融名校硕士毕业,刚毕业后在劳

“总说箭在弦上,却怎么都盼不到个税改革靴子落地。”工薪族、中产、高收入群体难得在一个问题上的感受如此统一。

那些年,你和我缴过的个税……

李鑫,金融名校硕士毕业,刚毕业后在劳斯莱斯级别的顶级名车公司工作,一个月的税前收入6500元。这个水平在一线城市不高不低。但是过起日子来很拮据,甚至有些捉襟见肘。

“衣食住行扣完了就差不多了。”李鑫无奈,“每个月在扣除五险一金及个税等相关费用后,拿到手的钱不到5000元。在五环外租个单间每月房租2400,收入满打满算就够日常开销。”

这样的她,也需要缴税,每月50元。

肖旭一家国际4A广告公司当总监,一个月的税前收入2.2万元。这个收入水平在三四线城市算是不少,但是,“不幸”的是,他也在北京。

“月入两万多很多人都说羡慕,但实际上我拿到手里的钱也就一万出头啊。”肖旭叫苦连天,“到了这个年纪有儿有女,一个月这点钱根本不够花。”他们一家四口住在东四环外新购入的两居室里,房贷9700,孩子每个月硬性花费5000以上,妻子的工资不高,因此,家里整体只能维持收支平衡。收入水平明明迈入了中产的门槛,却连每个月存点钱都成了奢望。

这样的他,每月缴纳个税2543元。

月薪过10万的高收入群体,在现行个税体系下需要缴纳多少个人所得税呢?

月薪10万,每月缴税27982,年缴税额超过30万。每月剩下的67712,不吃不喝还不够在二线城市买个厕所。这一点也不符合高收入者的人设啊!所以,高收入群体一般怎么缴税?你懂的。

爆一下百度员工的收入水平:

如图……T5、T6级别年薪基本在30W-60W这个区间,所以其实这些IT名企的骨干力量,每月能拿多少钱?

年薪制里的辛酸泪我们不去过多考虑,只按照每年12个月计算月薪,30万年薪,每月月薪25000,实发17401,缴税3293。60万呢?每月实发36431,纳税9263。这样看起来,名企大牛小牛们的收入看起来是不是也没那么高了?

工薪收入在扣除3500元和“五险一金”相关费用后,现行税率标准如下:

最受争议的征税节点有三个:

起征点3500元设置过低。月入3500基本只有吃土的份儿啊,怎么还要缴税呢!

应纳税所得额超过4500元的部分的税率直接从10%跳至20%。档次间隔太大,收入稍微提高一点(至8000),税率升幅就很大,说好的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呢?

最高45%的边际税率过高。高薪人群需要承受近一半的个税,这不利于留住高端人才在国内就业。

事必有因,从个税改革历程说起……

1980年,个人所得税法颁布,确定了个税800元的免征额。之后进行的每一次个税改革的思路重点都比较简单粗暴——提高免征额:2006年,个人所得税工薪费用减除标准从800元调整到1600元,并在税前扣除“三险一金”(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2008年,将免征额从1600元调整到了2000元;2011年,将免征额从2000元调整到了3500元,并将9级超额累进税率缩减至7级。

时至今日,6年过去了,物价不知道涨了多少,房价不知道涨了多少,央行的钱也不知道印了多少,但是,3500元的免征额没有变。

其间,关于个税改革尤其是提高个税免征额的呼声从未间断。特别是每年全国两会期间,个税改革的话题总能成为代表、委员、老百姓关注的焦点。

今年两会,董明珠就提交《关于调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至5000元的建议》。董明珠提议,根据近年来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增长情况,调高个人工资、薪金所得起征点至5000元,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同时,逐步建立以家庭为单位计算应纳税所得额的计税方式,最大限度体现税负公平。

连企业家都如此关心人间疾苦,那么,为什么个税免征额6年不见提高?为什么标准单一的征税体系37年不变?

