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综合 别慌,要投资,先学会“盖楼”
别慌,要投资,先学会“盖楼”
摘要: 学习投资理财的过程就是要盖一座大楼。学习的方式有很多,包括在网上看文章、线下听讲座、关注大V的言论、看投资书籍等等,这些事情就像是搜集盖楼用的砖头。互联网时代,信息非常

 学习投资理财的过程就是要盖一座大楼。

学习的方式有很多,包括在网上看文章、线下听讲座、关注大V的言论、看投资书籍等等,这些事情就像是搜集盖楼用的砖头。互联网时代,信息非常丰富,所以搜集砖头很容易,但往往也没什么价值。

同样因为是互联网时代,信息碎片化,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也碎片化。这导致怎么把零乱的没价值的砖头盖成一座稳固的有实用价值的建筑是比较难的。

大多数时候人和人的差别,主要就是这些这些大楼之间的区别。有的人盖出来的楼根本就不符合现实世界的规律,只能存在于图纸中;有的人的大楼结构很危险;有的人的大楼不高但很稳固,有的人的大楼又高又稳固。

我们知识体系像一棵树,对于一棵树而言,最重要的是根,而这棵树的根部是一个叫做“理财”的领域。

说到理财有很多人首先会想到这本书——《富爸爸穷爸爸》。以《富爸爸穷爸爸》为代表的一系列优质的理财类书籍,背后想传达的最核心的无非是三组概念:首先弄懂什么是收入,什么是支出;进而弄懂什么是资产,什么是负债(能在未来为我们带来收入的东西就可以称为资产,会在未来给我们增加支出的东西就是负债);最后弄懂什么样的行为叫做投资,什么样的行为叫做消费(购买资产的行为就是投资)。

在整个体系里最基层最重要的整套理财的核心知识其实内容是非常少的,就是这三对概念,想传达的理念也很简单:保持收入大于支出,不断利用自己的储蓄去积累资产,实现被动收入能够覆盖基本生活支出,也就是“财务自由”。

不同人群财富多少的第一次分化,并不是收入的高与低或者投资能力的强与弱之间的分化,而是正和负的分化。

现实生活里我们会发现周围存在大量这样的几类人:

第一、不会赚钱只会花钱的。像80后90后独生子女,大量存在这样的人,年级不小了但依然没办法离开父母的经济支持;第二、虽然有天赋有能力能赚钱,但花的更多的人,这类人也不是少数;第三、运气很好,有个有钱爹妈或者家里拆迁或者中过彩票,坐拥很多资产但只是在坐吃山空的。

这些其实都属于财富分化里的这个“负积累”群体。

所以理财的核心知识显得尤为重要,因为这些东西构建了一个最基层的财富观,这个财富观告诉我们什么叫做富有,怎么样才能积累财富。进而帮助我们实现的是从财富积累的负数到正数的质变。

我们生活中的买房、读书、买奢侈品这些决定,就是靠最基层的理财知识来支撑的,而这些决定和这个体系里上层的知识(财务分析、技术分析等)的关系却不太大。

“理财核心知识”帮助实现的是我们人生的财富积累从负数到正数的质变。所有投资知识里面,能够产生质变效果的,除了理财以外、就是被动投资。

要理解被动投资我们要先知道,不管是股票还是债券或者是房子,这些资产作为一个整体,其实他们总体在一个很长期的时间里所能提供的收益率是确定的。

比如美国近200年股市的长期收益率是8.5%,而8.5%这个数字,是美国这两百年里一家又一家的上市公司所作的工作贡献和决定的,和股市里的投资者其实关系不太大。

但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投资大师,专业投资者,动不动年化收益就是20%,30%。在股市平均回报8.5%的情况下,为什么有人能赚比8.5%多得多的钱?很简单,就是博弈,因为8.5%只是一个平均数,当有人多赚了钱,一定代表的另一个人少赚了钱。我买某一只股票赚了钱,一定代表着把股票卖给我的那个人没赚到钱。

所以,其实我们的市场中存在非常残酷的竞争和博弈。当有些经验丰富,智商超群,消息灵通的人在市场里赚大钱的时候,一定意味着市场里有着人数更为庞大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作为一个普通投资者,面对这种非常不公平的竞争环境,有一种办法——被动投资。

被动投资的核心也很简单,作为一个初学者和普通投资者,尽可能少地去参与市场中由买卖行为构成的博弈,尽可能少地去做出预测和判断。指数基金、定投、股债定比例配置都是典型地遵循着被动投资的核心道理。

巴菲特的老师,价值投资的开山鼻祖格雷厄姆说过:门外汉只需要少许的能力与努力,便可达成令人敬佩的结果。

这里少许的能力就是指以理财和被动投资为代表的简单知识;令人敬佩的结果就是指市场平均的收益(达到这个平均收益的人,在人数上是绝对的少数)。

被动投资是除了理财以外,另一个能帮助我们以极快地速度实现从亏钱菜鸟到不被欺负能拿到市场平均收益的老鸟。普通投资者,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走专业投资者的道路。

