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股票 一年被套现10个亿,共达电声多名股东“跑路”,都是并购惹的祸?
一年被套现10个亿,共达电声多名股东“跑路”,都是并购惹的祸?
摘要:继拟18.9亿收购乐华文化的计划落空之后,近日共达电声又有了大新闻。4月11日,共达电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潍坊高科作价5亿元将自身100%股权转让给于荣强,由此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发生

继拟18.9亿收购乐华文化的计划落空之后,近日共达电声又有了大新闻。

4月11日,共达电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潍坊高科作价5亿元将自身100%股权转让给于荣强,由此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公告显示,潍坊高科的股东为赵笃仁、杨进军、董晓民、葛相军及潍坊广达投资有限公司、潍坊华达投资有限公司。当前,潍坊高科持有共达电声5498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27%。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共达电声的实际控制人由赵笃仁、杨进军、董晓民、葛相军变更为于荣强。

值得注意的是,于荣强除了要支付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之外,还应承继潍坊高科2.91亿元的债务,也就说,此次于荣强上位共达电声实控人的合计代价为7.91亿元,折算股价为14.39元/股。共达电声停牌前的价格为14元/股,转让价格有少许溢价。

数位股东悉数离场,共达电声成资本外逃典型

对于此次股权转让的目的及背景,共达电声在公告中并未作详细说明。不过有业内人士分析,赵笃仁等几位股东的退场,一定程度上凸显了他们对公司发展前景及A股市场的悲观情绪。事实上,赵笃仁等几位股东的“逃跑”计划从2015年就已经开始了。

2015年5月30日,实控人潍坊高科以每股12元的价格减持1亿股,共计12亿元,占共达电声总股本的27.77%。然后其将所减持的股本协议转让给橡树林、一心资本、依惠发展、宫俊四个受让方。受让后,橡树林持股8.3333%,合计3.6亿元;一心资本持股6.6667%,合计2.88亿元;依惠发展持股7.7778%,合计3.36亿元;宫俊持股5%,合计2.16亿元。

然而持股不到一年的时间,橡树林、一心资本、依慧发展3家机构分11次减持了公司股份,并获利不菲。具体如下:

2016年2月4日至4月11日,橡树林分四次减持其所持共达电声股本,共计1672万股,每股价格为15.92元至18.42元,高于受让股权时的12元/股,获得资金3.06亿元。减持比例为4.644%,减持后其占股比例为3.689%;

一心资本于2016年2月3日至3月29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80万股,共计3.06亿元,减持比例为5%,减持后占股比例为1.67%;依惠发展在2月3日至4月6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081万股,合计金额为1.94亿元,减持比例为3%,减持后持股比例为4.78%;

而就在2017年2月14日,宫俊也清仓式减持其所持共达电声1800万股(5%),按照2月14日共达电声收盘价格13.47元/股计算,宫俊此次减持将套现2.42亿元。

算起来,从2016年2月到2017年4月,共达电声被减持的比例高达17.65%,被套现资金至少为10.42亿。加上此次潍坊高科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于荣强,一年多时间,共达电声共有10名股东悉数离场。

那么为何会造成这种情况?结合共达电声目前处境来看,资本外逃背后折射的是,上市公司近两年来可谓诸事不顺。

转型计划屡屡受阻、业绩不断下滑

资料显示,共达电声始创于2001年,主营业务为微型电声元器件及电声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微型麦克风、微型扬声器/受话器及其阵列模组。受行业竞争等等方面的影响,公司的业绩着实堪忧。资料显示,2015年仅实现净利润0.19亿元,同比下降20.99%,在此背景下,共达电声开始谋求转型。

而随着中国电影市场持续升温,影视公司逐渐成为资本市场并购的一大热门,不少主业增长乏力的传统行业上市公司,纷纷通过并购影视公司实现转型。共达电声也不例外,但其转型影视之路真是“一波三折折断腰”。

2015年12月,共达电声公告称,拟以11.43元/股的价格发行1.66亿股,并支付现金22.23亿元,收购春天融和、乐华文化各100%股权,共计作价41.2亿元,大举迈入星光熠熠的娱乐影视业。

共达电声称,这将是其打造双主业运营的第一步,未来还将进一步深化娱乐影视平台的布局。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在随后一年多时间内,共达电声对两家公司的收购计划竟双双落空。

2016年10月,在公司上交的重组方案受到证监会的严格审查之后,共达电声拟放弃对春天融合的收购,仅收购乐华文化。根据其调整后的重组方案,公司拟作价18.9亿元收购乐华文化100%的股权,同时双方也签订了对赌协议,乐华文化2016年至2018年要分别实现1.5亿元、1.9亿元、2.5亿元的净利润。或因业绩对赌额过高,2017年2月23日,共达电声公告称,因乐华文化拟开展新的资本运作,决定终止本次重组事宜。

而在2015年净利润同比下降20.99%的状况下,2016年公司的业绩延续弱势。据其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仅微增1.53%,归属股东的净利润更是下跌6.3%,经营压力进一步凸显。

因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转型受挫、业绩持续下滑或是共达电声近一年多来几位大股东纷纷“跑路”的原因之一。

于荣强将带领共达电声走向何方?

目前的共达电声可以说是各种“负面”缠身,那么此次于荣强接手共达电声能否一改其尴尬处境?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位新的实控人——于荣强。据证券时报爆料,于荣强为*ST鲁丰的创始人,今年1月份,于荣强将*ST鲁丰的控股权转让给山东宏桥,并因此赚的盆满钵满。

事情的始末得从2016年5月17日说起,彼时,*ST鲁丰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于荣强与中国宏桥全资子公司之孙公司山东宏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将其持有的2.6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28.18%),以3.4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山东宏桥,交易额不超过9亿元。该协议实施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张士平。

之后山东宏桥陆续将9亿元定金支付到双方共管账户,但股份转让却一直未能实施。2016年7月1日,于荣强、山东宏桥又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主要双方要尽力在不迟于2016年12月31日前实现转让的各项前提条件,解除定金共管以解除于荣强有关质押股份。

然而在补充协议签署后没几天,于荣强申请辞去*ST鲁丰董事、董事长等全部任职。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一条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的有关规定,于荣强在离职半年内不能转让其所持公司股份。因此,只能等待。此外,该股权转让还涉及商务部事前审批及跨境交易。

股权转让暂时无法实施,*ST鲁丰在去年8月16日复牌,连续5个交易日一字涨停,之后又继续大涨。至2016年11月8日,*ST鲁丰再次筹划重大事项停牌,股价已经上涨到了8.04元/股。

2017年1月19日,于荣强离职刚刚满半年,转让股权终于条件达成。当天,于荣强与山东宏桥再次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这份协议,于荣强拟将其持有的2.6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28.18%)转让给山东宏桥,转让价格为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8.04元/股的95%,即7.64元/股,交易总价达到19.95亿元。

前后对比,得益于二级市场股价的上涨,同样数量的股份,于荣强的转让总价增加了10亿元之多。

不得不说,于荣强实在是一位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高手。在这样一位高手的带领下,共达电声的未来发展还是值得我们期待的。另根据此次股权转让协议:“在尽职调查期间,若发现潍坊高科、共达电声存在本次交易或对共达电声未来增发、重大资产重组构成实质性障碍,乙方有权解除本协议,取消、终止本次股权转让,返还定金给乙方。”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共达电声即将进入新一轮重大资产重组。【话娱】小编预计,共达电声后续肯定是有故事可讲的,至于这个故事能掀起多大波浪,那就说不准了。目前,公司仍处于停牌中。

PC文章详情
股票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