官方学者给出的原因归结起来有三个:

一是3500元的免征额提得过快了。

(乾道观点:2008年-2011年,3年间从2000提升到3500,步子迈的是不小,但之后的6年间社会整体基本生活费用大幅提高,以前的快并不足以成为现在止步不前的理(jie)由(kou)。)

二是免征额提得越高,高收入者减掉的税越多。

(乾道观点:砖家的这一逻辑让人颤抖,税前工资8000缴纳个税将近200的“被高收入者”群体惊呼:“每个月拿6000,高收入者这个锅我不背!”)

三是个税改革的方向是建立“基本扣除+专项扣除”的税前扣除制度,整体上实行综合计税,如果专项扣除落地,就不适合再提高免征额。

(乾道观点:综合计税方向不错,但建立这一系统是长远方向,既然短期内未见落地,那么在此之前,阶段性改革不能错失时机,不能因噎废食,不能止步观望。)

我们能有哪些期待?

近期,《财政部个人所得税处挂牌 个税改革将有大动作?》流传于网络,有图有真相,财政部税政司确实设立了个人所得税处。

专门的机构有了,下一步就剩改了。而对于个税改革,我们能有哪些期待?

提高3500元免征额

可期待指数:

之所以将其可期待指数定为五颗星,除了各界持续不断的关注和提议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管理层的表态——

财政部长肖捷在两会答记者问时的回答非常明确:“作为纳税人普遍关心的提高免征额的问题,在研究制定改革方案的时候,我们将根据居民消费水平等因素进行综合测算,确定是否提高免征额,该提高就提高。”

调整超额累进税率

2011年的个税改革将9级税率缩减至7级,税率范围为3%-45%。这样的税率设置,在6年前能够起到降低中低工薪阶层纳税人税收负担的作用,但如今,应纳税所得额超过4500元的部分的税率为20%的设定让工薪族、中产、准中产大感违和。

可以说,这部分的改革需求是非常强烈的,但为什么可期待指数只有4颗星呢?因为“纳税是富人的事、工薪族与中产群体不应成为纳税主体”这种观点在国内外都得不到很好的支持,累进税率会进行调整,但是要达到“让中等收入群体尽可能少纳税”这样的目标几乎不可能。

“在发达经济体里,中等收入者是个税纳税的主力军。”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说,个人所得税,并不仅仅发挥收入调节的功能,还是一种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很多国家的个税,都是实行普遍纳税制度,除了最贫穷的人不纳税外,大多数人包括工薪族都要缴税。

调低45%的最高边际税率

中国现行45%的最高边际税率总体偏高。跟周边国家和地区比,香港只有15%,新加坡为22%;跟发展情况类似国家比,俄罗斯只有13%,巴西为27.5%;跟发达国家比,加拿大和美国也仅为33%和39.6%。所以,调低最高边际税率是一个合理期待。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无论官方表态还是“大多数人”的民意,都有意突出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个税改革更有可能在“让高收入者多缴税”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综合计税

综合计税是个税改革的大方向,这一点毋庸置疑。朝着这个方向,改革的基本考量是,真正照顾不同生活条件的人的实际情况,从形式上的公平走向实质上的公平。

将某些收入项目比如工资薪金、稿酬、股息、分红等综合统计,实行年度汇总纳税;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如“二孩”家庭的教育支出会被考虑在内;将赡养老人、养育子女,甚至房贷等费用整体测算并调整税率……诸如此类真正公平的纳税标准频繁的被决策层、学界提起,可以负责任的说,这类征税标准早晚会落地。

但考虑到以自然人为基础归集信息的巨大难度,以及税务机关的征管体系尚待理顺,综合计税的美好愿景尚在远期。

简单来说,在个税改革进程加快的2017年,我们较切实际的期待应该是:免征额的提高、超额累进税率的微调、综合计税阶段性方案的落地。

PC文章详情
国内宏观经济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