债券和股票在巴菲特这种投资大师眼里是存在可比性的,是可以放在一杆秤上衡量比对,而且是能比出贵贱来的。许多投资大师都会将各种投资比作会下蛋的母鸡,不同资产间的可比性就很容易理解了。

比如债券就像一只每个月都会定时定量下蛋的安分,性格温和的母鸡;股票里的成长股,就像一只今天下1个蛋,下个月能下两个蛋,预计半年以后能下6个蛋产量快速增加的母鸡;房子也像母鸡,它生的蛋叫做房租;黄金比较特别,它是一只不会生蛋,但也不会生病不会死的超级长寿鸡,今年买来这个样,10年以后还是这个样子。

当把大部分投资,股票、债券、基金、银行存款,理财,房产,都看成某种形式的会下蛋的母鸡以后,这些不同的大类资产之间的那杆秤,就慢慢变得很清晰了。

任何资产的投资收益其实可以分拆成三部分的。

1、自身产出,就比如企业的利润,房子的租金,债券的利息这些2、通胀对商品价格的影响3、价格的相对波动,这点主要受到供求关系变化的影响

把投资收益拆分开后,有些东西会变清晰,比如这三个部分的重要性是有不同的。

长期而言,资产的自身产出水平和是否具备抗通胀能力对一类资产长期的收益能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这两是复利的,是能对价格产生指数增长的。在复利的作用下,7%的增长积累20年能达到75万倍。1.5%的货币贬值速度积累200年能把1美元变成5美分。

供求关系虽然可以在短期内产生很剧烈的价格波动,但只要观察的时间一拉长,供求关系导致的再大的价格波动,都会变成了复利曲线里一朵小小的浪花。当然,对于短期的收益而言,正确理解价格波动很重要。

把一类资产的自身产出水平,以及是否具备一定的抗通胀能力,看成这类资产的长期潜在的配置价值。

2010~2014年的这段熊市是资产配置思维在一部分中国股民心里觉醒的年份,因为这段时间里很多非股票类的投资品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直接导致投资者的思维比以前开阔了很多,里面有一些特别优秀的投资者,靠着这段低风险类资产的黄金时代赚到了大钱,还启蒙、带动影响了一大批人对资产配置的思考。

一个机会好不好,一类资产要不要重点关注,除了心里要找到一杆秤,把什么东西放到秤上也很重要。例如2011年时,那个时候股票的相对吸引力显然是比不过某类低风险投资的。

这种对比会影响两件事情:

1、新增加的工资收入是继续投入股市还是低风险类市场?

2、部分持股的吸引力是不是不如低分险类产品?有没有必要调整?

具体到实际案例看,在2016年初,雪球中一个群体有非常明显的倾向,就是利用港股通开通的契机,把股票资产和研究精力,向港股市场转移。道理也完全是资产配置比较权衡的这一套。当时,AH溢价指数达到140%,意味这作为一个整体,A股比港股贵了40%。如果仔细看其中的个股和版块,这种差距更大。

这就意味着,在投资者的眼里,大家都是会生蛋的母鸡,但同样的价格,港股这只母鸡更能生。

虽然低估并不是上涨的条件,但从长期配置价值的角度出发,这样的比较如同上面所有的比较一样,决定了两件事。

作为长期投资者和资产配置者,我们是否应该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港股市场?毕竟研究精力也是一种有限的资源;对于股票类资产,我们是否应该开始像更低估的港股市场做一些倾斜?

这是一种不完善的思维,但这种思维是开放的。这种比较思维,还能解决很多问题。有人曾说:“牛市是用来兑现利润的”,在当时还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其实所有具备成熟投资思维的市场参与者都会得到类似的结论,我的资产配置思维脱胎于投资思维,所以牛市是逐步“兑现利润”,而非追涨上杠杆。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牛市不买,熊市不卖”。

资产配置需要开放性思维,还体现在不断变化的新事物中。我们所处的金融环境在不停变化,去年非常优质的资产今年吸引力就可能下降。明年可能开始有人投资非洲,东南亚等等,全球化配置是很明显的趋势。中国也可能出现资产证券化产品,甚至像美国一样出现大量衍生品。我们的新三板市场就是现在的一个巨大投资盲区,也是可能捡到金子的地方。

所有这些,对于大部分参与者,可以用“不懂不做”敷衍过去。但对于一些希望捕捉到机会的投资者,就需要一些思维方式去指导我们接受这些新的事物。

而我们的投资视野不断变宽的过程,本质上就是不断面临资产配置决策的过程。甚至可以说,资产配置只不过是将投资的理念,运用到更广泛的领域而已。

PC文章详情
综合 更多

热门贷款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银行不良资产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客服电话
95055