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国内宏观经济 二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大?经济学家用四大证据反驳
二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大?经济学家用四大证据反驳
摘要: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等,先后发表观点,认为中国经济正迎来新周期。对此,时代财经梳理经济学家相关言论,发现“中国经济见底”的推断主要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等,先后发表观点,认为中国经济正迎来新周期。对此,时代财经梳理经济学家相关言论,发现“中国经济见底”的推断主要有四个依据。

作者 史成超 时代财经

3月下旬,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发布报告,认为一季度中国经济将保持强劲增长,但由于补库存接近尾声、房地产投资不容乐观等因素,从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又将面临下行压力。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颜色在报告发布会上称,今年中国经济增长6.5%仍然是艰巨的任务,企业高杠杆、资本外流和房地产泡沫依然是中国经济可能面临的风险点。

尽管中国经济不乏悲观论调,且悲观论调更容易引人关注,但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等,先后力挺中国经济“拐点论”,认为长周期即将结束,中国经济站在新的起点上。

证据一:全球复苏大势所趋,中国紧随美国脚步

近日,钟伟撰写关于“中国经济拐点论”的长文。其中提到,全球三个经济体的“不可思议”复苏,使其对全球经济保持乐观态度。

一是巴西,其全年约有3个季度总统没有实际履职;二是俄罗斯,受到西方经济制裁和卷入叙利亚冲突;三是土耳其,政局一度不稳并和西方交恶。这三个经济体在2016年的经济增长、物价和汇率的表现都远远好于预期。这三个经济体,都难以将复苏原因归于政府调控,或是加速融入全球所致,资源品的复苏可以部分解释但力度不足。

他进一步指出,通常美国经济周期大约领先中国2-6个季度。如果说2014年底美国经济走上了稳健的复苏之路,那么以滞后6个季度推算,中国经济最迟应该在2016年第2季度也呈现复苏。

美国大多数宏观经济指标都趋好,如经济增长、经常账户逆差、物价、就业等。此外,美元指数在过去三年强劲上升,美国股市屡创历史新高。唯一比较迟缓的美国的长期利率,其上行趋势,到2016年第4季度也最终确立。从2016年2季度至今,中国经济增速超出预期,物价回升,实体经济盈利逐步好转,甚至利率也开始趋升。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其公众号文章中,提出相似观点,认为我国出口贸易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逐步复苏,主要驱动力来自美欧经济加速外需改善以及2015年8月至2016年底人民币对美元贬值14%。

受益于出口复苏和设备更新,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制造业投资回升。由于一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去库存比较充分,长达两年多的房地产市场繁荣使得开发商现金流十分充裕,在补库存需求带动下,房地产投资将超预期回升,预计2017年房地产投资增速4%-5%、上半年6%以上。

证据二:去产能见成效,工业企业利润增加

3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1-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工业利润总额增速为31.5%,创下了2011年4月以来的新高,比去年12月加快29.2个百分点,比上年全年加快23个百分点,而国有企业利润更是出现了翻倍上涨,增速达100.2%。

对此,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博士在发布会上做出解读:工业利润上涨,一是工业生产增长加快;二是产品价格明显上涨;三是单位成本和单位费用下降加快。

何平表示,1-2月份工业利润出现较快增长,较多地依靠煤炭、钢材和原油等价格的快速上涨。

这似乎印证了任泽平的观点:经过长达6年的去产能、通缩和资产负债表调整,钢铁、煤炭、水泥、玻璃、化工、机械等传统行业大量中小企业退出,龙头企业压缩产能,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叠加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加码扩围,传统行业竞争格局优化,步入剩者为王、强者恒强的时代。

但任泽平也同时指出,中国尚未迎来产能扩张周期。“龙头企业利润率、资产负债表修复和产能利用率远好于行业平均水平,开始收割胜利的果实,但是由于刚刚经历过去产能的漫长冬天,企业对于大规模扩张新产能仍然十分谨慎,仅限于过去被推迟的设备更新升级,产能扩张周期尚处于将来未来的阶段。”

此前,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清华大学经济论坛上,也将企业利润作为中国经济是否见底的信号——无论是国有和民营的,经过12个月以后开始盈利,意味着还本能力在提高,杠杆也可能在降低,这是宏观经济见底最终的信号。“如果企业销售收入增长,企业的净利润在上升,企业的库存在少,杠杆就有可能稳住。”

证据三:银行、证券业绩好转,金融趋稳

钟伟提出:“金融体系是实体经济的照妖镜,银行业往往是观察经济周期的滞后指标……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金融趋稳,尤其是银行业和证券业。”

证券业经历了大幅波动之后,在过去3个季度,无论港股还是A股都在好转。银行业的悄然变化可能会被忽视。从2012年到2015年,中国银行业利润增速迅速从36%降至2.5%,人们对银行的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和风险状况产生忧虑。就2016年而言,中国银行业的利润增速3.5%,ROA和ROE分别为0.98%和13.3%,盈利指标都略有改善,而资产不良率和问题贷款似乎也到了改善的拐点,同时资本充足率和拨备水平维持稳定。

如果这些势头得以维持,中国银行业最坏的情况似乎已过去。

证据四:政策导向,新政治周期开启

任泽平还认为,新的政治周期亦是将中国经济推向新起点的动力。他指出,2016年下半年地方政府换届接近完成,2017年10月19日将开启新篇章。

地方政府新的一轮基建锦标赛正在上演。受PPI大幅回升和2014-2015年降息降准带动,实际贷款利率(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利率-PPI)大幅下降,由于负债成本较低和以土地、商品、原材料等代表资产价格上涨,企业融资需求开始恢复。

政策基调正从稳增长转向促改革和防风险。中美同时步入新一轮加息周期,但背景和目的不同,美联储加息旨在逆周期调控,中国结构性加息旨在去杠杆、防风险、稳汇率,防止以钱炒钱,鼓励资金脱虚向实。

当然,各路经济学家也并未对悲观的论调视而不见。正如钟伟所说,产能、债务、地产泡沫,这三大麻烦并未消除。美中经济复苏是羸弱的,创新动力不足和充满波折的复苏,决定了人们对拐点判断的强烈怀疑。

“复苏只能是一步一步钉钉子的艰难历程。”钟伟在专栏中写道。

本文由时代财经旗下频道层峰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更多相关资讯,请移步至各应用市场下载时代财经APP。

PC文章详情
国内宏观经济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备付金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